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8章不白之冤

    在墙角落中听见这些话的李双喜,也微微错愕,暗道幸亏自己来打探消息,否则真会情报上出现误判。

    此行之前,大家都把修肯当做对手的王牌,也以他的战斗风格拟定了一套针对计划,现在才惊觉,修肯原来只是对手的炮灰?

    这暗部高手竟然如此厉害,看来自己得及早把这个消息带回去,重新部署计划。

    李双喜晃动身子,偷偷溜了出来,等回到本宗弟子厢房,一进了房间,李双喜就发现所有人都在,而且出了万小云,都脸色古怪的看着他。

    “李双喜,你刚去哪了?”白雨时端坐在正中,面色古井无波,但李双喜去能感觉到他语气中有猜疑,有愠怒。

    而白灵和如云,却有些神色怪责的望着他,似乎怪他半夜偷偷独自出去。

    “禀白伯伯,我刚刚从稷心门刺探情报回来,据闻那修肯……”李双喜把自己听来的情报,有条不紊的说出来。

    “我感觉到,稷心门的很多弟子被人利用了,而且他们还出动了暗部,准备在会后对我们进行刺杀!”李双喜进一步做出分析判断。

    “李公子,你说完了?”

    “什么?”

    “枉我那么信任你,你却出卖我九灵宗……”

    “白伯伯,此话从何说起?”李双喜不解的问道,心里的阴谋预感,越来越浓重,他才出去这么一会儿,为什么九灵宗的弟子看他眼神,都和看外人一样了。

    “那你告诉我,稷心门那边为什么会有明日我们的报名参赛名单,这名单除了内部人员,谁也不会预先知道!”白雨时一拍桌子道。

    “什么?你竟然怀疑我把名单出卖给了稷心门?”李双喜差点魔性爆发,他本以为这白雨时对他信任有加,没想道会如此看待他的为人!

    万小云在一边飒然笑道:“双喜,我早和你说过,这种事是吃力不讨好,你就是太念旧……”他本来就是被李双喜拖来的,对九灵宗的荣誉,也丝毫不在乎。

    “刚才,你偷偷蒙面溜出去的时候,我本来还不疑有他,担心你的安全悄悄更在后面,然后,我看到你与一名黑衣男子会面,两人交换了帛书……此时我亲眼所见,你还怎么狡辩?”

    白灵和如云听到这里,也忍不住摇摇头,她们本来对李双喜深信不疑,但现在也不禁动摇起来。

    李双喜若是一个血气方刚的少年,那被这般冤枉,肯定怒发冲冠拂袖而去,但经历过无数历练后,他心性沉稳了很多,感觉到有人在故意陷害自己!

    越是如此,自己越不能乱了阵脚

    这超凡界什么法决,神兵,都是辅助,唯有守住自己心灵澄明,那才是真正的境界!

    “白伯伯,事已至此,我再多说什么都没用,但事实胜于雄辩,清者自清,我会找出那个陷害我的人,洗刷自己清白!”李双喜冷色渐渐冷厉,吐字如冰锥。

    说完这些,李双喜邃做了一个深呼吸,毅然回头而去,万小云对如云眨眨眼,也跟他离开,身后是采月,诗诗,赵英俊,等人怅然若失的眼神。

    白灵第一个抽泣起来,白皙的玉掌捂住了俏脸,埋头在如云怀里痛哭。

    “大师兄不是那种人!”采月一直站在赵英俊的身后,可在这时也跺着脚叫了出来。

    “我也相信李师兄,他傍晚才和我们强调了凝聚力和团结性,我听得出来,他那些话的发自肺腑的!”

    一群精英阁弟子们群情激奋起来,纷纷为李双喜人品作证,其实就连白朗天虽然妒忌李双喜实力,但也不相信他是阴险小人。

    房内气氛沉重,白雨时皱着眉,脸色也充满了狐疑,一炷香时间后,白雨时长叹一声,缓缓道:

    “如云,你去把李双喜叫回来吧,我们不能对天镜湖嘉宾施礼,不过,参赛队员更改一下,还是由白朗天作为主将,只邀李双喜万小云观摩!”白雨时终于做出了折衷的方案。

    “宗主,这……”

    赵英俊还想为李双喜说话,可白雨宽大的袖子一挥,斩钉截铁道:“吾意已决!”

    其实众弟子也知道,白雨时这做出这种退让,已经是网开一面了,毕竟是他亲眼看到李双喜投敌。

    “为了公平期间,我刚才又和稷心门的长老重新协议,明日比赛改为在血兽竞技场举办,你们明日起早点去熟悉场地。”白雨时扫视了大家一眼后,沉声说道。

    “宗主,本来比武大会不是在这边明月会场吗?”采月质疑道。

    “谁让我们内部出现了叛徒,把大名单泄露了出去,所以只好临时更改赛场,这点稷心门也没有异议。”白雨时心事重重的道。

    “血兽竞技场?”不知道为什么,听见这个赛场时,采月等人都是心惊肉跳,因为每次在那个赛场举办比赛,都有人员伤亡,可以说是一大凶地。

    “你是不是预感到什么了?”白雨时见采月的雪白的脸容,不禁开口问道,他知道采月虽然战力稍低,但是灵觉过人,对危险往往有预兆,这种天赋是他都没有的。

    “说不上来,但是确实有点不安,感觉呼吸有些发冷……”采月俏脸雪白,娇躯抖了抖。

    “看起来,这是一场凶斗,不过我九灵宗弟子,明知山有虎,偏向虎山行,这也是真武大帝的精神!”白雨时的目光如宝刀锋利,爆射出一道傲人的精光。

    身后弟子们胸口豪气上涌,轰然允诺。

    ……

    血兽竞技场,外型采取圆形设计,半个天穹是露天,而整体都以玄武岩铸造,远远看去,如一尊大乌龟趴在山峰峭壁之上,在这里诞生过传奇豪士,也陨落过天骄英才。

    此时斜阳如血,洒落在竞技场的天穹之上,几名赤膊着的稷心门弟子在场内谈笑风生,神态倨傲,但看见白雨时等人进场时,都阴阳怪气的笑起来。

    “血兽竞技场,只准参赛选手入场!”一名裁判对白雨时等人道,这人是散修,不属于任何阵营,所以谁也不买账。

    “我是九灵宗宗主,难道也不能入场?给我滚开!”白雨时雄躯一阵,一股威压卷了上去。

    “呃,那请进……”裁判感受到窒息的威压,赶紧缩身避开。

    此时李双喜也入场了,昨天他被如云等劝回来,心知此行凶险,也顾不得怄气,携万小云早早跟随参赛队伍而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