李双喜就是一愣,他的记忆还停留在进入黑魔蛟体内时的情景,当时他努力的让自己不要昏睡过去。

    打出一掌后李双喜变得更加虚弱了,他一脸警惕的盯着白魔问道:“你又想耍什么阴谋诡计?”

    听到这话白魔脸色巨变,他连忙跪倒在地上不断的磕头,口中求饶道:“主人对不起,之前是我有眼无珠冒犯了主人,还请主人饶我一条狗命。”

    李双喜盯着白魔看了看,他心中更加的疑惑了,因为此时白魔的样子不像是装出来的,是本能的对他有种畏惧感。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你怎么突然会叫我主人?而且还那么怕我?”李双喜盯着白魔一字一顿的问出了心中的疑惑。

    听到这话白魔就是一愣,随后他结结巴巴的说道:“回禀主人,我也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醒来后心中有一个声音,它告诉我你就是我的主人。”此时白魔也是非常的疑惑,同时还很是郁闷,他不知道自己怎么昏迷的,也不知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事情,他现在心中有一个声音不断的告诉他,李双喜就是他的主人,同

    时他只要生出一丝对李双喜不利的想法,他的灵魂就会莫名的痛苦。

    李双喜盯着白魔看了看,觉得他不像是在说慌,这让李双喜很是郁闷,此时他想自己怎么那么没用,竟然昏迷了,要是一直醒着恐怕就不会这样了。

    李双喜扫视了一下四周,然后看向白魔问道:“黑魔蛟呢?”

    白魔摇了摇头,道:“不知道。”

    李双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白魔和他一样,对于之前发生的事情都是一无所知。

    李双喜沉思了一会,可什么都想不起来,于是他看向白魔道:“算了,既然你我都对之前的事情一无所知,现在还是先想办法离开这里再说。”

    虽然黑魔蛟消失不见了,可李双喜还是担心它会突然出现,因此他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里。

    听到这话白魔连忙说道:“主人,这可是天大的机缘啊,我们就这样离开是不是太可惜了点。”

    白魔压制修为这么多年,为的就是寒渊湖的机缘,如今让他放弃,他实在是不甘心,因此就算他心中很是惧怕此时的李双喜,可还是开口了。

    “机缘在好也得有命享用,我还有非常重要的事情要做,可不想把命留在这里。”李双喜淡淡的说道。

    正如李双喜所说,他要做的事情还很多,他可不想在冒险了,先前的黑魔蛟,还有他昏迷后发生的事情让他心中有种莫名的恐惧感,他现在只想赶快离开这里。听到这话白魔很是不甘,他再次开口道:“主人,你要知道,这道门户可是通往魔神曾经的居所的,哪里不仅有魔神留下的东西,传说还有魔神留下的一部功法,若是错过

    了,恐怕以后再也没有机会了。”

    寒渊湖一直都存在着,可这么多年以来没有多少人找到过,白魔觉得错过了这次机会,以后他根本就没有机会再次踏足这里了。

    听到白魔的话李双喜的眼睛就是一亮,他连忙问道:“你说哪里有魔神留下的功法?”

    看到李双喜突然来了兴趣,白魔心里就是一喜,他连忙说道:“嗯,听说那部功法很是厉害,叫魔衍…什么来着…”

    白魔挠了挠头,努力的回想着那部功法的名字,然而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原本李双喜只是抱着试试的态度问一下,没想到却让他听到了魔衍二字,这让他立马激动了起来,不过他却没有表现出来。

    “是不是叫魔衍秘典?”李双喜不急不缓的问道。

    “对,就是魔衍秘典,传说那是魔神留下来的最为高深的功法。”白魔连忙点了点头。听到白魔肯定的回答,李双喜的心顿时不能平静了,对于别人来说魔衍秘典可能很陌生,大家只是知道这部功法强,可具体强到什么程度却不知道,而李双喜却是修炼了

    魔衍秘典,对于他的强大可是有着亲身体会的。

    李双喜修炼的只是残缺的魔衍秘典,然而就能让他比同阶强上太多太多,他不敢想象修炼了完整的魔衍秘典会强到什么程度。当初鸢雪告诉李双喜,也许等魔神降临后他有机会学习完整的魔衍秘典,可魔神都消失了那么多年了,说实话李双喜根本就没有报什么希望,可现在不同了,他听到了魔

    衍秘典的消息,这让他心中再也不能平静了。

    李双喜看向白魔,道:“之前你对我应该有所保留吧,现在好好的和我说说关于寒渊湖的事情吧。”

    白魔之前虽然说了许多关于寒渊湖的事情,可李双喜觉得当时他们是利用关系,所以白魔应该没有透露太多的消息。

    白魔尴尬的笑了笑,道:“对不起主人,之前我……”

    “好了,之前的事情我就不追究了,现在赶快把你知道的都告诉我。”李双喜不耐烦的催促道。

    白魔想了想说道:“之前我说的那些都是真的,这寒渊湖只是一道门户,它通向魔神曾经的一处居所……”

    还没等白魔说完,李双喜连忙抬了抬手打断他说道:“这些我都知道了,说点我不知道的。”白魔连忙点点头,道:“据我所知这寒渊湖底有着一个超级传送阵,只要通过那个传送阵就能够到达魔神的居所,只是寒渊湖本身就神秘异常,不说那黑魔蛟,单单是这湖

    面,如果不懂的人,想要破开都非常的困难。”

    白魔顿了顿接着说道:“湖面之下还隐藏着许多的阵法机关,不过不用担心,我在古籍中已经知道了破解的办法。”

    “还有呢?”李双喜问道。

    “因为那本古籍损毁了许多,上面记载的大部分都是关于寒渊湖的,其他的要么缺失了,要么只有只言片语的介绍。”白魔连忙说道。

    听到这话李双喜叹了一口气,原本他想多了解一些关于魔神居所的事情,然而白魔知道的也不多。“趁现在黑魔蛟不在,快带路吧。”李双喜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