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008章卑鄙的袁令

    “你这是什么话,那小子竟然敢蔑视我,我只是想给他点教训而已。”葛休说道。

    “好了,明人不说暗话,血饮刀就暂时放在他那里吧,毕竟血饮刀只有一把,我们谁去取都不适合。”袁令皮笑肉不笑的说道。

    他这话根本就没把李双喜放在眼中,在他看来血饮刀只不过是暂时寄放在李双喜那里,现在他们首先要做的是拿到血饮刀的所有权。

    葛休冷冷的看了一眼李双喜,道:“小子,就让你多活一会。”

    李双喜皱了皱眉头,现在血饮刀在手,他可不在乎这几个突然出现的魔族,毕竟他们实力最强的也才魔君四阶。不过他没有说什么,只是静静的看着,现在那几个魔族出现了内斗,这对他来说是好消息,他可是很乐意坐山观虎斗。

    就在这时科隆突然传音给李双喜,他介绍了一下这两队人马的信息,原来那个叫袁令的乃是雷泽城一个大势力袁家的一个直系子弟,而葛休和袁令一样也是雷泽城葛家的一个直系子弟。

    在雷泽城,除了城主府,那么就是葛家和袁家的势力最强,作为两家的直系子弟,他们历来都是横行霸道,而且身边常有高手保护,因此他们虽然才魔君一阶,但对李双喜这个魔君二阶却根本不在乎,毕竟在他们看来,李双喜只是一个二阶魔君,而他们手下的人随便出来一个都是魔君三阶。

    李双喜心中冷笑不已,他心想就让你们两个二世祖先斗一斗,我好渔翁得利。

    “你也知道我这个人只喜欢以力解决问题,所以咋们比斗一场,谁赢血饮刀就归谁,你看怎么样。”葛休说道。

    “如今黑渊的力量减弱了,我想很快就会有不少人来到这里,我们还是速战速决,赶快分出血饮刀的归属权,免得迟则生变。”袁令点了点头说道。

    血饮刀乃是魔神赐予黑冥族的至宝,如此宝物别说他们,就算是尊者级的强者见了都会为之疯狂,如今黑渊之中没来多少,而且没有尊者级的强者,因此他们担心时间拖久了会引来其他人,要是引来尊者级的强者,恐怕他们就没有机会了。

    随后只见葛休和袁令两人比斗了起来,两人都是雷泽城土生土长的人,因此彼此间都很熟悉,私下也比斗过很多次,因此他们没有彼此试探,一出手就动用了压箱底的手段。

    很快两人便比斗结束了,葛休以半招赢得了比赛。

    葛休摸了摸嘴角的血,他哈哈大笑道:“哈哈……血饮刀是我的了,这次我回去一定能够得到了老祖的亲自接见,说不定我还能够一举突破至尊者境。”

    此时赢得比斗,葛休心中异常激动,要知道血饮刀乃是至宝,只要他把血饮刀上交家族,那么一定能够得到丰厚的奖励,他在家族的地位也会大幅度提升,说不定还能成为下一任族长。

    正在葛休激动的时候,只见远处一脸虚弱的袁令嘴角浮现一丝冷笑,紧接着他突然抬手,一道黑光瞬间激射而出,眨眼间就没入了葛休的身体之中。

    “啊!”葛休发出一声惨叫,紧接着跪倒在地上,他转头一脸不可置信的盯着袁令,道:“你这个卑鄙小人,没想到竟然暗算我。”

    “我这叫兵不厌诈。”袁令盯着葛休一脸冷笑道。

    “你这样不顾约定暗算我,难道你不怕引起葛家和袁家战争吗?”葛休一脸愤怒的盯着袁令。

    葛家和袁家都是雷泽城顶级势力,两家虽然时常会暗中争斗,但都会很默契的控制在一定范围,根本不会引起大的争斗,这次袁令的行为可以说是破坏了两家默许的规则,这很有可能会引发两大势力的战争。

    “哼,引发战争又如何,要知道血饮刀可是魔界的至宝,只要我把它带回去,那么我们袁家的实力不知道会提升多少倍,到时候别说你们葛家,就算是城主府我们都不在乎。”袁令冷笑道。

    袁令心中很清楚,血饮刀乃是魔界至宝,凭借它袁家的实力将会有质的飞越,说不定可以成为魔界的顶级大势力,因此他根本不在乎得罪葛家。

    “哼!我不会让你得逞的。”葛休怒吼一声,然后开始燃烧精血,同时他挥手让两个手下出手了。

    见到这一幕,袁令冷笑道:“真是不知死活,难道你不知道吗,中了我的血煞之毒,你燃烧精血非但不会提升实力,反而会死的更快。”

    袁令挥挥手,他的手下闪身和葛休的手下战到了一起,而他则冷笑着看着葛休。

    “卑鄙!”葛休突然喷出一口鲜血,然后软倒在了地上,正如袁令所说,葛休燃烧精血只是加快了他的死亡。

    葛休的生机飞快的消失,眨眼间他就死了,他有些死不瞑目,两只眼睛瞪的老大。

    袁令看了一眼死去的葛休,然后转头看向葛休的两个手下冷冷的说道:“现在我给你们两一个机会,只要你们现在投靠我们袁家,我定然不会亏待你们的。”

    听到这话葛休的两个手下没有停手,他们依然在拼命的攻击,袁令皱了皱眉头,然后再次开口说道:“你们为了一个死人这样拼命值得吗?要知道血饮刀乃是魔界至宝,有了它,我们袁家将来一定能够成为魔界的顶级势力,而我说不定还能成为下一任族长,你们现在投靠我,知道意味着什么吗?”

    葛休乃是葛家的直系子弟,如今他身死,两人如果安然回去,那么定然会受到责罚,一不小心还会被处死,因此两人才会拼命的攻击,为的就是想要斩杀袁家的人,以此来抵消罪责。

    如今听到袁令的话,他们顿时心动了,要知道他们就算拼命都不一定杀得了袁家的人,而他们回去恐怕会遭严重的责罚,他们现在投靠袁令的确是很好的选择。毕竟以他们的眼光来看,袁令在怎么不济,只要他上交了血饮刀,那么地位一定会提高很多。在看长远一点,将来袁家成为顶级势力,那么他们的地位也会水涨船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