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7章暗听敌情

    “嗯,你放心,我白朗天虽然骄纵,但还是明大义的,你需要担心的,是如何拿到这比武大会第一名,要是输掉比赛,我第一个不放过你!”白朗天终于摆正了位置,张光耀和孙莲城也对视一眼,扭捏一阵,对李双喜道:“谨听师兄吩咐”。

    “好,出于未雨绸缪,我有一个想法……”李双喜血色双瞳中透露出睿智的光芒,开始布置计划。

    长夜很漫长,但厢房内众弟子都有惜时如金的感觉,积极听取李双喜调度。

    ……

    稷心门密室中,几名稷心门的骨干官员正召开圆桌会议,他们身上散发出的气息浩瀚雄浑,当中一人面色一半白一半黑,显然内功走得是邪路,此人正是稷心门的宗主,刚踏入融灵境圆满的摩诃无涯。

    “诸位对这次比武大会,如何看?”摩诃无涯闭眼淡定的问道,眉毛也不抬起。

    “当然是稳操胜了!既然是他们来了,我们可以趁机把白雨时都趁机铲除掉,到时候九灵宗群龙无首,还不一战击溃?”在一边的一名长老狞笑道,脸上一片森然的杀意。

    “咳,烈长老不能太激进了,你也知道,我突破到了融灵境圆满,可内功出了点岔子,走火入魔了,如今弄得身上一半黑一半白,现在只能使出五成功力。”

    “就算如此,白雨时那老儿也不是我对手,但九灵宗还有一个太上长老坐镇,宗内也藏龙卧虎,我们还是缓图徐进为妙!”摩诃无涯咳嗽了一声道。

    “既然如此,那就趁此机会,把九灵宗精英阁的那群青年弟子悉数干掉,那他们也会元气大伤,百年内无法与我宗竞争了!”那叫烈长老的意味深长的笑了笑,眼底露出一抹残忍之色,那嗜杀的笑容,让密室内温度都骤然降低了几分。

    “如果要斩杀那群精英阁弟子,那我们的暗部肯定会曝光?这只怕不当!”

    “不要担心,宗主。我没说出动暗部去刺杀,那搞不好会惹来苍梧山的天虚老人干预……不过,有时候稍微搅局,就会让最坚实的堡垒从内部塌陷,我们可以暗中推波助澜!”烈长老摸了摸下巴,一副胸有成竹的样子。

    “如果可以不花一兵一卒就领九灵宗内部动乱,那确是妙法……这样吧,我近段需要闭关静养,宗门的对外事务,就委托烈长老代劳了!”摩诃无涯依旧是那闭目养神的模样,把职权让了出来。

    烈长老的大喜,低声道:“但是为了周密,还是向宗主借调暗部几员大……他们若是以为修肯就是我宗青年一辈最强之人,那就大错特错了!”

    摩诃无涯听到修肯名字,此刻也杀气大盛,因为,修肯可是他儿子,全名叫做摩诃修肯。

    上次九灵宗之战,修肯战败后倍受打击,自此颓废沉沦,这样下去,别说未来继承宗门,只怕三年内就会被宗内其他青年超越,而修肯的心魔业障,便是九灵宗那个叫李双喜的小子!

    “必须杀了那个叫李双喜的家伙,不惜一切代价!”摩诃无涯本来紧闭的双目赫然怒睁,眼眶中竟然只剩眼白,触目惊心。

    ……

    昏暗的厢房窗口,映射出蜡烛的光芒,一个瘦削的黑衣青年正默默盘膝坐在床头,按《元圣心决》进行吐纳和周天调息。

    “明天就是比武大会,在这节骨眼上,别出什么篓子,所谓知己知彼方能百战不殆,我是不是该去刺探军情呢?”李双喜心中一动。

    “稷心门以前只是个二流宗门,如今却势头很盛,到底是谁人在里边主持?”李双喜觉得有必要了解下。

    本来,刺探军情这种勾当交给万小云最合适,但这小子最近有事没事就老往如云师姐那边跑,殷勤备至,李双喜也不好坏人好事。

    换上薄低靴,李双喜潜踪匿迹摸到了对面厢房区,这么晚了,稷心门弟子们还有很多在练武场切磋练习。

    走到了场地内,李双喜故意瑟缩起身形,走到墙角的阴影中,尽量不吸引人注意,这时,一道男声传来。

    “九灵宗的那帮浑蛋,猪八戒照镜子倒打一耙,竟然说我们挑衅他们?我们稷心门尊三清道祖,行事岂是那种狂妄之辈,简直可恼可恨!”

    “我觉得,分明就是九灵宗贼喊捉贼,故意处处为难我们稷心门,想维持一家独大的形势,哼!这帮自诩名门正派的弟子,我看都是男盗女娼!”

    场中稷心门弟子们越说越激愤,更有人推波助澜,夸大其词,李双喜沉住气,继续静听。

    “九灵宗,雄踞超凡界苍梧山一脉已有千年,麾下弟子难免良莠不齐,是时候整顿整顿,给他们敲敲警钟了!”

    “山中无老虎,猴子称霸王了,只是一群坐井观天的家伙,明日比武,定要让他们出丑!”

    “对,也该我们稷心门站出来,引领修真界同道了!”

    “但是,瘦死的骆驼比马大,烂船还有三斤钉,可九灵宗毕竟是千年大宗,底蕴深厚,我们不怕他们,却也不能小觑他们!”

    ……

    “看来这群弟子受奸人蛊惑不轻,我有必要点醒他们!”李双喜心中暗道,血色双瞳转动,正在思考计策,却听见更重磅的情报。

    “师兄,你说这次的比武大会,宗内居然派遣了暗部高手,骗人的吧?有必要嘛?”说话的是一个修为不俗的灰衣弟子,听见这里,李双喜功聚双耳,仔细探听起来。

    “你懂什么?这次高层有计划搞一次大行动,暗部的前来,是为了万无一失!等比武大会结束,九灵宗的所有弟子,包括那什么白宗主,全部都会被我们抹除!”另一名名黑衣青年狠狠道。

    “嘿嘿,那可真的是大行动了。别说其他的,光是出动暗部这手底牌,便已经是十年来第一次公开行动,可笑他们还以为修肯是我们稷心门的王牌,情报上的落后,注定了他们的败亡。”

    “哈哈,修肯那个家伙,只是暗部中的小角色,若非他老头子是宗主,只怕他根本没有资格!一个废物,不用谈他了……”那黑衣青年嗤笑一声,一脸的鄙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