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8章更冷傲的挑战者

    一名矮个红脸的长老把白朗天搀扶回座,对白雨时叹道:“若不是顾朝辉兄妹窃走了本宗传世秘笈《曜日狂澜》,我徒儿白朗天也不会只能修炼秘笈残篇,导致久久不能突破化灵境瓶颈,被此贼所趁……”

    闻听这长老的抱怨,白雨时眉头一皱,悄悄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示意长老不要声张,看来对本宗秘笈失窃一事有难言之隐。

    这番对话,两人都压低了声音,场中只有他们两人听到。

    白雨时岔开话题,对另一个长老问道:“这年轻弟子是谁人门下?”

    戒律院长老天衡再看了一眼李双喜,沉声禀告道:“回宗主,此子并非我宗门弟子,不过……月前与曾与天境湖小顽童万小云形影不离,两者因有瓜葛。”

    听到天镜湖这三个字,白雨时目光中光芒一闪,沉吟道:“难道……他也是天虚老人嫡传弟子?”

    天镜湖与九灵宗同处苍梧山,一个在北峰一个在东湖,早年间据闻天虚老人本就是出自九灵宗,前代不知道因为什么原因离开山门,自立宗门,修为和声望甚至后来居上压倒了九灵宗,成为一代宗师,因此严格说起来,九灵宗与天镜湖是源出一脉的。

    白雨时身为九灵宗宗主,当然了解两宗之间千丝万缕,同气连枝的渊源。沉吟一番后也不点破李双喜身份,对场上裁判打个眼色,默许了李双喜代表九灵宗出场的行为。

    看着场中那冷峻沉稳的李双喜,白雨时甚至暗中希望他真是天虚老人的弟子,可以在这关键时刻力挽狂澜,为九灵宗青年一辈弟子争口气,挽回颜面。

    “你要挑战我?”修肯嘴角上翘,心中暗笑,这初生牛犊不怕虎的人,世界上太多了,对这样的妄人,他修肯不介意惩戒一番。

    “你稷心门说是过来拜山祝贺,其实是来九灵宗挑衅炫耀,此事是和尚头上的虱子——明摆着的!可笑你们还要装模作样,假仁假义!”李双喜同样冷冰冰的笑,虽然他对九灵宗并没有什么特别的感情,可既然都是苍梧山同宗,他没理由坐视不理!

    更何况,九灵宗内有他的故友,虽然不知道什么原因,顾朝辉姐妹还没有回山,但是冲着白灵小公主的面子,他也不会袖手旁观。

    “哼,记住我的名字——稷心门,修肯!这名字会在你余下的人生中,留下永远的阴影!”这次,修肯模仿起白朗天之前的话语,极尽霸气。

    裁判鸣锣示意比赛开始!

    下一刻,修肯势若奔雷的扑上,李双喜百忙中还偷闲对白灵微微一笑,手掌缓缓握住剑柄,猛地一抽,醒仙剑带着一道电光出鞘,剑芒附在剑刃上,气魄惊人。

    “铛”

    一道激烈的剑刃撞击声响起,两人展开了试探性攻击。

    当李双喜感受到对方捅刺过来的巨大冲击力时,脸色一冷,赤瞳骤张,虽然这半个月内他在义父浪渊处砥砺精修,也突破到了固灵境初阶,可面对整整高出他一个灵阶,处于化灵境巅峰的对手,在气脉的深度上肯定是远远不如对手的。

    但是,他不知道这刻的修肯内心,却是更为骇然!虽然这起手只使出了八成功力作为试探,可他却没想到,这看起来一个固灵境初阶的弟子,居然可以正面挡下他势大力沉的一剑,这大大出乎了他的预料。

    两个人略做试探,两条身影交错而过,没有过多的纠缠。

    经过试探后,修肯剑眉一拧,金剑荡开攻击,展开狂风暴雨般攻势。

    感受着李双喜身上潜伏的魔气,修肯双眼凝重,李双喜的灵气虽然比不上他雄浑,可隐隐散发出来的魔气凶戾无比,让他捉摸不透是什么性质的真气,使得他不敢轻敌。

    台下的九灵宗弟子们,也愣住了,想不到这横空出世的李双喜,居然一时之间能与这修肯战得有来有回,完全不落下风,禁不住引发同仇敌忾的心理,大声为李双喜喝彩起来。

    “好家伙,看得出来你真元调动还是不太纯熟,倘若给你一年半载,或许还真的是我劲敌,可是现在,你还不够格!”修肯的脸色阴沉,猛地朝前疾冲,身上浑厚的灵气再次暴涨。

    修肯金剑上的剑芒也骤然伸长,光焰呈现一种暗金色,燃烧得周围的空气温度都升高起来。

    看样子,他之前与白朗天交手,还没拿出真正实力,此刻才认真起来!

    随着两个人身上灵气的催发,云松道场的气氛也被点燃,众弟子情绪高涨,所有的目光,都集中在两人身上,当然大多都是在为李双喜加油。

    擂台中,李双喜缓缓闭目,跟着长长地吐了一口气,双眸赫然绽开,那血色瞳孔之内,爆射出汹涌的杀伐之意。

    首当其冲的修肯内心一阵莫名的怯懦,条件反射的垂头避开李双喜逼视的目光,然后他马上意识到不妙——临敌之际,怎么可以垂头闭目?这在气势上已经输给对方了!

    在云松道场的长老席上,白雨时和长老们也目光惊讶地看着场中的李双喜,李双喜的魔气霸道狂放,连他们的情绪也被波及,隐隐觉得心惊肉跳,惊觉这青年原来是魔族。

    但李双喜魔气外溢的同时,掌中那支长剑却剑芒如昊月,透发出一股中正平和的灵气,九灵宗内修为不俗的长老们都可以感受到这股灵气属于玄门正宗,绝不是邪魔外道。

    “我刺瞎你的狗眼”被李双喜瞪得内心发毛,修肯狂躁的情绪瞬间爆发,喉咙响起如野兽一般的怒吼,剑指对手双眼。

    在数千九灵宗弟子的目光下,李双喜脚掌在地面一撑,身形化作一道黑色闪电激射而出,醒仙剑斜拖在身后青石板上,拖曳出一条触目惊心的电弧。

    修肯大叫“来得好”,身体突的原地转了转,金剑绕着身体画了一个圆阵,然后狂嚎一声金剑赫然插入地面,而圆阵外围爆射出一圈光幕。

    “蚀心幽冥阵!”

    此招可是稷心门独门绝技,一代只传一个弟子,不光防御力惊人,那爆发出来的光幕剑气更是无坚不摧!

    想不到修肯对李双喜如此忌惮,毫无保留的使出了自己的压箱底手段。

    看见李双喜居然毫不避让,选择迎难而上与自己硬拼,修肯的脸上出了一丝狰狞的笑容,他仿佛看见了李双喜被他自己的剑气切割成碎肉的场面,得意的狂笑不止。

    可是,不等修肯笑多久,他的内心猛然一紧,因为穿入他金剑光幕,本该被切碎成碎肉的李双喜,居然毫发无损,而那柄醒仙剑的剑锋,也渐渐在他瞳孔里接近放大……

    “骗人的吧?”修肯惊恐失声,他做梦也想不到李双喜居然以气驭剑,施展《桀孤剑诀》把醒仙剑的剑芒骤然延长了几尺,如烙铁穿豆腐一样穿入了自己的防御剑幕,所以李双喜的手臂衣袖虽然被外围的光幕切碎,但人依然保持着安全距离,没有被搅碎成泥。

    最让修肯想不到的,是这醒仙剑竟然如此锐利霸道,视自己全力激发出的光幕于不顾,尽显强势的劈斩进来!

    难道此剑是天器神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