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3章别轻易暴露

    李双喜愣了下,他没想到这老者居然真有疯病,还杀过逆天联盟的大长老,但如果真是那样,为什么天道联盟的人只是关着他,并没有处决他呢?

    “臭小子,我知道你在想什么,我可是前代九灵宗宗主,浪渊!纵然是如今的宗主白雨时看见我,也要乖乖来磕头!”浪渊一抽鼻子,趾高气扬的狂言道。

    李双喜又是一怔,浪渊这个名字,他在九灵宗曾听百灵提到过,那是前代的宗主,据传修为是九灵宗千年来第一人,但百年前因为狂病发作,误杀道友,所以引咎退隐,没想到自己竟然会在这阴暗地牢中撞上这货。

    如果这老头儿修为真如传闻中那么厉害,一个轮转宗的地牢,怎么能困住他呢?李双喜意识道当中肯定别有内情,但这属于隐私,他也不好打破砂锅问到底。

    “我浪渊生平,只收过一个徒弟,他现在已是九灵宗的长老阁首席长老,你以为我随便收弟子嘛?老夫纵横天下,凭喜好行事,若不是心存愧疚,自罚困壁,你以为这轮转宗地牢,能困得住我嘛?”浪渊一掌拍在石壁上,震得石壁赫赫发抖。

    来到超凡界后,李双喜正需要一个修行道路上的引路人,万小云是个奇葩,天虚老人又是神龙见首不见尾,而眼前这个老者虽然形态枯槁,但修为惊人,又可能见过自己父亲,李双喜也不排斥结交这么一个师父。

    “好吧,我拜你为师,但我也只凭喜好行事,将来你若是勉强我去做不喜欢的事情,我一定不会去做,先做声明。”李双喜不卑不亢的道。

    听见李双喜拜师,浪渊摸了摸下巴,敞怀一笑,对他说的“凭喜好行事”更是对胃口,走到李双喜的身前,不顾自己一身脏秽,来了一个熊抱,笑道:“我的好徒弟!接下来的一段时间,我会为你化去血魔老祖那厮种下的魔胎,然后为你洗髓伐经!”

    万小云虽然代师收徒,但李双喜并没学过天镜湖什么法决战技,那只玄木剑后来也换成了醒仙剑,而且之后边博取百家,又偷学了乾坤剑法,又被迫接受了枯叶大师宗门内的涤心决。

    对他这个地球人来说,带艺投师和多拜几个师父,理念上也没什么冲突,甚至还觉得入魔的自己和这有狂病的浪渊有一见如故,同病相怜的好感。

    浪渊似乎想起了什么往事,安抚的拍了拍李双喜的头:“臭小子,以后你学艺有成出去了,可别轻易暴露我的名字,师父我昔年人称‘九灵狂狮’,妄开杀戒,外边很多仇家,倘若别人知道你是我徒弟,搞不好很麻烦。”

    李双喜心想我自己惹的麻烦难道还不够多,无奈道:“师父你为什么会被关押在这里呢,难道轮转宗也有什么高手?”

    “屁高手,你师父我完全是自己惩罚自己,故意被关进来接受每日鞭刑,以肉体上的痛苦减轻内心的愧疚,懂吗?”浪渊又拍了拍李双喜的头,脸色略显凝重,低声道:“你小子杀了逆天联盟的人,麻烦也不小,呵呵,看到你就好像看到了昔年的我。”

    “师父你能露两手我看看嘛!”李双喜毕竟来自地球,见惯了各种骗术伎俩,口头上虽然称呼浪渊师父,但内心并没有折服。

    “哼,不露一手你大概也不服,看好了!”浪渊翻了白了一个眼,对着李双喜冷哼道。话音一落地,浪渊的双手前伸,猛地握拳。

    就在他真气凝聚的那一瞬间,李双喜血色双瞳猛地一红,他感应到一股与他身体中魔气一脉同源的能量,缓缓地自浪渊的手里迸发出来,可看浪渊脸上神态如常,并没有没失去神智。

    见微知著,李双喜心知这疯老头果然有一手,入魔和疯魔有本质上的不同,入魔就如喝醉了酒撒酒疯,本性沦丧,而疯魔却如借酒劲打醉拳,行醉意不醉,刚好保持着一灵不昧。

    而浪渊的灵气浩瀚如海,中正深沉,这种深不可测的感觉,他只在枯叶大师身上感受过,此刻的浪渊甚至有过之而无不及。

    一边催发真气涌动,浪渊一边口念心决“本门《元圣心法》,讲究炼神还虚,要旨顺应大衍之数五十,其用四十有九,在心灵层次捕捉住那遁去的一……真火不失,神魂不灭,神魂强韧,真水绵延……”

    接下来,浪渊详细为心决注解,这心意口诀晦涩难明,但李双喜灵慧过人,浪渊又罕有的细致耐心,当夜便在这一老一少的传功中渡过。

    修炼至黎明时分,阴阳交替之际,地牢内一阵阵惨烈的嘶叫传来,李双喜赤红着双目,裸露着上半身,双拳狠狠砸在石壁上抗拒魔胎躁动。

    也所幸转轮宗的石壁坚实无比,监牢中又不乏各类疯癫嘶叫之人,所以也没有人来管。

    浪渊取出地上瓷瓶中的雪山灵芝丹喂服李双喜,为他减轻痛苦,同时双掌按抵在他背脊上的肾盂穴上,为其运功驱魔。

    当初枯叶大师以为李双喜只是寻常入魔,其实他也不知道其实血魔老祖是把李双喜祭为了血幽炉鼎,炉鼎破灭,鼎内魔种才会滋生,魔尊重旭也才能恢复往昔实力,所以魔尊重旭一出关,就极速分身追杀李双喜,最重要的原因就是因为要毁灭这个炉鼎。

    而作为魔鼎,李双喜体内的魔胎也早已根深蒂固,与神魂水乳交融,实难祛除。

    甚至可以这样说,就算天虚老人亲临,或许可以拔出魔胎,但那时李双喜也势必成为一个没有灵魂的躯壳,就是俗话说的植物人……

    这并非说笑,鼎灭种生乃魔族秘法,岂同儿戏?何况是成为魔尊重旭的炉鼎!

    天底下,或许也只有这个疯疯癫癫,叛经离道浪渊的独门心法,才能让李双喜既能一灵不昧,又可不堕魔道。

    如果不是误打误撞下李双喜被抓进这轮转宗地牢内,遇到这怪僻老人,或许天下间无人能救,这也是塞翁失马焉知非福了。

    接下来的三天,师徒二人每日教习心决,修炼掌控魔胎之法,而地牢内陆续关押进一批魔族士兵,看来天元城之役,天道与逆天联盟的联军在与魔族一战中取得了胜利。

    李双喜暗中找个一个魔族囚犯问话,一问才知联军虽然把血魔老祖等魔族赶出了天元城,也救回了入魔的云无双,但魔尊重旭关键时刻赶来,并大发魔威施展出“魔鲲之壁”。

    在这魔族最强力的防护阵保护下,枯叶大师联同九宗十三派的高手也束手无策,不能攻破,只能看着魔族精锐部队扬长撤离,只俘获了一些受伤不能离去的残兵。

    魔尊重旭离开之际,连败联军中的净瓶宗、三峡派、棕榈派、尘埃宗各大高手,出尽了风头,并扬言半年之内,血洗逆天联盟,荡平天道联盟,这才从容退去。

    此役,联军胜得惨烈,死伤长老弟子无数,虽然暂时打击了魔族气焰,但是功亏一篑,还是让魔尊中旭复活,可以说没人能高兴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