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44章争论

    此时摩诃无涯问出的话李双喜也很好奇,毕竟那是一只地级灵兽,而郑云只是一个化灵境初期的弟子,按照常理郑云根本无法御使云虎兽。

    李双喜心中的疑惑也是众人心中的疑惑,一开始有人就曾出声议论过,只是当时云虎兽只是一吼就赢了比赛,让人很是震撼,因此注意力被转移了。

    众人的目光都集中在了白雨时身上,此时大家想要看看白雨时有什么说法,毕竟按照常理郑云无法御使云虎兽。

    众人先前就猜测过,那云虎兽并不是郑云在御使,而是九灵宗中有高手在暗中操纵,如果白雨时不能说清楚,那么之前的作弊一说也就被坐实了。

    见到众人议论纷纷,摩诃无涯心中暗喜,心想终于扳回一局了,如果证实了九灵宗在作弊,那么接下来的比赛胜负已经不重要了。

    此时摩诃无涯撇了一眼白雨时,见白雨时并没有露出慌乱之色,反而是一脸笑意,这让他顿时有些不安了。

    眼见众人议论声此起彼伏,很多言论对九灵宗很是不利,白雨时适时开口了。

    “原本郑云御使瑞兽云虎涉及到本宗的隐秘,我不便说什么,可如今这件事关系到本宗的声誉,那么我也顾不得那么多了。”白雨时义正言辞的说道。

    这时主裁判开口了,只见他躬身说道:“白宗主,这件事事关重大,有劳宗主解释一番了。”

    “按照常理本宗弟子郑云的确不能御使瑞兽云虎。”

    此话一出众人一片哗然,摩诃无涯更是冷笑不已,然而白雨时并没有慌乱,只见他抬手示意众人安静。

    “我刚才说了,按照常理郑云不能御使瑞兽云虎,可本宗乃是御兽大宗,自然有各种御兽的秘术,郑云他正是修习了本宗的血脉秘术,这才能够御使瑞兽云虎的。”白雨时缓缓说道。

    “哼,你一句秘术难道就完了吗?要是找不出真凭实据,我想在座的各位恐怕都不会相信吧。”摩诃无涯冷哼道。

    “对啊,白宗主,你说那是秘术,有谁能证明。”看台上立马有人附和道。

    白雨时皱了皱眉头,做出一副为难的模样,随后只见他咬了咬牙,然后说道:“此事事关本宗隐秘,诸位何必咄咄逼人呢。”

    “哼,你这是做贼心虚,我想根本就没有什么秘术,完全是你找的借口,为的就是掩盖事实。”摩诃无涯冷哼出声。

    这时众人再次议论了起来,其中很多言论对于九灵宗很是不利,看到这一幕摩诃无涯心中暗喜不已。

    主裁判看了看议论纷纷的众人,随后看向白雨时,道:“白宗主,你也看到了,如今这种情况你若是不解释清楚,恐怕对贵宗的声誉有损,而且接下来的比赛恐怕也无法进行了。”

    白雨时眉头紧皱正在他不知道该如何是好的时候,只见场中的郑云突然开口说道:“宗主,既然他们非要知道,那你就告诉大家吧,我不想因为本族之事让宗门声誉受损。”

    听到这话白雨时脸上露出了笑容,只见他对着郑云微笑道:“既然你同意了,那我就没什么好顾忌的了。”

    白雨时扫视了一圈众人,随后看向摩诃无涯,道:“摩诃宗主想必知道,那瑞兽云虎乃是很久以前本宗执法长老的灵兽。”

    摩诃无涯点了点头,道:“这我自然知道。”

    “那你可知道当年那位执法长老和本宗弟子郑云是什么关系?”白雨时不急不缓的问道。

    听到这话摩诃无涯暗感不妙,可他只能摇摇头,道:“这……我哪里知道。”

    “原本这是本宗的隐秘,如今郑云也同意了,那我就告诉大家,其实郑云正是当年那位执法长老的血脉传人。”白雨时缓缓的说道。

    摩诃无涯皱了皱眉头,然后冷笑道:“就算郑云是哪个长老的血脉传人,那又怎么样,这和他御使瑞兽云虎又什么关系?”

    “问得好,自然是有关系的。”白雨时顿了顿接着说道:“不知道摩诃宗主可知道本宗有一门血脉秘术血续术。”

    “血续术!略有耳闻。”摩诃无涯想了想说道。

    “既然摩诃宗主知道血续术,那也应该知道血续术可以让后续子孙继承自己的血脉传承吧。”白雨时缓缓说道。

    “这……应该……可以吧。”摩诃无涯吞吞吐吐的说道。

    白雨时微微一笑道:“三年前本宗那位执法长老自知自己寿元将尽,御兽动用了那血续术,把自己的血脉传承给了如今的郑云。”

    白雨时顿了顿接着说道:“因为瑞兽云虎受血脉之力操控,郑云传承了长老的的血脉之力,他自然也就能够御使瑞兽云虎了。”

    听到这话摩诃无涯的脸色不断的变化,随后他冷笑道:“你说郑云传承了那个长老的血脉之力,有谁能够证明?”

    “我能证明。”其中一个九灵宗长老起身说道。

    紧接着又有几个九灵宗人出声证明,这时摩诃无涯冷笑道:“哼,他们都是你们九灵宗的人,这怎么能够当证人。”

    “你这是强词夺理,本宗之人做事向来无愧于心,他们怎么可能会说假话。”白雨时一脸怒气的说道。

    “呵呵,那些都是你的一面之词,贵宗的人根本不能当证人。”摩诃无涯冷笑道。

    眼看两大宗主争吵起来,万小云起身扫视了一下众人,然后大声说道:“我说你们两位贵为一宗之主,怎么能像泼妇骂街一样争吵个不停。”

    听到这话两大宗主都冷冷的看向了发出声音的地方,当看清楚是万小云后,两大宗主虽然愤怒,却不敢发作,因为他们心里非常清楚,万小云的师傅可是天虚老人。

    天虚老人那可是超凡界的超级强者,别说他们这种宗门,就算是超级宗门的人都不敢招惹,因此两大宗主只能冷冷的盯着万小云。

    被两大宗主这么盯着,万小云却全然不在乎,只见他呵呵一笑道:“你们别这样看着我,我只是想说,想要证明那灵兽是不是真的为郑云所御使其实很简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