顾朝辉感激的看着李双喜离开的背影,胸中一股奋发图强的熬意也升起,决心回去后好好修炼,不能再被人看轻。

    “我许下的誓言,绝不会变!”顾晴儿也挺起发育的不错的胸膛,娇声大叫。

    ……

    离开顾氏兄妹后,李双喜先向西而行,然后再折转向北,前往苍梧山,去找万小云。本来他和顾氏兄妹都是同路,可以结伴而行,但刚才被激发魔性,出手连杀四人后,李双喜感觉自己还是很难控制自己体内的魔胎,为了那俩兄妹的安全起见,他决定还

    是独自上路为好。

    这时,在九灵宗主殿里,已经坐满长老。只是这会儿人人的脸色都有一些阴沉,似乎遇到什么棘手的问题。

    “天荡湖那边的税收完成得怎么样了?”白玉时随意的开口问道。

    “报宗主,今年天候不好,渔业萎靡,税收现在只完成了预期的一半而已……”“嗯,一半就一半的,天候不好,我们也体恤一下山下的渔民,九灵宗现在正是多事之秋,人心对我们最重要。我们现在的当务之急,是怎么样解决逆天联盟稷心门的敌对

    问题!”白雨时揉了揉脑门,一脸忧色。

    “宗主,那稷心门算老几,但是一个二流宗门,胆敢屡次对我们挑衅,简直是鸡蛋碰石头!”长老白鹏展突然站起身来,双目圆瞪,愤怒地大声的怒道。“我当然不是怕稷心门,但此次天元城一役,我天道联盟元气大伤,而逆天联盟相对损失较小,此消彼长后,逆天联盟内的稷心门联合几个二流门派前来生事,只怕居心叵

    测,处理不好的话,我担心来之不易的两大联盟又会分崩离析,为魔道所趁啊。”“稷心门挑事的理由,不外乎天荡湖也有他们的渔业产业,以我所见,既然我们可以放弃过半的渔业税收,那干脆趁这次机会把天荡湖地盘赠与稷心门,也能亲善交欢。”

    一个姓刘的长老插话道。“刘长老,你岂能说出这种没骨头的话来?天荡湖百年来都是我们地界,难道我们九灵宗退让?无论他稷心门存心挑衅,还是你档内软弱没蛋,我都不同意这提案!”白鹏

    展怒声责怪道。

    “你,白鹏展,注意你的用词!”刘长老也是被白鹏展的话给气歪了胡子,当即也是愤怒地拍案而起。

    就在白鹏展还想回斥之时,白雨时猛地双掌在桌面上一拍,大喝道:“够了,全都给我住嘴!”此话一出,白鹏展和刘长老相互睁大眼,互瞪一眼,然后冷冷的哼了一声,却不敢再说话,看见这情况,白雨时的长叹一声,内心感慨无论是联盟还是宗门,总是少不了

    这种烦心的内耗。

    “你们也不羞愧,现在是兄弟阋墙窝里斗的时候吗?我强调了一百次人心齐泰山移,你们都当耳边风!”白雨时怒吼了一声。

    听完白雨时的呵斥,大厅中的长老弟子们大多面露惭愧之色。

    “宗主,依我之见,这次我们不能忍让,稷心门现在就是试探我们的底限,我们退一步,他们不会知足,反而会得寸进尺!”一名长老脸色涨红,对着白雨时说道。听完那名长老的话,白雨时也点点头,道:“我当然知道不能忍让,此例一开,超凡界中的人不会觉得我们九灵宗顾全大局,而会觉得我们没骨气!九灵宗屹立千年,什么时

    候对凶蛮行为退缩过?”

    “我刚刚获得情报,稷心门一个失踪几百年的上代宗主突然返宗,而且修为也达到了融灵境圆满境界,这会儿便连我恐怕都不是其对手,所以他们才敢这么霸道。”

    “怎么可能?”

    听得白雨时说出这个石破天惊的情报,所有在场的人都打翻了身前的茶杯,融灵境圆满!

    在九灵宗,也就只有白宗主是融灵境后期啊!

    “宗主,是否可以请示太上长老出关护宗?这个特殊情况下,我们不能再墨守成规了!”台下的长老们纷纷献计。

    听见这些话,白雨时长叹一声,道:“太上长老去年冬季前往云苍雪域探友,至今未归,这事我一直没对你们说……”

    此话一出,所有人的脸色都变了,倘若还真是如此,九灵宗这次内部空虚,可真是迎来百年来的大危机了。

    “但是,稷心门现在应该也还不知道此时,所以轻易不敢与我们翻脸,而是时不时的打打擦边球,试探我们反应。”白雨时冷冷的哼了一声,又接着说道:“我担心的还不止是那些外患,还有内忧啊!稷心门借庆祝本宗剑庆节的名义,大肆炫耀实力,派出一个叫修肯的青年弟子参加节日比武,这修肯天赋据说惊才绝艳,扬言

    要夺得剑庆节年轻一辈比武冠军,压倒我们正门弟子。”

    “竟有此事?”所有核心的长老尽皆站起身来,虽然宗门内提倡良性竞争,每年都举行剑庆节比武仪式,但稷心门这样堂而皇之的炫耀参与,却是和打脸无异。

    “宗主,老夫愿派弟子出站,捍卫我宗门荣誉……”

    “宗主,我弟子少年英雄,可以与那不可一世的修肯一战!”

    ……一阵阵的喝骂声不停地吼出,可白雨时却只是伸手制止了他们,对这时此刻的九灵宗来说,对外政策上虽然不能软弱示人,对内政策却最好以安抚宽仁为主,否则人心失

    散,更是大厦倾颓,白雨时很清楚这道理。“诸位长老先将门下条件优质的弟子都召集过来吧,云松道场集合,现在是检验实力的时候了,我九灵宗诺万青年才俊,难道还真不如一个稷心门青年弟子修肯?”白雨时

    的脸色一正,真刀真枪一战,他对宗门弟子们还是很有信心的。修肯虽然是稷心门青年一辈最强弟子,但九灵宗也不是没有天才弟子,未尝会输给他!比如苦心长老的大弟子白朗天,今年只是二十出头,也已经修炼到了化灵境。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