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大家的面前,是一座仅一人可过的吊桥,雄跨摩云岭,吊桥的尽头是一个弧形拱门,乃是进场和出场的唯一通道。

    经济场内充斥着一股血腥的气味,墙壁上还有干涸的血迹,那是之前战斗者留下的。

    大家走到观赛台,鸟瞰下方的场地,发现比想象中更宽阔,白雨时做了个深呼吸气,嘱咐大家不要紧张。

    “吼!”

    正要下场,下方传来一声可怕的吼声,一眼见着去,场中空空荡荡的,并没有见到妖兽。

    但再仔细定睛一瞧,才赫然发现竞技场四面都有一闪钢铁闸门,闸门内时不时传来兽吼,想来竟然是饲养着妖兽。

    那些妖兽的吼叫声充满了饥饿感,李双喜意识到这些妖兽会成为他们的大麻烦。

    “对方是想利用妖兽嘛……”李双喜心里凛然。

    “这些妖兽饿疯了,现在六亲不认,如果有效的利用起来,可能反而对我们有利……”想到这里,李双喜对万小云打了一个眼色。

    万小云会过意来,嚷道:“哎哟,昨天吃坏肚子了,你们先走,我去方便一下……”

    待众人离去,万小云眼睛骨碌一转,转身从侧门偷偷摸进了兽栏之中。

    他身上有吞天兽小黑的气味,小黑可是万兽之王,那群妖兽当然不敢轻易惹他。

    从怀内摸出纵云鼠的肉干,万小云开始笼络起这些妖兽来,口中还嘻嘻笑道:“吃了小爷的肉干,待会可要听小爷的吩咐哦。”

    “呜呜!”

    那群饿坏的了妖兽当即前肢趴下,乖乖的驯服在万小云身前

    ……

    而竞技场中央,比赛的钟鸣声已经被敲响,无论是稷心门还是九灵宗弟子,都全部抵达。

    “大家加油……”

    两宗的青年弟子们互相打气,压腿扭腰,做热身运动。

    李双喜侧靠在一张观赛席上,双眼微微眯起,似乎正在养身,但是灵觉外放,场内的任何风吹草动,都被他细致入微的体察到了。

    北面的观赛台上,是稷心门长老们的席位,那边的人正目光炯炯的盯着九灵宗这边,露出不善的笑容。

    白郎天作为九灵宗头号主将,已经来到了赛台旁边等待出场,白雨时还是有点不放心,隔着栏杆一再交代要小心。

    “哈哈,今年的对手看来也不怎么样,是我们大显身手的时候了。”孙莲城瞥了一眼竞技场北面的对手,不禁嗤笑一声。

    “哼,待会你别尿裤子!”就在孙莲城话音刚落,一道阴寒男声便从北面赛台那边传来。

    “好小子,待会你别遇到我,我会让敲碎你满嘴牙!”孙莲城对稷心门说话的那个弟子挥了挥拳头,一脸的鄙夷之色。

    而稷心门的那群预备比赛弟子,也被孙莲城的言语激怒了,有的还狠狠对地上啐了一口痰。

    “骨瘦如柴的,看着都是群营养不良的家伙,还敢出来比赛!”

    孙莲城变本加厉,索性翘起二郎腿摇起来。

    “咬人的狗儿不会叫,会叫的狗儿不咬人!”一道淡漠的人声响起来,声音震得人耳膜生疼,显示出说话者深厚的修为,孙莲城也被震动了,不由变色盯着说话的人。

    此人是名中年精壮的汉子,气度沉稳,一个鹰勾鼻子如悬胆挂在面部,仪容独特。

    “羊鹰真人!”北面的稷心门弟子尽皆对其恭敬施礼,而李双喜与白雨时,对其不由得露出凝重的神色。

    此人内功深厚,竟然也达到了融灵境初期!

    “你就是外号苍梧双云龙之一的李双喜?”那名道号羊鹰的中年精壮的汉子飘然过来,盯着李双喜道,他神态不冷不热,看不出内心情绪。

    李双喜听了此话,微微颔首,孙莲城对这奚落自己的道人非常看不惯,怒哼了一声,张光耀也过来帮腔,道:“这老头长得和只秃鹫似的,真难看!”。

    “哼哼,够狂妄!”那道号羊鹰的汉子眼角瞥了瞥究孙莲城等人,然后又转向李双喜道:“双云龙之一的万小云呢?”

    李双喜耸耸肩,道:“师兄出恭去了,你要是不知道茅厕在哪,我可以指点迷津……”

    那中年汉子冷嘿了一声,再度翩然飘去,李双喜看着他的背影,对这人暗暗留意上了。心中警惕着对方的暗部人马,李双喜的目光巡视稷心门的参赛队伍,很快发现了修肯也在其中,而他身边的几个黑衣青年,都是生面孔,可是从他们散发出来的灵气波动

    来看,修为都不在修肯之下。“虽然早有预料,可是此刻看来,这场比武大会,夺冠的难度很大。对方最弱的修肯,都已经达到了化灵境巅峰,那即使说,稷心门队员中甚至还有化灵境圆满,甚至是融

    灵境初级的高手存在呢!”

    李双喜暗中比较了一下双方实力,感到己方处于劣势。

    除了一个白朗天达到了化灵境后期,其他人大多是化灵境初期,而且他们还对敌人的实力豪不知觉。

    “现在也只能走一步看一步了!”

    李双喜环抱双臂,目光凝重地注视着台下,现在只有他和万小云没有展露底牌,可以算是九灵宗的秘密武器。

    血兽竞技场中央的擂台上,九灵宗弟子与稷心门弟子横列成排,互相瞪视,开始了交换宗旗仪式。

    本来应该友谊第一的仪式气氛绝不融洽,白朗天缓缓地走到了修肯的身前,低声道:“上次我内功出了岔子,才被你捡了便宜,这次你再没有机会了!”

    “哦?希望你这次不会让我失望,哼哼。”修肯听到白朗天的话,也不动气,嘴角一抽微微一笑。“失望?我会让你震惊!”白朗天非常自信的一笑,目光瞥了一眼修肯身后潇洒坐在栏杆上的长发青年,冷声道:“若是我感应没错,你才是稷心门最强的青年弟子!我的下

    一个目标是你!”

    那长发青年眼中光芒一闪,哈哈一笑,接过白朗天手中的宗旗,飒然道:“白主将好凶的气势,厉害厉害。”作为主将,白朗天当然知道先声夺人,抢占气势上风的重要性,但他心中有些发虚,因为看不透对面这个长发青年的境界。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