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12章一言难尽

    听到这话,雪云这才明白万小云的良苦用心,略带歉意道:“原来你还是处于保护李公子才这样处理的,也对,他现在身体内忧外患,疲弱不堪,也不适宜长途跋涉……被轮转宗的翟宗主带回去,正好借机养伤,翟宗主虽然性烈,却不是嗜杀之人。”

    再取出化清丹来两人分别服用,万小云一拱手,正色道:“云姑娘,我们就此分头行事,你去找师伯吃货道人为师弟作证洗刷清白,我去苍梧山天镜湖找师父,只要师父出手,师弟的魔症一定会痊愈的。”

    一阵山风吹过,雪云拂了下被风吹乱的鬓发,与万小云道声珍重,两人一南一北分道扬镳,而山下天元城内的血煞排云,也更浓烈了。

    ……

    押着李双喜的两个轮转宗弟子,回到宗门后,在把李双喜关入地牢后便走开了,他们走后,阴森的地牢中还传来他们那喝骂的声音,正是城隍好斗,小鬼难缠,这群井底之蛙性情的弟子,可没听过天虚老人的威名。

    李双喜坐在狭隘的地牢中,血色双瞳渐渐黯淡下来,看上去很没精神。

    “小子,你为什么这么灰心丧气?”就在这时,一道铜锣似的大嗓门,突然响起,李双喜猛地吃一惊,转过头去,原来是名形态枯槁的老者走到他耳边,瞪着眼,在大声呼喊。

    “关你什么事?”李双喜不满地皱起眉,对着那老者说道,但那老者却好像充耳不闻,依旧在那不停地咆哮:“人可以死,心不能死,心若是死了,那人就真的完了!”

    那名老者浑身脏兮兮的,满头杂乱的虬发和长蛇一样披散,看起来就像一个叫花子。

    “老头儿,你不要嚷嚷了行吗?”李双喜皱起眉,再次问了一句。

    突然,老者突然不再说话了,反而是将目光,透过钢栏铁窗,死死的盯着外边,李双喜被他情绪感染,也顺着老者的视线看去。

    窗户外面,皎洁的月光温和的铺撒在青石地面上,在昏暗的火把光芒摇曳中,一个看不清面貌,雄壮身躯的人拖着镣铐,缓缓向地牢深处走去。

    “快走,慢吞吞的?骨头痒了嘛?”雄壮男子身后跟着两个轮转宗弟子,正手持长鞭驱赶着他前行。

    “好大的胆?敢回头瞪我?吃我一鞭!”

    “唰!”

    ……

    一阵暴风骤雨的长鞭声,夹杂着痛哼声,然后就是一阵死寂。

    这地牢内的囚犯,就像牲畜一样,每日毫无尊严的遭受非人的虐待。

    “你们都给我听着,不管你们之前是因为什么罪责被关押进我们九灵宗的地牢,进来了,是条龙也得给老子盘着,是头虎也得可老子曲着,谁敢和爷叫板,老子就请你们吃鞭子!”再响起一道鞭声,那个被抽打的雄壮大汉忍不住再次痛哼一声。

    地牢,是人性中最黑暗的地方,在这里,狱卒与囚犯的关系,就是主人和奴隶的关系。

    李双喜面容如冰,他知道接下来的半个月,自己皮肉难免受苦了,这还是万小云能顺利把他接出来的情况。

    “哼哼,你就算是钢筋铁骨,没多久也会在那鞭型下哀鸣乞怜,所以不用刻意摆出一张无所谓的脸。”那个老者的声音,又出现在耳边。

    “鞭子?哼哼……”

    李双喜回头头来,借着幽暗的月光打量老者,却不由倒吸一口凉气,有些吃惊。

    老者的头发长的离谱,竟然比身体还长,直拖到了脚面,散发出一股难闻的臭味,起码有半年没有清洗……

    不过虽然那老者看上去形态枯槁,可一双眼睛,却炯炯有神,凝视着人的时候有一种逼人的气势。可见,这老头来历不凡。

    “你是谁?”李双喜冷冰冰问道。

    听见李双喜的问话,那老者先是愣了下,然后居然呵呵大笑起来,一扬手,枯爪一样的手掌抓了上来,一把扣住了李双喜手腕内关穴,接下来就是一股怪异的元气,涌进他的身体里。

    李双喜条件反射的进行抵御,暗运玄灵决,可老者灌入的那股元气说来就来,说走就走,瞬间又退了出去。

    “哟……呵呵!仙魔血脉,居然是特殊血脉者,贼老天你总算开眼了,总算给我安排了一个好传人,呵呵……”那老头突然间狂笑起来,整个人都就像个疯子一般。

    “老头儿,你发什么神经,放开我!”李双喜冷喝道。那老者狂笑不止,却好像没听见李双喜的呵斥,手掌如铁箍一样紧抓不放。

    突然,那老者的狂笑戛然而止,双手将脸上脏乱的虬须拨开,对着李双喜正色道:“从今以后,我就是你的师父,徒儿快来磕头!”

    李双喜猛地一惊,雪云也是感灵血脉者,她曾说过自己拥有仙灵血脉,还有一种却看不出来,而今这老者竟说自己是仙魔血脉?

    何为仙魔血脉?

    “仙魔血脉是什么东西?”李双喜避重就轻的问道。

    他隐隐感觉道,这名老者不简单,甚至修为难测,属于枯叶大师那个级数的强者,这种强者阅历不凡,也许对自己的血脉之力有所了解。

    那老者捋了一下胡子,笑道:“仙魔血脉是最特殊的血脉者,万年来,超凡界内也不过出现过几例,五百年前我见过一个魔族青年,和你相似,所以一眼就认了出来!”

    五百年前的魔族青年,那人会否就是李双喜的父亲,李双喜心中一热,连问那人名字。

    老者双目中透出缅怀往事的忧伤情绪,突然抹了一把胡子,摇头说不记得了,神态中似乎有难言之隐。

    李双喜当然不甘心,还想继续问,那老者却转移话题,问道:“那个,你是什么原因被关进来的?和我说实话,如果你是堕落血脉者,逆天联盟的人肯定早把你献祭了,不会把你关进我这里来!”

    “一言难尽,不过,我被邪人施术,心性入魔,杀了不少逆天联盟的人,他们迟早会找我算账……你也小心点,我说不定什么时候发狂入魔,把你也干掉。”李双喜不喜这老头对他隐瞒,索性吓他一吓。

    听见李双喜的话,这老头一拍大腿笑起来,似乎听到了天下最好笑的话。

    “这就叫冥冥之中,自有天意啊。当年我发狂杀误杀了逆天联盟的一个大长老,如今你又入魔干掉了他们的门人,我们俩真是疯癫有缘,注定成为师徒!”那老头大笑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