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25章春祭大会

    春祭第一日赏花灯,第二日游船河,第三日是祭龙王求风调雨顺,接下来的日子是南北商贩的促销会和火把斗牛会……

    当地风俗特异,民风热情,李双喜、万小云、白灵、如云四人结伴同游,或摇舟,或登楼,也玩得不亦乐乎,身心从修炼的疲惫中恢复过来。

    最后一日的比武大会,云松道场上早就人山人海,因为大家都直到这次比赛绝对精彩。

    稷心门的使节团也终于来访了,浩浩荡荡来了五十余人,有长老有弟子,皆是神采虎顾鹰扬之辈,白宗主亲自接应,双方勉强保持着表面上的礼貌。

    这段时间,李双喜和万小云入驻了九灵宗精英阁的厢房,每日都有弟子们来为他加油打气。而不久参赛队员的榜单也都登了出来,九灵宗这边,赫然就是白朗天、张光耀还有孙莲城,还有一个新人名字,想来应该也是精英阁弟子。

    参赛弟子中,以白朗天声明最盛,毕竟十年来他常驻精英阁英才榜第一名,而他的修为,也突破到了化灵境后期,看来上次的挫败没有让他消沉,反而激励了他。

    而张光耀也达到了化灵境初期,孙莲城是化灵境中期,另外那个新人和李双喜一样,表面看还只是固灵境。

    在白雨时身后,跟随者十来名白衣老者,气势渊亭岳峙,都是九灵宗的核心长老,看这架势,这场比武大会双方都非常重视,可谓剑拔弩张。

    李双喜望了一眼跟在白雨时身后的那群白衣长老,发现每个人的修为都探测不出深浅,这才感到九灵宗藏龙卧虎,根基之雄厚!

    “天佑九灵宗,九灵宗必胜……”看见白雨时出来,九灵宗弟子们尽皆跪伏在地,发出山呼海啸的欢呼,感受着眼前乌压压的人头,李双喜突然感受到一丝肩上的压力。

    这次比武大会,虽然名义上只是青年一辈的切磋较技,但稷心门居心叵测,早早声明要向白宗主讨教高招,看来高层也免不了一番动荡。

    “诸位免礼,想我九灵宗一直屹立在超凡界宗门之巅,除了万年底蕴,最重要的就是我们万众一心的凝聚力,只要团结,没人可以瓦解我们这个整体!”

    “心正则天佑,天佑我宗!”白雨时的开场白气贯长虹,目光如太阳激励人心,道场内的九灵宗弟子倍受鼓舞,全部举起手臂狂呼:“心正则天佑,天佑我宗!”

    声震四野,山野内鸟雀惊飞,前来拜山的稷心门使者们面色阴鹜,面面相觑,也感受到这庞大宗派的底蕴。

    这次的比武大会,会场设立在苍梧山的翠云峰,那处地势宽阔,设有会馆行辕,就算来个三五万访客也可容纳。

    作为嘉宾,稷心门使节们已经在三日前入驻会馆,适应场地,所以九灵宗虽然名为地主,但却没有占到太大的主场便宜,双方相对公平,这也是白宗主为了显示正气的举措。

    一众参赛队伍来到翠云峰,却见会馆外无人迎接,会场也空无一人,门户紧闭。

    “白伯伯,怎么回事,难道稷心门的人如此怠慢,还在睡懒觉?”李双喜见情况有异常,沉声问道。

    “哼,这稷心门,难道又出什么幺蛾子?”白雨时看见这情况,也是面色凝重,意识到不正常。

    “来客可是九灵宗的人,我乃稷心门迎宾弟子蠊中樘,特奉宗主命令,在此恭候……”就在白雨时等人疑惑之时,会馆大门打开,一个灰衣人对着大家迈步走过来。

    来人麻脸驼背,面容丑陋,脸上还挂着一种阴阳怪气的深色,看上去令人很不舒服,若是在晚上看见这家伙,只怕会误当成马骝。

    “你是迎宾?”白雨时冰凉的目光,紧紧地盯住这雷公脸,眼光中神光涌动,那人被白雨时锐目一瞪,身躯微微颤抖了一下,可旋即又恢复了正常。

    “白宗主,您身为一宗之主,当有渊海气度,怎么能以貌取人呢?”那人裂开满是黄牙的嘴,难看的笑了笑。

    “哼,你们稷心门搞什么鬼,远道而来参加比武大会,却藏头露尾,到赛期了也不出来?”白雨时正色道。

    那人也不知是真傻还是装傻,依旧咧着嘴,歪着眼,嘿嘿的笑着。

    “嘿嘿,白宗主见谅,本来鄙宗主计划亲自来观摩讨教,因为有急事需要处理,所以没有成行。”蠊中樘垂下目光,慢条斯理的道。

    “不过,鄙宗主说了,苍梧山近年来干旱多灾,人才凋零……”

    “呯!”

    蠊中樘的还在不阴不阳的说着怪话,便听一声激烈地轰响声从耳边传来,大门轰然碎裂,竟被一个身材瘦削的青年一脚踢烂了。

    “混蛋……你作死吗?你究竟在做什么?”蠊中樘龇牙砸嘴地道,一双阴寒的细眼,满是怒色。

    李双喜看着那瞪着自己,眼如斗鸡的蠊中樘,舔了舔嘴角,嗮道:“你防贼呢?堵在这门口比叨逼叨个半天,老子脚板都站麻了,还不迎接爷爷进去喝茶侍候!”

    蠊中樘本来奉命堵在这里,正是要借机羞辱一下九灵宗弟子们,他以为白宗主顾全大局不会发作,却想不到他门下一个弟子却恶形恶状,一点面子也不留。

    “你……九灵宗弟子,果然越来越素质不堪了。”蠊中樘还想挖苦几句,万小云等压根不甩他,推开他鱼贯而入,仿佛当他不存在。

    李双喜伸出手在蠊中樘肩膀一搭,催促道:“这个丑师兄,别废话了,赶快前面带路,带我们进去歇歇脚。”

    这看似不经意的一掌,李双喜却暗中将自己的魔道混合的奇异炁能注入了蠊中樘的肩胛琵琶骨,这种真气与寻常真气不同,蠊中樘也没有发觉被人下了手脚。

    不久,九灵宗参赛团入驻会馆休息,而一则风言,却开始不胫而走,在稷心门内传开。

    “哇哇,你们听说了吗?九灵宗的那帮浑蛋,刚才在大门哪里踢门打人,尽显霸道,蠊师兄据理力争,还被群殴打伤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