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6章不为所动

    摩诃无涯别提有多郁闷了,他当然也知道凭借稷心门的弟子,那是根本无法攻破乌龟防御的,可如今白雨时已经有所让步,他也不好步步紧逼。

    然而就在此时只听场中的稷心门弟子突然开口问道:“白宗主此话可当真?”

    “我乃一宗之主,说过的话自然算数,在座的众人都可以作证。”白雨时一脸严肃的说道。

    “这我就放心了。”随后只见稷心门弟子突然打出一道法诀,紧接着他咬破右手手指,然后再左手掌心上画了一个奇怪的符号。

    很快那个符号成型了,只见他一掌拍在了自己的头顶上,然后口中念起莫名的咒语。

    随着稷心门弟子不断的念诵,只见他的身上突然亮起了血色光芒,一股无形的气势陡然出现。

    看到这一幕摩诃无涯脸色巨变,只见他连忙出声阻止道:“不可!你这样会毁掉自己的。”

    可惜稷心门弟子并没有听宗主的话,只见他身上的血光越来越盛,当血光完全覆盖他的身体时,只见他怒喝一声,然后一掌朝着乌龟劈去。

    “轰隆!”一声巨响传来,紧接着只见那乌龟壳上出现了一丝裂缝,很明显乌龟的防御被破开了,而那个稷心门弟子则倒在地上不省人事了。

    摩诃无涯一脸痛心之色,只见他抬了抬手,随后庞贝闪身上去把那个弟子抱走了。

    摩诃无涯之所以如此痛心,那是因为他知道,先前那个弟子为了赢得比赛,他动用了秘术,那秘术虽然威力强大,但副作用也非常大,会有损使用者的修行根基。

    主裁判看了看白雨时,见他点头,于是他开口宣布道:“下面我宣布这场比试稷心门获胜。”

    紧接着主裁判继续说道:“如今天色已晚,最后一场比试就留到明天进行吧,不知两位宗主意下如何?”

    白雨时眉头紧皱,他算了一下,如今两宗输赢各半,这最后一场比试可以说是关键之战,将决定着两宗的最终胜利。

    白雨时想了一会,然后开口说道:“如今只剩下一场比试了,我看就不必等到明天了,就今天一举分出胜负吧。”

    白雨时的想法很简单,那就是不管今天还是明天,九灵宗的压轴弟子都是白朗天,他担心等到明天稷心门会有阴谋,因此才决定今天就把比赛结束,不给稷心门耍阴谋的机会。

    摩诃无涯原本想要等到明天再继续比赛,这样他才有机会布置,可见到白雨时如此,他便转头看向了柳飘飘。

    柳飘飘自然明白摩诃无涯的意思,只见她点了点头,道:“宗主尽管放心,我早有准备,不用等到明天,现在就可以进行比赛。”

    说完柳飘飘不忘朝着白朗天抛出一个媚眼,白朗天倒是没什么,但柳飘飘那妖媚的模样却引得九灵宗其他弟子心神摇曳。

    “还真是一个害人的小妖精。”看着柳飘飘那娇媚模样,李双喜忍不住嘟囔了一句。

    李双喜也算是一个情场老手了,可以说他见过的美女他自己的数不过来了,可如今见到柳飘飘那娇媚模样,他还是有些心神不稳。

    小顽童就是小顽童,此时的万小云根本就不受柳飘飘的影响,只见他盯着柳飘飘上下打量,口中嘟囔着:“小妖精在哪呢?怎么我没看到?”

    听到这话李双喜忍不住翻了翻白眼,而万小云则不依不饶,只见他不住的问道:“在哪呢?你快说啊,我看能不能收为我的灵宠。”

    听到这话别说李双喜了,就算是一旁的九灵宗弟子也忍不住大翻白眼。

    被万小云弄得有些不耐烦,李双喜只得说道:“我那是形容,意思就是那个女人像一个祸害人的小妖精,懂吧?”

    万小云眉头紧皱,只见他摇了摇头一脸迷糊的说道:“不懂,那女子怎么就像妖精了,我仔细打量了,一点也不像啊。”

    李双喜算是彻底无语了,只见他连忙说道:“别说那些了,比赛马上要开始了,赶快观看比赛。”

    听到这话万小云这才把注意力转移开,这让李双喜长长的舒了一口气。

    随着主裁判的话语落地,白朗天和柳飘飘分别走上了比武场。

    柳飘飘一上场,别说稷心门弟子,就是很多九灵宗弟子也忍不住高呼起来,这也怪不得他们,实在是因为柳飘飘太妖娆妩媚了,任谁看了都会心血澎湃。

    柳飘飘缓缓步上前,一袭暗红色的连衣长裙包裹着她那丰腴的酮体,走动间给人一种若隐若现的感觉,她的一瞥一笑似乎都带着魔力,让一众男弟子血脉膨胀,就连许多女弟子都忍不住多看几眼。

    柳飘飘那勾人的媚眼盯着白朗天,她媚笑着说道:“小妹柳飘飘,等会比试的时候还忘白大公子手下留情。”

    柳飘飘的声音很是勾魂,任谁对上了她,那都会有种怜香惜玉的想法,然而此时的白朗天却不为所动,只见他双眼微眯,眼睛紧紧的盯着柳飘飘,似乎在寻找着柳飘飘的破绽。

    “真是不解风情,人家在和你说话呢!”见白朗天不为所动,柳飘飘开始搔首弄姿,想要引起白朗天的注意,好扰乱白朗天的心神。

    “女士优先,出手吧,我可是不会怜香惜玉,所以你最好动用全力,否则到时候别怪我辣手摧花。”白朗天冷笑道。

    见到白朗天如此,看台上的白雨时满意的点了点头,心想朗天果然没有让我失望。

    “宗主,白师兄真是定力超群啊,我在这里都被那妖女迷住了,没想到白师兄离得那么近,却不为所动。”这时有弟子出声道。

    这时一旁的一位长老笑眯眯的说道:“朗天真是不错,别说他们年轻人,就算是老朽看了那妖女,心神都有些不稳,没想到朗天竟然如此镇定。”

    白雨时没有说什么,他此时只是微微一笑,心想:“还好我早料到稷心门会让那个妖女出场,因此早就给朗天服下了破解媚术的丹药,如今那妖女想要霍乱朗天的心神,那简直是妄想。”

    白雨时给白朗天服下了破解媚术的丹药,这件事他自然不能说出来,他要的就是众人此时对白朗天那种崇拜的感觉,因此在其他人问起时他只是笑而不语。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