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6章统御人心

    “怎么会?骗人的吧?联谊比武,他们怎么会如此歹毒?”

    “歹毒,不管歹毒,他们还嚣张无比,扬言我们稷心门都是酒囊饭袋,不堪一击!”

    “欺人太甚了!到时候我要好好领教领教!”

    ……

    一时间,稷心门内弟子也被风言挑唆得群情激愤,躁动不已。

    那边,白雨时回到了厢房内,正在大发雷霆,恼怒稷心门怠慢之罪。

    “欺我九灵宗无人?你有种!!”白雨时气得胡子都翘了起来,若非顾全大局,不想撕破脸皮影响联盟情谊,只怕当场就想找稷心门宗主摩诃无涯理论。

    “好,不错,你等着!”白雨时信任九灵宗掌门不过三年,暗想自己还是名声太嫩,以致处处被人小觑轻慢,狠狠决定在这次比武大会中争一口气。

    “呯,呯!”房内的茶杯都被扫落于地。

    ……

    掌门能忍,弟子们却不能忍了,不多时,一群稷心门弟子跑来会馆东边九灵宗入驻的厢房旁,展开了恶毒的谩骂。

    房间内,正在修习玄策决的李双喜,很快被这些嘈杂的声音惊醒,当即脸色一冷,推门而出。

    看到李双喜出来,一个稷心门弟子冲过来便是一记黑虎掏心。李双喜吞胸吸腹,吸住对方拳头再一吐劲,对方顿时向后连滚了几个筋斗。

    “你们这是茅坑边打地铺——离死(屎)不远了!”李双喜先声夺人,冷眸如电。

    “太狂了,你们邀请我们来比赛,为什么又是踢门,又是打人,这岂是待客之道?”稷心门下弟子们也不服气,当下吵成一团。

    “我何时打过人呢?至于踢门,那是因为你们出言讥讽,自讨没趣!”李双喜一愣,反驳道。

    “哼,多说无益,明天的比武大会,我稷心门的热血弟子,定会以眼还眼以牙还牙,到时候,别管我们下手太狠……”那群人中一个带头人沉声道,他撂下狠话,也不等李双喜辩解,带着人二话不说的离去。

    看着那些离去的稷心门弟子,李双喜的摸了摸鼻子,察觉出一丝诡异的气息。

    有蹊跷!这次的比武大会,情况不简单呐,似乎有什么人在背后捣鬼。

    “有古怪,看来我有必要通知其他人……”李双喜沉吟一阵,然后缓缓渡步入弟子厢房内。

    当李双喜进来后,九灵宗弟子们都对他执师兄礼,经过云松道场一役,李双喜在九灵宗青年一辈心目中已经树立大师兄的地位。

    看着大家崇敬的目光,李双喜邃做了一个深呼吸,用低沉的嗓音,做出了警告。

    “这次的比武大会,或许并非只是两派荣誉之争那么简单……”

    李双喜的平时除了和万小云、白灵、如云等,很少和其他弟子说话,如今这么一发言,大家顿时都非常重视起来。

    “诸位,我发现这次比武大会有人暗中推波助澜,故意散布谣言,扩大我们两派仇怨……”李双喜沉声说道,脸色如冰。

    “但是,去年那修肯上门挑战,可是铁铮铮的事实啊,难道他也是受人挑拨?”精英阁参赛弟子赵英俊皱起眉,分析道。

    “不,或许李师兄所言非虚,以往我和采月,诗诗去天荡湖游玩时,也遇到过稷心门弟子,他们态度虽然轻佻,但也不是敌对,但今日感觉,似乎和平时不同,眼中冒火。”白灵抿了抿唇角忧虑道。

    “嘿嘿,身为九灵宗带队师兄,我就一句话八个字‘兵来将挡水来土掩’!纵然稷心门对我们敌对又如何,逆天联盟那边敌视我们的宗门难道还少了?”白朗天瞥了一眼李双喜,心想在这个侍候,自己万不能把带队师兄的态度怂了。

    “大师兄,李师兄并不是畏惧稷心门,而是说我们要小心谨慎,不要中了奸计,成为别人手中的刀子。”采月摇了摇白朗天手臂嗔道。

    “切,这就是心虚,有点风吹草动就吓得他疑神疑鬼的,简直辱没了我九灵宗的真武精神!”孙莲城趁机在一旁阴阳怪气的落井下石。

    “莲弟,你什么时候领悟真武精神了,给姐姐我安分点!”孙莲城那充满嘲讽的话语刚说完,不怕天,不怕地的诗诗便火了,她在宗内辈分颇高,也敬李双喜,最看不惯这爱充英雄的孙莲城。

    “师姐……你怎么胳膊肘,向外拐?”孙莲城不敢得罪诗诗,满脸通红。

    “大家都静一静!”

    李双喜好整以暇地睁开了那双血色双瞳,默默地扫视了一眼大家,低声说道:“还记得白宗主说过的话?凝聚力!”

    说到这,李双喜拍了拍万小云肩膀,道:“你们看我和万小云红过脸?天镜湖的榜样没影响到你们?”

    “我知道,你们每个人都是天之骄子,各有心性,不会轻易服谁……但既然白伯伯邀我和师兄前来助阵,那么我就把你们当做袍泽、伙伴,我不希望这个团体是分崩离析的乌合之众。”

    李双喜这番话说的荡气回肠,房内弟子们眼中一阵通红,就连白郎天和孙莲城,都颇受感动。

    或许我们并肩作战的日子很短,只有眼前明日,但我希望那会成为大家心中最甘醇的回忆,最峥嵘的岁月。

    “我来的地方,有一句俗话‘一失足成千古恨,再回首已是百年身’,你们仔细揣摩当中意味,不要因为一些肤浅的眼前利益勾心斗角,留下悔恨……”李双喜的脸色宝相庄严,纵然是白灵,也从没看过李双喜如此严肃的一面。

    昔日罗兰之森中那个天真的小弟弟,如今已成长为独当一面,沉稳世故的大哥哥。

    “诸位,我想和你们说几句肺腑之言……”顿了顿,李双喜血色双瞳转向白朗天三人,低声说道。

    “白朗天,张光耀,孙莲城,我知道你们之前对我产生了一些怨隙,但是我恳请你们,在九灵宗真武大帝面前,大义为先,摒除那些私怨。”

    李双喜这一番话,完全超脱出了他这个年纪和心性,这份阅历心性,是他在地球和超凡界饱经血与火淬炼后的经验结晶。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