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4章醍醐灌顶

    自己这个炉鼎未毁,导致魔尊重旭实力没有完全恢复,在余下的半年里李双喜肯定会成为他最重要的击杀目标,而万小云和雪云也不知道能否逃离他魔掌,想到这一切,李双喜化焦虑为力量,更加积极的修炼《元圣心决》,希望下次再遇到魔尊时能有一战之力。

    而浪渊这个老头子,时而慈祥如父,时而癫狂如狮,精神状态一直不是很正常,李双喜与他朝夕相处下来,心生怜悯,隐隐把他当做了另一个父亲,干脆以义父相称。

    “这轮转宗的人抓我回来,一不审讯,而不鞭挞,他们怎么调查我身份呢?”李双喜闲暇时望着窗户外面,低声喃喃道。

    入狱已经一个星期,李双喜掰着指头过日子,算着半个月后出狱的日子,而浪渊似乎根本不想出去,丝毫不关心这个问题。

    这日浪渊疯病稍轻,抽出李双喜的醒仙剑来仔细打量,只见剑刃锋芒毕露,弥漫着一道逼人的剑气。

    “竟然是一柄天剑!臭小子,算你有造化,我有一门剑术,也正好传授与你!”浪渊突然转身,对着李双喜笑道。

    浪渊随手挑了一个剑花,他腕力过人,气度不俗,一看便知昔年也是一个用剑好手,他双目又露出缅怀神色,似乎想到了什么久远的往事,沉声喝道:“先说说,你觉得剑是什么?你学剑的最终目的又是什么?”

    浪渊此时的神色很庄重,虽然还是衣衫褴褛,但身上居然散发出一股威临天下的气魄,好像换了一个人,令李双喜不禁暗惊。

    仔细想了想,李双喜便朝前踏出两步,毫不迟疑地回应道:

    “我不懂什么人剑合一的至高道理,但是我只认一件事,就是‘唯能极于情,才能极于剑’,用简单的话来说,就是把心灵最真诚的一面奉献于它,它也会给与我最真诚的侍奉!”此话掷地有声,浪渊听得双目一亮。

    “想不到你有如此领悟,境界比老夫又高了一层!好吧,我就倾囊相授了!”浪渊点了点头,手里的醒仙剑柔柔的划了一个半圆,那是仙人指路的起手式,虽然这一招看起来朴实无华,可李双喜的瞳孔却猛然一凝。他赫然发现,醒仙剑上剑芒暴涨,长度比平时延伸了一倍。

    “用心去握剑,与其心灵共鸣,才能产生共频提升剑芒杀伤力,如果光只懂用腕力挥砍,那即是吾徒胡为纵此乐,暴殄天物圣所哀!”浪渊双目绽放出哀伤难明的神采,剑势展开,整个地牢内如点亮了百盏明灯,看得李双喜如痴如醉。

    ……

    十几日之后,浪渊看着赤膊练剑的李双喜,抚须笑道:“小子你的天分果然不错,那么快就触碰到了《桀孤剑诀》的门槛,虽然招式之间还是有一些迟滞不熟,但不出半年,就该可以登堂入室,初窥堂奥了!”

    李双喜感激的看了一眼浪渊,真挚的道:“这门剑法越学越感觉深奥无边,若不是义父每日严厉督促,我进境也不会那么快!”

    爱怜的拍了拍李双喜肌肉结实的肩膀,浪渊嘱咐道:“你身怀仙魔血脉,身体强度也可以游刃有余的驾驭这天剑,但心与剑的沟通还欠火候,这个也急不来,需要时日磨砺……”

    李双喜来到这超凡界,为的就是强化修行,解决澳岛危机,身怀重担所以情绪上难免急功近利,当初万小云也看出这点,告诉他根基不稳不要急着突破境界,而现在浪渊也指出了这点,猛然让他惊醒。

    修炼一途,本来就是逆天行事,天赋再好也不可能循序渐进,随着境界提高,终究会遇到各种知见障、武学障。

    要突破这些限障,需要的是三分天赋,三分毅力,三分经历,还有一分福源。

    别小看那最后一分福源,有的人穷其一生,也迈不出那最后一步,徒唤奈何。

    而如魔尊重旭这种魔头,也就是因为自始至终抱着胜天半子的好胜心,在武学修炼以途上采取了穷兵赎武的方式,一致误入邪道迷途难返,成为了冷血无情的大魔头。

    本来依照李双喜的性情和经历,也很有可能如魔尊重旭那样堕入魔道,但此刻得义父提醒,内心醍醐灌顶,从而也避过了一劫。

    无欲无求,自然而然的,某日黄昏李双喜终于突破了瓶颈,晋入了固灵境,当时一阵灵泉灌顶的感觉从头顶百会穴传来,温润至全身经络,全身毛孔都扩张开了,说不出的舒服。

    对于李双喜的突破,浪渊看在眼里,老眼情不自禁流出欣慰的泪水,但他转过头抹抹眼泪,不让李双喜看见。

    这日清晨,李双喜正在运功吐纳,浪渊却突然走了过来,从怀内掏出一个黑黝黝的令牌,道:“臭小子,你半个月时间已经到了,你那朋友还没来接你出来,怕不是发生什么事了,你还是自己出去吧,也趁机实战磨砺一下所学!”

    李双喜把令牌接过来,发现竟然是玄铁铸就,入手沉重无比,令牌表面粗糙不平,做工不算精致,正中一个极大的狮字,看不出什么名堂。

    “义父,这是什么?”李双喜不解的问道。

    “你别问那么多,收好来以后自然有用,然后你赶紧自己想办法出去,我这几日脖筋发赤,怕是又要发疯,再待下去我怕那天会错手杀了你……”说完直着脖子用手指使劲抓挠,李双喜果然看到他脖梗发红。

    “义父,我们何不一起出去?”李双喜这些日子早就研究过脱狱的法子,心中已然有计策,但舍不得丢下浪渊离开。

    浪渊却摆摆手,后退几步,嘶声道:“我不出去……我要赎罪……你快走……走”

    惋惜了一声,李双喜只好停止劝阻,从耳根处取出一只暗藏下来的汤勺,去撬弄门锁。

    正在撬锁,李双喜左耳一耸,听见一声异响,似乎有人在甬道中打斗。

    李双喜功聚双目,隐隐可见,在铁栅之外,一个黑影正猫腰贴墙爬过来,时而往四周张望,他身后还有四五个被打昏的轮转宗弟子。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