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怎么会没用,要知道火凤能够涅槃重生,如今只要唤醒火鸟的火凤血脉,以它现在的情况来说刚好可以涅槃,一但成功它将变得更加强大,对付一只灵鼬自然不在话下。

    ”万小云说道。

    “原来如此,对了,既然那火鸟是火凤遗种,为什么早些时候白朗天不唤醒他的血脉?”李双喜好奇的问道。

    “你以为血脉是想唤醒就能够唤醒的吗?那是需要条件的,而火鸟如今的情况刚好符合条件,这才能动用唤灵血阵,否则根本没用。”万小云说道。

    正在两人说话间,只见那火鸟身上的符号突然亮起了璀璨的光芒,紧接着整个火鸟不由自主的冒起了熊熊的火焰,这让白朗天大喜过望。

    “看来白朗天那小子运气不错,竟然真的唤醒了火凤血脉。”万小云一脸羡慕的说道。

    看到那火鸟浑身冒出了火焰,并有种要复活的迹象,这让柳飘飘眉头紧皱,可那水晶钟的防御力惊人,她根本无法破开。

    柳飘飘心中不安的感觉越来越明显了,她知道不能再等下去了,于是她一咬牙打出了一个奇怪的法诀,紧接着她身上的气息陡然增强。

    只见柳飘飘指挥血灵鼬朝着水晶钟猛烈的攻去,顿时水晶钟摇晃了一下,同时出现了一丝细密的裂痕。

    柳飘飘没有迟疑,只见她提起匕首纵身朝着那丝裂缝刺去。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紧接着那水晶钟应声而碎。

    “现在才攻破我的防御,已经晚了。”白朗天纵身而起,手中的长剑斩向了柳飘飘。

    柳飘飘因为全力攻击水晶钟,此时已经力竭,一时间柳飘飘被白朗天压着打。可惜好景不长,那灵鼬很快就上去帮忙。

    白朗天对于那血灵鼬很是忌惮,因此也不敢紧追,只能闪身退了回来。

    就在这时只见地面上的火鸟突然活了过来,它浑身燃烧着熊熊的火焰,身体则缓缓的漂浮了起来。

    “该死!”柳飘飘怒喝一声,然后提起匕首朝着白朗天冲去,而那灵鼬则一闪朝着此时悬浮在半空的火鸟冲去。

    此时柳飘飘很是后悔,她想当时要是直接出手的话,白朗天早就败了,然而她的一念之差,竟然产生了如今的变故,可惜世界上没有后悔药,她只能全力出手。

    就在血灵鼬快要冲到火鸟面前时,只见那火鸟突然发出了一声鸣叫,紧接着火鸟张口喷出一口赤炎,那血灵鼬完全包裹在了火焰之中。

    “吱吱!”血灵鼬发出了痛苦的叫声,很显然那火焰很是厉害,血灵鼬根本无法抵挡。

    听到血灵鼬的惨叫,柳飘飘脸色巨变,她根本顾不得追击白朗天了,只能一闪身接住了倒飞而回的血灵鼬。

    此时涅槃的火鸟气息非常强大,一股无形的威势笼罩着整个赛场,让柳飘飘眉头紧皱。

    柳飘飘双眼微眯,她盯着不远处的火鸟,一脸震惊的问道:“它不是已经重伤锤死了吗,怎么……?”

    白朗天嘴角微斜,他冷笑道:“这次还要多谢你,否则我这灵兽也无法涅槃,如今的它血脉已经觉醒了一部分,实力根本不是你可以揣测的。”

    有了先前的教训,白朗天很是果断,他根本不给柳飘飘喘息的机会,只见白朗天一挥手,顿时那火鸟鸣叫一声,然后朝着柳飘飘俯冲而去。

    火鸟威势很猛,这让柳飘飘有种自己被禁锢的感觉,此时她很想闪身躲避,可是她根本办不到,只能眼睁睁的看着火鸟冲向自己。

    眼看火鸟就要接近自己,柳飘飘彻底的放弃了,只见她缓缓的闭上了眼睛。

    然而等待攻击并没有来到,柳飘飘只听到血灵鼬的一声惨叫,她连忙睁开眼睛,只见火鸟倒退了一段距离,而血灵鼬则倒在她身旁不远处,看上去一副奄奄一息的样子。

    柳飘飘很是心痛,她知道先前是血灵鼬拼命护住,为她挡下了火鸟的攻击。

    柳飘飘闪身抱起血灵鼬,然后怒视着白朗天,道:“我和你拼命了。”

    看到血灵鼬的模样,这彻底的刺激了柳飘飘,此时的她正如先前的白朗天一样,有些疯魔了。

    只见柳飘飘提起匕首疯狂的朝着白朗天冲去,然而她根本没有机会靠近白朗天,只见那火鸟一闪身挡在了她的面前。

    “是你伤了它,我和你拼了。”看到眼前的火鸟,柳飘飘愤怒异常,她想要不顾一切的冲向火鸟,和它拼命。眼看柳飘飘陷入疯狂,摩诃无涯坐不住了,要知道柳飘飘可是稷心门非常出众的弟子,当然最重要的是她手中有着传说中的血灵鼬,这次稷心门已经折损了许多弟子,他

    可不想柳飘飘也折损在这里。

    此时的摩诃无涯也不管什么比试了,只见他一闪身拉住了往前冲的柳飘飘,同时出声道:“我们认输。”

    见到这一幕九灵宗的众人原本很是愤怒,他们没想到稷心门宗主竟然敢在大庭广众下公然出手。

    然而当听到摩诃无涯的话语时,九灵宗一众弟子发出了阵阵的欢呼声。

    见摩诃无涯主动认输,白雨时别提有多高兴了,一宗之主主动开口认输,这大大的满足了白雨时的虚荣心。

    只见白雨时起身对着摩诃无涯道:“既然你们认输,那这次赛事可就是我们九灵宗胜出了,有关于……”

    还没等白雨时说完,只见摩诃无涯冷冷的看了一眼白雨时,道:“全凭白宗主做主。”

    说着摩诃无涯抱着此时已经力竭的柳飘飘闪身离开了赛场,看着离去的摩诃无涯,白雨时哈哈一笑道:“摩诃宗主,既然比试结束,何不留下让本宗以尽地主之谊。”

    “哼!”随着摩诃无涯的身影消失,空气中只传来了一声冷哼。

    见稷心门的宗主都已经离开了,一众稷心门弟子自然不敢停留,当然他们也没脸留在这里,毕竟这次他们可是丢脸丢大了。

    九灵宗一众弟子则是一派欢庆,不少人还主动去到白朗天面前,并且不断的夸赞白朗天。“能够看到如此精彩的比试,这次还真是不虚此行啊,只可惜这次我没有机会出手,否则这次出风头的一定是我。”万小云一脸自恋的说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