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9章功过相抵

    在这千钧一发之间,修肯显现出了自己的应变能力,他猛地将金剑一抽,横立在胸膛前,希望用自己的宝剑挡住李双喜的醒仙剑。

    但是,两剑之间的品质相差太远,一个只是灵器,一个却是天器级,两剑交接之下,“当啷”一声,修肯的金剑被劈成两截。

    “噗!”

    修肯以折断金剑的代价拦截下大部分剑气,但余下的一小部分剑气还是直刺入怀,重伤之下一口鲜血喷了出来。

    这桀孤剑诀,是凝聚李双喜全身真元形成剑气,把精纯的灵气集中在一点攻击出来,杀伤力非同小可,纵然是修肯也吃不住这冲击力,全身一震,脚下一个踉跄,翻身载倒在台下。

    落台,修肯负!

    本来李双喜魔心差点失控,见血就想追下台去杀人,但此时擂台下九灵宗弟子们爆发出一片欢呼,间中更夹杂着小公主白灵的娇笑声,这让李双喜灵台一激灵,回过神来。

    看来,义父浪渊教导的《元圣心决》渐渐有了功效,李双喜感觉到自己狂性虽然渐长,但魔性却也渐渐能控制住了。

    负伤摔下擂台的修肯,双目中充满着不敢相信的神色,看着台上那收剑归鞘的瘦削青年,嘴唇发抖却又说不出话来。

    “难以置信,这小子竟然真的打败了修肯?”

    “哈哈,稷心门虽然有天才,但我们九灵宗难道就虚了?”

    “还真的是紧张刺激,大快人心!”

    ……

    在如雷的为李双喜欢呼声中,修肯的脸色惨白万分,出道以来,这次是他败得最惨的一次,居然败给了一个境界修为和年纪都明显弱于自己的人,他艰难的爬起来,目光垂地对着回到稷心门长老一方,始终一言不发。

    这一战对他打击太大,但是若是修肯可以突破这层心坎,自此化失败为动力,他未来还是不可限量的。可如果他就此消沉,那么一生将在李双喜面前永远抬不起头来!

    这就是成为强者的意志力,如果只有天赋和福源,没有强韧的意志力,那也永远难以臻及强者的巅峰。

    始终,那名稷心门的长老都在一边冷冷的看着,待看见修肯垂头丧气地走过来时,顿时破口骂道:“废物,稷心门的脸都被你丢尽了!”

    话音一落地,那长老将目光转向了白雨时,阴阳怪气地说道:“白宗主,九灵宗当还真的是英雄出少年啊,我这有一封帛书,是鄙宗主亲笔信。既然是贵宗赢了,我们半年后一定前来参与春祭,到时候免不了向白宗主讨教几招了!”

    话刚说完,诸葛海没等白雨时回话,一转头对着九灵宗山下扬长而去。

    在经过李双喜身前时,诸葛海恶狠狠的瞪了一眼李双喜。

    李双喜感受得到,诸葛海眼底杀机闪动,若不是碍于这会场千百双眼睛看着,他肯定会以大欺小,对李双喜出手加害。

    诸葛海走后,云松道场的众弟子们还不舍散去。不但没散去,反而在沉寂了一会儿后,轰然迸发出山呼海啸的欢呼声。

    这次稷心门堂而皇之的进行挑衅,高开低走虎头蛇尾的败走退去,每位身为九灵宗的人,每个人心中都是大感畅快。

    但是,这时大家也开始关注李双喜身份和来历,这小子究竟是那位长老高徒,能有如此实力?

    李双喜被千人所视,脸色如依旧冰冷,拍拍手款款落台,走到故友们面前。

    “李公子,士别三日当刮目相待啊!万小云那小子呢?”身着薄纱道袍的如云,还是那副高冷的样子。

    “我还正想问你师兄的下落呢,我这次回来,就是要找他!”李双喜知道这个如云是万小云的死对头,活冤家,如果她也没看到万小云回来,那师兄会不会出事了?

    如云冷哼一声,嗔道:“别以为你打败修肯,我就是怕你们师兄弟了。找到万小云后,让他带上他的吞云兽来啸云峰来见我,我会用破云刺好好修理修理他!”

    冷峻如李双喜,听到这话也忍俊不禁,微微一笑,当下拱手答应了,这时白灵也走了过来。

    “当年在罗兰之森时,你只是个弟弟模样,想不到如今破茧成蝶,修行到如此高度了!”白灵咬着唇皮,走到李双喜的身前,有些拘谨的说道。

    李双喜微微一笑,道:“不敢不敢,当年望月城中,还全凭白灵师姐提携照顾,双喜不敢忘恩!”

    “你这次回来,是又要去苍梧山深处幽月谷吗?最近谷外毒瘴蔓延,谷内妖兽躁动,似乎发生了什么异常情况,我劝你还是不要去的好。”白灵想起了什么,蹙眉说道。

    “异常情况……”

    突然,不远一道咳嗽声传来,打断了他们的寒暄,只见白雨时缓缓走过来,沉声道:“李双喜,你并非本宗弟子,为何冒名打擂?哼,你跟着我来一趟……”

    四周的弟子们见白雨时出面斥责,纷纷惊讶地望向了李双喜,明眼人都看得出来,白雨时语气虽不客气,但对李双喜却给足了面子,让他和故友们说完话,才出来调查情况。

    “双喜,我陪你一起去,我爹是望月城城主,白宗主也要卖他几分面子!”白灵皱起眉,轻声道。

    李双喜听到她的话,内心暖洋洋的,欣然接受。

    两人跟着白雨时走到了九灵宗的正气庭,刚进屋子,李双喜便感到一股阴寒的目光向他直勾勾地射来。

    顺着目光看去,李双喜便看见了坐在一边,面色阴鹜的白鹏展和气息萎靡的白朗天。

    “李双喜,据我调查,你是小顽童万小云的师弟吧?”白雨时语调缓慢,可却透露出上位者的威严。

    “正是,天境湖和九灵宗有秦晋之好,不分泾渭……此次先斩后奏,全是因为看不惯那修肯态度嚣张,宗主不会怪我吧?”李双喜不卑不亢的对白雨时说道。

    一边的白鹏展听见李双喜这么说话,鄙夷地嘴角抽动,道:“哼,说得好听,你冒充我宗弟子大出风头,这可是不敬之罪!你当我九灵宗无人?”

    此话一说完,不但是李双喜,便连白雨时都是眉头一皱,不满地扫了一眼白鹏展。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