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908章魔道双修

    李双喜的情况同样超出了枯叶大师的预料,怎么都没有想到,洗髓经的效力,这么快就被李双喜体内的魔气给抵御,反噬了回来。

    天元城里,明无双得知李双喜没有归来,便带人出城寻找。但枯叶大师等人落脚的山腰茅草棚地处隐秘,来往途人稀少,是山中老猎户休息落脚之处,如今正值秋寒,猎户们也纷纷休猎,所以几乎不会有人寻过来。

    入魔的明无双与李双喜属于幕僚关系,对李双喜的搜寻工作,属于职务所在,接连在天元城附近搜寻了三日,一无所得,她也撤掉了梭巡队伍,不再做无用功。

    毕竟天元城内血阵已成型,十日后魔尊就会复活降临,相较李双喜的失踪,魔尊复生这边才是她需要关心的重点。

    入魔者,心如玄冰,早没了人类的七情六欲,只会机械的执行血魔老祖的指令,她当然不会再去牵挂李双喜是生是死。

    而山中茅草屋中,万小云和雪云等一招枯叶大师吩咐,每日在山内采集各类草药,为李双喜进行药浴,剥丝抽茧,一点一分的祛除他体内的阴邪之气,而枯叶大师也于每日子午阳气最盛之时,满运玄功,掌抵李双喜胸前檀中穴,辅以洗髓伐经。

    众人双管齐下,但李双喜体内鸠毒淤结难清,魔血入髓,神志迟迟不见恢复,双眼中那种猩红的戾气虽然消退了一些,不过始终双眼呆瞪着屋顶,沉默不语,似乎谁也不认识了。

    醒仙剑虽早已入鞘沉寂,但魂剑尊者被斩已成事实,李双喜入魔期间助纣为虐,也干下罄竹难书的罪行,为世人所畏恨,剑可以藏在剑鞘中封剑,而他人呢?

    枯叶大师指出,李双喜之所以神志难以复明有两个重要原因,其一,是因为魔血入髓,迷途难返;其二,是因为一灵为泯,对这段时间的罪业内心怀有极度的愧欠,所以也自罚面壁,不愿醒来。

    收回凝望天穹的目光,李双喜紧抿着双唇,伸出双手摊开双掌,注视着自己这双充满杀孽的手掌。

    此刻李双喜的神志虽然恢复了一二分清明,但枯叶大师告诉众人,情况不容乐观。

    血煞入魂,魔气充躯,就算枯叶大师对他洗髓伐经,也只能暂时把李双喜体内的魔气压制在丹田蛰伏,而不能根除。

    但经过几日的反复推宫过血,枯叶大师发现那块垂挂在李双喜胸口的璞玉,似乎对这魔气有化解之效。

    每当黎明阴阳交济之时,李双喜魔躯内的血气极寒如冰,几乎把他整个人都冻结,是那块垂挂胸口的玉符在散发出温润之辉,强固李双喜心脏持续供血跃动,保他一灵未泯。

    以枯叶大师丰富的阅历,也看不透这块璞玉的来历,但是却明白它绝非凡品,李双喜或许可以因为它,修炼出史上无人踏及的禁区,只存在于传说中的“道心魔躯”。

    万小云问枯叶大师什么叫“道心魔躯”,枯叶大师顿了顿,随即摇摇头,仿佛自己也不相信自己的推断,苦笑道:“那也许只是世人编造出来的臆想,根本不存在的境界……”

    “既然不存在,那为什么会有相关的传说呢?”雪云秀眸凝视,目光中怀有希望。

    三人在身边谈话,置身药桶中的李双喜却充耳不闻,目光投射望前方却毫无焦点,仿若一具失去灵魂的石雕。

    人的精神,就如潮汐的涨退起伏,斩杀魂剑尊者让李双喜的精神攀升至一个浓郁的巅峰,而此刻被洗髓伐经镇压魔气的他,精神也跌至濒临垂死的状态。

    若不是胸前这块玉佩,这次的劫难就算李双喜可以保住小命,或许也会全身瘫痪,经脉俱断,武功全废!

    收回对李双喜檀中穴灌注元气的手掌,枯叶大师面色苍白,咳嗽了一声,才缓缓道:“有史以来,大陆上能臻至圣灵境的,屈指可数,无不是通天彻地,继往开来的大宗师……而这‘道心魔躯’据传比圣灵境更胜一筹,它融合了两极元气,甚至能开辟虚空,破碎苍穹,不受这个世界的规则所约束……”

    “而‘道心魔躯’四个字,也来自于第一位圣灵境的无上宗师游蝻子口述,无上宗师预言只有真正达到‘道心魔躯’的至高境界,才能不死不灭,遁离轮回……不过,历代修炼到圣灵境的大宗师,似乎都是寿终正寝,偶有几个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据说也没有拜托寿元桎梏,埋骨边塞山乡。”

    雪云听到这里,垂下颔首,缓缓摇了摇头,轻声道:“世上怎么可能存在长生不死的人,那该只是一个传说了,就和翡翠森林里那群精灵膜拜的月亮女神图腾一般,只是精神上一种虚无缥缈的寄托吧。”

    枯叶大师也点了点头,道“正是如此,哎……不过,我天道联盟的‘涤心诀’对克制魔气颇有功效,小云,你就把吐纳口诀传授给李双喜,希望他能得上天眷顾,化解凶劫吧。”

    涤心诀只是天道联盟的入门内功修炼口诀,并不算什么高深武功,如万小云者七八岁就开始修习,至今真的可说是倒背如流了,当下抢着背诵给李双喜听,李双喜任得万小云吟诵口诀,眼皮也不眨,也不知道听进去几个字。

    枯叶大师默默看着李双喜的神态,知道他还沉浸在哀伤自责的情绪中不能自拔,待万小云背诵了三次口诀,招招手让万小云和自己出去采药,留下雪云照料李双喜。

    此时药浴在茅屋内氤氲升腾,热力刺激得李双喜裸露在药桶外的肩背皮肤毛孔张开,色泽通红,也烘得雪云的俏脸红扑扑的,如二月的桃花可以掐出水来。

    雪云雪白的小手握着毛巾,醮水反复擦拭着李双喜的肩背皮肤,手掌处感受着男子阳刚的热力和充满爆炸性力量的肌肉,心中一阵涟漪,情不自禁的抖了抖,毛巾落下沉入药桶底部。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