魔灯尤丽没有出手,李双喜松了一口气,他虽然不怕,可也不想找麻烦。从这些人的话语中他听能听出,这些人是来抓血齿兽的,而他对那血齿兽根本没什么想法,而且

    此时他很累只想睡觉,于是他推开房门“啪”的一声倒在了床上。

    有霍都和敖拓守卫,因此李双喜放心大胆的呼呼大睡起来,仿佛刚才的一切只是过眼云烟,跟他没半点关系。

    来了魔界这么久,对于魔界的情况李双喜了解了不少,首先这里的修为等阶和超凡界不同。

    魔界的修炼不同于超凡界,不管是魔族还是魔兽都是依靠修炼体内的十二个魔穴来提高实力的。

    魔族体内有着十二魔穴,这些魔穴一开始都是出于关闭状态,魔族想要提高实力,那么必须依靠修炼来不断的开启魔穴。

    十二魔穴被分为了三大阶位,从第一魔穴到第四魔穴被统称为魔人,第五魔穴到第八魔穴则被统称为魔君,第九魔穴到第十二魔穴则统称为尊者。

    在魔界能够开启十二魔穴的魔族似乎只有魔皇,当然了这不是说魔界最强的就是开启十二魔穴,因为传说中魔神不仅开启了十二魔穴,还把所有的魔穴汇聚成了一穴。

    李双喜虽然有着三大血脉之一的天魔血脉,可他的实力却弱的可怜,如今只能算是一阶魔人,而霍都和敖拓都是魔焰城的顶级高手,他们有着一阶魔君的实力。

    魔族想要提升实力非常的困难,不仅要有强大的血脉,还得有高价的功法,否则不管怎么修炼都很难开启魔穴。

    霍都和敖拓虽然天资很高,可他们的血脉和功法限制了他们的提升,因此两人达到一阶魔君后就再难以提高了。

    李双喜虽然血脉高贵,可若是没有高阶功法支撑,那么他的修为也许会比霍都高一点,但想要突破到尊者阶位基本不可能,这也是李双喜迫切想要寻找高阶功法的原因。

    时间过的飞快,也不知道睡了多久,突然一声巨响把沉睡中的李双喜给吵醒了。

    “发生什么事情了?”李双喜突然坐了起来,然后开口询问道。话音刚落一股莫名而庞大的气息突然袭来,李双喜不由自主的打了个冷颤,紧接着他感觉自己被束缚了,此时别说是手脚动一下,就是他的脑子似乎都要停滞了,不能继

    续思考了。

    李双喜心中生出一种莫名的恐惧感,这种感觉他从未有过,哪怕是面对超凡界最顶级的强者也不曾有过。

    “保护主人,我去看一下。”霍都说完便朝着门口冲去。

    敖拓没有任何犹豫,只见他闪身来到了李双喜身旁,他手中拿着一个黑黝黝的小钟,小钟散发着淡淡的蓝色光芒,把李双喜和敖拓笼罩在其中。

    被蓝色光芒笼罩后,李双喜这才好受一些,然而他还是无法移动分毫,只能呆呆的坐在床上,双眼紧紧的盯着门口。

    霍都刚打开房门想要出去查探,然而就在开门的瞬间,只见一个黑影砸在了门上,房门轰然炸开,那个黑影撞在了霍都的身上。

    “噗嗤!”霍都口喷鲜血,他的身体不由自主的倒飞回了屋子中。

    那个黑影的力量实在是太大了,被撞后霍都受伤了,虽然受伤,可霍都明白自己的职责,只见他一把抹去嘴角的鲜血,然后闪身站到了李双喜的身前。李双喜凝目望去,只见砸中霍都的那个黑影是一个浑身穿着金色铠甲的魔族,金色的头盔包裹着他的头颅,让人根本分辨不出他的样貌,此时只能看到鲜血不断的从头盔

    四处流出来。

    很显然这个身穿金色铠甲的魔族此时受了重伤,他奄奄一息的躺在地上,眼中满是恐惧的盯着门外,仿佛遇到了非常可怕的东西。

    门外闪烁着一种莫名的蓝色幽光,一眼看去根本就无法看到外面有什么,只能朦朦胧胧的看到那蓝色幽光深处有一个黑色的影子悬浮在大堂的半空。

    身穿金色铠甲的魔族狂吐了一口鲜血,然后盯着蓝光中的黑影一脸恐惧的说道:“它……它不是……血齿兽。”从声音中他能够听出,这个魔族就是曾经阻止魔灯尤丽的那个中年人,李双喜心中很是震惊,要知道魔灯尤丽的实力非常强,而能够喝退她的人,不用想也知道,实力应

    该比魔灯尤丽更强。

    李双喜不敢相信,这么一个比魔灯尤丽还强的人竟然会倒在他的面前,而且还是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鲜血沾满了他那金色的铠甲,他拼命的想要往后退,然而此时却根本无法挪动哪怕是一丝一毫。

    “为……为什么会这样,为什么来的不是血齿兽。”中年人惊恐的说道。

    “不是血齿兽,那是什么?”李双喜连忙开口问道。

    “魔……魔衍……”中年人话还没说完,只见他身上的金色铠甲突然化为了粉糜,然后飘散在空中,随后他的身体则莫名的消失不见了。

    看着空荡的地上,李双喜震惊的无以复加,此时他竟然连那个中年人留下的血迹都看不到了,仿佛哪里从来就没有过这么一个人。

    听到魔衍二字,霍都和敖拓脸色巨变,他们一脸恐惧的盯着蓝光中的黑影,口中不可置信的说道:“魔衍兽,这怎么可能,那是传说啊!”

    李双喜的脑海之中此时不断的回忆着有关魔界的资料,然而他却找不到一丝有关于魔衍兽的信息。

    “魔衍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怎么资料中没有?”李双喜连忙问道。

    敖拓抖动着双唇,他颤抖着说道:“魔衍兽只存在于口耳相传的传说中,从未被记载过。”

    话落只见那蓝色的幽光突然闪烁了一下,紧接着霍都和敖拓发出了一声惨叫,他们的身体仿佛被利器撕开一般,突然就散落在了地面上。

    一股腥甜刺鼻的气味扩散开来,让李双喜有种想要作呕的感觉,可却什么也吐不出来。血雾弥漫在李双喜的眼前,他彻底的愣住了,此时他的脑海一片空白。如此诡异可怕的一幕就算以李双喜的经历也从未见过,此时就算没有禁锢之力,他也会如同一个木雕一般呆坐在了那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