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5章龟壳战术

    “什么办法?”白雨时率先问了出来,因为此时他最想证明此事,这事关九灵宗的声誉。

    反观摩诃无涯,他却脸色铁青,因为他心中很清楚,先前白雨时所说的是真的,毕竟他也了解那血脉秘术,只是他为了比赛故意哪样说罢了。

    “众所周知,御兽者和灵兽有着血脉连续,只要我们进行血脉测试,自然也就知道那灵兽是不是归属于御兽者了。”万小云呵呵笑道。

    听了这话众人这才反应过来,心想着的确是最简单有效的办法,怎么先前就没想起来。

    白雨时皱了皱眉头,血脉测试这种办法他自然是知道,之所以先前没有提起,那是因为进行血脉测试会有损灵兽的元气。

    要知道那瑞兽云虎可是九灵宗为数不多的高等级灵兽,他可不想让其有任何的损伤,因此也就没有提及血脉测试。

    摩诃无涯自然也知道这种最简单直接的办法,他之所以不提,那是因为他根本就不想提,因为他知道那对他们来说非常不利。

    “宗主,既然事情到了这个地步,为了宗门的声誉,我想小白它不会介意的,我现在就做血脉测试。”郑云轻轻的抚摸着云虎兽,口中义正言辞的说道。

    “既然如此,那就委屈你和小白了,下面进行血脉测试吧。”白雨时见郑云如此说了,他也就毫不犹豫的点头同意了。

    在众人的见证下,血脉测试很快便开始进行了,很快测试完毕了,毫无悬念,测试证明了那云虎的确是郑云的灵兽。

    白雨时扫视了一周众人,然后盯着摩诃无涯一脸冷峻的说道:“现在事实已经清楚了,我想摩诃宗主应该没有什么疑惑了吧?”

    摩诃无涯脸色不断的变换,最终他深吸一口气,然后淡淡的说道:“既然事情已经清楚,那么这场算是我们稷心门输了,不过接下来的比赛我们一定会赢得。”

    “哼,这场比赛本来就是我们赢了,接下来的比赛谁输谁赢还不一定呢。”白雨时冷冷的说道。

    虽然事情最终弄清楚了,但白雨时还是高兴不起来,毕竟这次虽然赢得了比赛,可却让本宗的灵兽受到了损伤,作为一个御兽者,那是把灵兽看做比生命还宝贵的东西,如今灵兽受损,这让他如何能够高兴起来。

    很快第二场比赛正式开始了,随着主裁判的话音落下,两方弟子都走到了比试台上。

    稷心门昨天折损了鬼影,今天第一场又折损了一个精英弟子,如今剩下的只有柳飘飘和一名化灵境后期巅峰的弟子,这让他们很是被动。

    经过几番商议,最终稷心门还是决定让柳飘飘作为压轴的,而派出了那名化灵境后期巅峰的弟子,而九灵宗则直接派遣了另一名御兽者。

    九灵宗这名御兽者名为张长石,一上场他就把自己的灵兽召唤了出来,那是一只体型庞大的乌龟。

    张长石一召唤出大乌龟,他就迅速的躲到了乌龟壳里面,然后驱使着乌龟朝稷心门弟子而去。

    稷心门弟子就是一愣,随后便拿起法器朝着乌龟攻击,然而几个回合下来他很是郁闷,因为那乌龟壳很是坚硬,任凭他怎么攻击都伤不到乌龟一丝一毫,他很想攻击御兽者,可是根本就没有机会,那张长石一直躲在乌龟壳下面,从头至尾都未曾出来过。

    在正常情况下,可以说两者的实力相差不是特别大,可那灵兽是乌龟,防御力超强,张长石这是想用消磨战术,硬生生的消耗稷心门弟子的灵力,然后等到稷心门弟子力竭时,他再出来。

    稷心门弟子虽然知道对方在故意消磨自己的灵力,可他却无可奈何,只能拼命的攻击乌龟。

    让稷心门弟子欣慰的是,他带的丹药足够多,因此还能跟得上消耗。

    这场比试可以说是所有比试中最无聊的一场比试了,因为所有人只看到稷心门弟子在一直狂砸乌龟壳。

    许多人看着这场比试都快睡着了,就连两大宗主都打起了哈欠,然而他们却没办法,只能看着。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眼看着天色就要暗下来了,可赛场上的两位还没有分出胜负,这让很多人失去了耐心,不少人离开了赛场,两大宗门的弟子要不是摄于宗门的规矩,恐怕早有一大部分人离开了。

    眼看着比赛时间都要过了,主裁判终于坐不住了,他起身分别朝着两大宗主拱了拱手,然后说道:“两位宗主,这场比试你们也看到了,我想没有个三五天是分不出胜负的,我看没有再比下去的必要了,不如算做和局怎么样?”

    昨天已经赢了好几局,而今天第一局已经赢了,在白雨时看来,这一场已经无关痛痒了,因此他毫不在意的说道:“你是主裁判,你说的算。”

    白雨时虽然不在乎,可摩诃无涯却不能不在乎,今天的第一场比赛已经输掉了,如今最后两场比赛他说什么也要赢下来。

    “不行,如今比赛还没有分出胜负,怎么可以说是平局呢。”摩诃无涯说道。

    主裁判露出了为难之色,他看了看赛场上的一人一龟,然后说道:“摩诃宗主,你也看到了,如今这场比赛只是在浪费时间而已,想要分出胜负并不容易。”

    “谁说不容易了,只要九灵宗弟子敢出来,这场比赛我们肯定赢。”摩诃无涯顿了顿接着冷笑道:“从一上场九灵宗弟子就钻进了乌龟壳,难道九灵宗的人都是缩头乌龟不成。”

    这话一出顿时引起了九灵宗众人的不满,白雨时虽然也很恼火,可他不好发作,毕竟眼下的确是九灵宗弟子躲在了乌龟壳里面。

    “哼,不是本宗弟子不出来,要知道他是御兽者,原本就要依靠灵兽作战,他躲进去那是无可厚非的事情。”白雨时冷哼道。

    紧接着白雨时继续说道:“你们稷心门弟子要是真的有本事,那就攻破它的防御,我话放在这里,不用你们打败本宗弟子,只要你们能够攻破防御,那就算我们输。”

    战斗持续了那么长时间,白雨时早就看出来了,那稷心门弟子根本没有能力攻破乌龟的防御,因此他才这样说。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