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32章风神玉笛

    本来,凭着林静伽的实力,也不用一上来就拿出兽化的压箱底手段,但他知道此战绝不能输,所以一开场便全力以赴。

    “虎之力——掀胯!”

    林静伽毫不容情的埋头冲击,强壮的腰身一耸,顶撞向对手胸膛。

    来敌速度太快,艾尼错愕中刚想躲避,敌人一经冲到自己面前,被林静伽一拳轰在了自己胸膛上。

    “砰!”

    一声闷响,艾尼的身体如断线风筝一样倒飞了数十米,喷血重伤。

    只是一个照面,艾尼便遭受重伤,内脏似乎都被打出了血,胸前肋骨也断裂了几根。

    看着狞笑着逐渐接近自己的林静伽,艾尼瞳仁一缩,没想到对手如此狂野。

    但是自己真的是不堪一击的书呆子吗?真的是百无一用的窝囊废?

    在白灵师姐面前,自己岂能如此丢人现眼?

    想到这里,艾尼的强硬的咽下一口献血,扶着胸口,颤巍巍站起来。

    “是让白灵师姐看到我强硬一面的时候了!”

    艾尼猛做了一个深呼吸,左拳一握,口诵风决。

    “昨夜风吹梅花,独上雅阁,瞭望天涯路……”艾尼口中默念诗词,双眼似醉非醉,气质说不如的儒雅恬淡。

    “东风吹荡花千树,星如雨,吹笛幽林深处……”

    手中玉笛一指,艾尼脚步轻飘飘的向前走去,速度虽然看似缓慢,身后却拖曳出一道残影。

    “九灵决——风神怒!”

    一边飘摇,一边咏诵口诀,艾尼手中玉笛顷刻间爆发出一道青紫色的炫芒,对着林静伽爆射而去。

    这套风神怒,乃是九灵宗九大奇功绝技之一,艾尼天性儒雅散漫,不喜欢练功,但风神阁长老鬣惊荣可是他亲爷爷,私下传授他这套身法中夹带玉笛攻击的绝技,作为保命手段!

    林静伽几次欲捕捉到艾尼身形,都扑了个空,这下看他玉笛攻击来硬碰硬,当下也是狰狞笑一声,虎爪似的拳头一伸,横架在自己胸前。

    青紫色的炫芒一闪,骤然轰得林静伽连退三步,他脸色变了变,没想到艾尼这看似轻描淡写的玉笛攻击,杀伤力居然这么惊人,刚才那一档,竟然连自己指骨都震裂了。

    北台上观战的稷心门宗主摩诃无涯也惊得一手抓碎身前的栏杆,凛然道:“风神怒?想不到九灵宗失传百年的神功,又觅得传人了!”

    不过,虽然一招也击伤了林静伽,但艾尼使出这玉笛攻击后脸色也亏白发虚,显然是耗损巨幅,这让他本来行云流水的身法,也略微迟滞下来。

    “果然是个棘手的小子!差点被你骗了!”林静伽狰狞的笑了笑,不顾伤痛,猛地对着艾尼冲来,状若疯虎,骇人万分。

    观赛台上,万小云叹了一口气道:“艾尼这小子天赋其实最好,但性情懒惰,疏于磨砺,只怕撑不过三招了……”

    “当心啊!”李双喜双眼魔瞳也凝视着台上,看出艾尼一经是强弩之末,待会要是林静伽要下狠手杀人,他决定抢上台去出手救人。

    至于会有什么后果,那他也顾不来了。

    九灵宗宗主白雨时也目光炯炯的盯着那支玉笛,眼眶微红,心中暗道:“鬣惊荣老头,原来这支宗内的传世灵器,你传给孙子了。”

    “书呆子,别以为依仗一支灵器玉笛,你就可以咸鱼翻身!看我的虎之力——夺帅”

    再一声沉闷的巨响,赛场中炸出一个大坑洞,所有人都被这场面震惊了。

    “究竟谁可以站在台上?”大家目光游动,搜寻站立着的获胜者。

    坑洞中,只见林静伽缓缓地撑起了身体,此刻的他全身衣服都被轰碎了,肌肤上也是遍体鳞伤,不过比起被气浪抛飞出擂台,昏迷在地的艾尼,显然他是险胜者。

    “还愣着干什么……快宣布我是获胜者!”林静伽龇牙砸吧了一下嘴,生怕对手醒来,赶紧催促主裁。

    “既然是稷心门弟子还能留在台上,那么胜负已分,第二场获胜者,是稷心门的人……林静伽!”

    主裁终于宣布出了赛果,而九灵宗众人无人失望,纷纷围过去扶起艾尼,止血的止血,裹伤的裹伤,慰问这虽败犹荣的书呆子。

    相对艾尼,林静伽却没有这个待遇,稷心门只是出来两个弟子冷冰冰的搀着他胳膊下场,面色不满,似乎还在怪他赢的不够漂亮。

    “艾尼,艾尼……”

    “你这啃书虫,想不到还有一手!”

    “艾尼,我以为你只会泡妞呢……”

    “……对不起大家,我败了!”艾尼低下头去,面容惭愧。

    “切,那家伙只是运气好,如果是生死相搏,你醒过来后他根本站不起来,死的是他。”

    “艾尼,你是好样的,虽败犹荣!”李双喜微微一笑,露出洁白的牙齿,对着艾尼伸出了大拇指。

    “李师兄……”

    白雨时身为宗主,当然没有那么喜怒形于色,但偷偷偏过身子擦拭热泪,这一战,让他也颇受感动。

    “你们别嚷嚷了,让他和岽跋旯好好养伤!后天的团队赛,还需要他们出力呢!”还是白灵最体贴,驱散了众人,把伤员送入后场休息。

    “现在,过程虽然精彩,但我们的形式很严酷,因为截止到此刻,我们还没有取得一场胜利!”白雨时缓缓走过来沉声道。

    而稷心门那边,接下来出场的弟子肯定也会更为强悍,众人听到这消息,内心不禁都沉重起来……

    “待会儿由赵英俊和采月出战,拜托了!”白雨时爱怜的摸了摸弟子的脑袋,慈祥的对着赵英俊和采月道,大家相互对视一眼,都感到肩膀上的重担不轻。

    “虽然我是女儿身,但是,下面我一定会为我们九灵宗,赢来一场胜利!”采月摇了摇下唇,举起手里的天鹅形法杖。

    白雨时眼眶再度一红,意味深长地望了一眼李双喜,欲言又止。

    李双喜知道这位宗主担心弟子们生命安全,很想出口再次邀请自己参赛,但经过了昨夜的冲突后,此刻很难开口。

    “真武大帝,女武神希波吕忒,请护佑我宗圣火不灭,弟子平安!”白雨时仰望长空,口中默默念叨。

    李双喜听到希波吕忒这个名字,依稀记得在地球时代听到过,好像出自亚马逊部落的传说,想来也是九灵宗的一个神祇图腾……

    他现在和白雨时关系尴尬,也不便询问,但内心做了个决定,绝不会让九灵宗弟子在眼前出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