三日后,苍梧山九灵宗云松道场。

    这时已经有了不少人集合在广场上,其中最惹人瞩目的,是伫立在广场正中的青衫男子。

    此人一脸倨傲,以一种强势者居高临下的眼神,俯视九灵宗弟子,笑容霸道又邪异。“九灵宗自诩超凡界五大宗门之一,弟子万千,原来徒有虚名而已,青年一辈中竟找不出一个我的对手?”青衫男子故意大声说着讥讽的话语,态度霸道万分,台下九灵宗

    弟子们皆拳头一握,喝骂不停。“虽说人不轻狂妄少年,但你如此咄咄逼人,就不怕托大?”就在此时,一道恬淡话语由远而近,然后一脸阴沉的白雨时和九灵宗核心长老们便飘然而至,待看见地上还躺着

    战败的青年弟子,有的负伤有的昏迷,更是内心愤恨。“哈哈,原来是九灵宗的白宗主,我们稷心门弟子说话狂妄,不知天高地厚,还望宗主看在我诸葛海的面子上,包涵一二。”稷心门那位带着修肯来参赛的长老嘿然一笑,

    语气虽然还留着几分客气,但态度明显轻蔑无比。“诸葛长老,你们稷心门还真的是英雄出少年啊?但是后浪压前浪,三十年河东,三十年河西,今天修肯虽鹤立鸡群,但难保明年我宗也有后起之秀呢?”白雨时歪了歪嘴

    角,冷冰冰的笑道。

    诸葛海没介怀白雨时口气里的嘲讽,反而呵呵的笑了笑道:“白宗主见笑了,我们此来只为切磋技艺,并非炫耀肌肉!”

    听见诸葛海话说到此处,白雨时的眼角不自然地抽了抽,嘴上却是说道:“哼,希望如此吧,诸葛长老想如何切磋?”

    “并不复杂,修肯站在擂台之上,任随贵宗弟子挑战,可单打独斗,也可群战,若是有人可以击败落台,天荡湖的税收我宗再不插手。”

    听见这话的人脸色都是突的变了变,这诸葛长老竟然拿天荡湖税收当做赌注,那根本就是不把九灵宗放在眼中,志在必得,他就对修肯那么有信心?

    “哼,诸葛长老,你也太看不起我宗门青年弟子了吧,修肯虽然天赋惊人,竟然以一人之力独抗我宗门所有弟子,简直目中无人!”白雨时目光阴霾,心中极度不爽。

    “呵呵,白宗主不必动怒,这挑战规则,是修肯自己提出来的,而我们宗主也同意了赌注,所以请白宗主尽管一试!”诸葛海笑眯眯地说着,让人猜不透他内心的想法。

    “可以,我却是要瞧瞧,稷心门的天才,究竟有何惊人艺业。”白雨时心中一动,心想难道这是稷心门故意让修肯战败,找台阶下。

    诸葛海面上不动声色,皮笑肉不笑的道:“白宗主,半年之后又是贵宗的春祭,鄙宗主也让我通知你,届时他会来拜会贵宗的春祭大典,顺便向白宗主讨教几手。”

    白雨时雄躯一震,这才明白修肯此来只是打个前锋战,半年之后的春祭大典,才是两宗针尖对麦芒的重头戏。

    九灵宗内群情激奋,所有人都将视线投向了伫立场心的青衫男子身上,心想这前锋战一定不能输掉,否则锐气一折,后面更难应付稷心门的挑衅。伫立场中,乌色长发披散飘扬的修肯看着台下敌视的目光,满不在乎地对着四周笑了笑,道:“今日,修肯不才,一人挑战九灵宗全体青年弟子,无论是群殴围攻,还是单打

    独斗,我修肯都接受!”“癞蛤蟆打哈欠--好大的口气,我张光耀倒想瞧看你究竟有什么本事,有在我们苍梧山放肆……”一名身材魁梧的九灵宗青年弟子猛地站出来,瞪着双目,对着修肯怒喊一声

    。这张光耀在九灵宗名气不错,宗内青年好手中排名前十,是白朗天的表弟,一个月前已经修炼到了聚灵境圆满,,而他体格强悍,纵然面对化灵境初期的对手,也丝毫不

    惧。

    “张光耀师兄加油,把这小子干翻去!”附近的观众已经鼓噪起来,在他们看来,纵然张光耀的灵气境界不如对手,也绝对能让修肯陷入苦战。

    “哼哼,你还不够看。”

    修肯摇了摇头,一副轻蔑的样子,又接着说道:“或许,有七八个如你这样的人,我才会感受到压力,可是仅仅凭你一个人,只能是牙签剔牙——无滋无味。”

    “找死!”张光耀剑修肯如此看轻他,当即脸色就阴沉了下来。身为九灵宗精英阁的弟子,平时宗内弟子对他都是仰望态度,可是这次竟然遇到一个看不起他的人,简直让他气冲斗

    牛,狂喝一声,身形宛若狂牛,冲向修肯。

    修肯双眼微眯,感受到张光耀身上暴涨的灵气,嘴角上翘,露出鄙夷的表情,也不闪避,左手一握成拳,猛地轰出。

    一拳出,两股灵气冲撞在一起,震得台上一阵狂风卷起,张光耀的脸色猛地变了变,面色一白,脚步忍不住向后退了三步,只是一招,他就被击退了。张光耀强忍住涌到咽喉的鲜血,不至于当场吐血出丑,眼前一花,却感觉到肩膀如被雷劈,然后身体也软了下来,原来不知道何时修肯已经走到了自己侧面,一个手刀劈在

    他肩膀上,把他劈得双膝跪地。

    只是一招,一个照面,便让精英阁排名前十的强者落败,还是以双膝跪地的姿态,身为九灵宗的弟子,心中都失望得长叹一声。

    愤怒?惋惜?都毫无意义,谁都看出来二者实力相差太大,整个广场都陷入了死寂。“如果你们以为一个一个上来消耗我体力,那是耽误时间,因为曾在漠北和野牛群竞跑,狂奔了三日三夜也不眠不休。你们还是找最强的人上来比试吧,或者你们干脆一拥

    而上!”修肯刺耳的话语,传遍了整个云松道场。

    此话一说完,所有在场的九灵宗弟子,面色都涨红了,谁能忍得住这口气!

    全宗三千二百七十六名青年弟子,尽皆猛地挺胸向前,一股股夹带着怒火的灵气瞬间爆发了出来,但修肯却依旧不为所动,站立得如标枪一般挺直。“纵然全部一块上,依旧只是蚂蚁斗大象!”修肯冷冰冰的笑了笑,健腕一翻,一支金色长剑拔了出来,剑尖指着众弟子,做了尽管一个放马过来的姿势。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