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89章浑水摸鱼

    血腥味弥漫殿中,越来越多的血蛊宗弟子,还没反应过来怎么回事,已经成为了死人。

    掌门诛杀令已下,数位长老也没办法,硬着头皮来到了李双喜和明无双的身边。

    大长老宽大的衣袍内,一条细蛇这时候飞了出来,吐着长长的信子,咬向李双喜。

    细蛇整个躯体呈青绿色,看上去极其的纤细,但却拥有着和它极其不匹的尖锐獠牙,甚至,那獠牙尖还闪过了一抹寒光。

    李双喜抬起右手,两指一夹,陡然间夹住了细蛇的脑袋。

    细蛇脑袋被卡主,整个躯体快速摆动了起来,想要挣脱束缚,同时,它将蛇口对准了李双喜的眼睛,准备喷射毒液。

    咔嚓!

    细蛇还没来得及将其所想实施,它的脑袋就被李双喜手指给瞬间夹断,落在了地上。

    从始至终,李双喜都没正眼看其一眼,完全以一副藐视的姿态,秒杀了细蛇。

    大长老看着饲养了多年的细蛇就这么被李双喜所杀,怒火烧到了天灵盖,厉喝道:“拿命来!”

    大长老用出全身的气力,推出一掌,直落李双喜胸膛而去。

    此时掌面所过之处,空气遭到了剧烈压缩,发出一阵霹雳炸响。

    紧接着,一道魔气以更快的速度,翻滚着袭向了大长老。

    晃眼之间,大长老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整条右臂从根部断裂,掉落在了地上,断口处,鲜血如柱般喷出,血溅出数米远。

    那道魔气,并未就此散去,而是顺着大长老的血肉之躯蔓延,缠绕住了他的脖颈,将其活生生从地面提了起来。

    感受着脚底一下子离开了地面,大长老拼命的求饶道:“别杀我!求求你别杀我!”

    面对死亡,没有一个人是不恐惧的,大长老清清楚楚意识到,自己根本就不是李双喜的对手,还要硬刚下去,别说一条命了,十条命都不够死。

    李双喜没有理会,操纵着的魔气猛地一收,大长老的脑袋被切割了下来,彻底丧命。

    看着那鲜血淋漓的人头在地上翻滚了数圈才终于停了下来,其余几位长老和血蛊宗弟子皆是惊恐万分。

    他们见过残忍的,比如掌门舟老怪用蛊虫杀人,但还没见过这么残忍的,断臂加断脑袋,真是血腥到了极致。

    解决了大长老,那道魔气才渐渐松了开,将大长老的尸体放倒。

    几位长老看了看血肉模糊还不健全的尸体,脑海里同时想到的就是逃,几乎同时转身,向后逃去。

    这个时候,舟老怪下的诛杀令完全被他们抛在了脑后,唯一的信念就是逃离大殿,活下去。

    有数位长老带头,血蛊宗的弟子也同样拔腿就逃,哪里还敢硬拼到底。

    对于众人来说,他们已经看到了硬拼的结局,要想活命,只有逃,可能还有一线生机。

    “你们干什么!”见整个进攻之势一下子自然而然的瓦解,舟老怪气得吹胡子瞪眼。

    他大手一扣,扣住了一位弟子肩膀,那弟子吓得惊恐万分,完全忘记了身份,奋力一脚踹向了舟老怪。

    舟老怪怒不可遏,大手发力,拧断了那弟子的肩膀,取了其性命。

    一时间,整个大殿中乱成了一锅粥,血蛊宗弟子纷纷朝着两扇大门跑去。

    李双喜和明无双两人,被当成了死神一般的存在,舟老怪眼神一凛,高声道:“谁敢再跑,老夫灭了谁!”

    舟老怪并不是说说而已,他身形一晃,直接挡在了二长老的身前,然后一掌劈在了后者的天灵盖上。

    脑袋碎裂之声和鲜血一起迸发而出,二长老双眼一黑,惨死于大殿之中。

    舟老怪本想杀鸡儆猴,可他没想到,这时候用这个方法,反而加剧了大殿内的混乱程度。

    所有血蛊宗的弟子,在看到二长老相继死去之后,更是彻底失去了理智,向外狂奔而去。

    那两扇被闭合起来的大门,‘咯吱’一声被打了开来。

    外面的光芒照射进了殿中,血蛊宗门人拼命向外逃去,将其当做了希望之光。

    “反了!反了天了!”看着眼前这一幕幕,舟老怪怒火滔天。

    李双喜、明无双见血蛊宗之人想要逃,展开了更为恐怖的杀戮,两人身影闪动,魔气所到之处,血溅四方。

    剩余几位长老,首当其冲的成为了目标。

    “不要杀我,那血晶石在掌门手上!”

    “对对对,我们都是无辜的,你们去杀那老怪吧!”

    几位长老见李双喜、明无双来到了身前,苦苦哀求了起来,人性的丑陋,也都完全暴露了出来。

    只是几人殊不知,他们此时面对的,是成了魔的李双喜和明无双,两人此时都不具有之前的意识,来到这里,只为血晶石。

    道道魔气很快贯穿了剩余几位长老的血肉之躯,将他们的性命一并夺走。

    随着地面鲜血的覆盖加深,血腥味凝重加剧,飘散到了整个蜈蚣山之中。

    舟老怪看着没有谁还能够阻止李双喜两人,心中猛地一咯噔,不由暗道:“不行,再这样下去的话,整个血蛊宗必亡,留得青山在不怕没柴烧,我无论如何也得将血晶石保留下来。”

    想到镇派之宝血晶石,舟老怪眼中闪过一抹狡黠的光芒,也放弃了和李双喜硬拼,打算逃离。

    趁着李双喜和明无双正在杀戮,舟老怪伺机而动,悄然向外逃离。

    不多时,整个殿中血流成河,横尸遍地,血蛊宗的门人,遭遇了灭门之灾。

    他们以为打开了殿门,就可以避开灾难,但实际从李双喜两人踏上蜈蚣山那一刻开始,死亡就已经是注定了的事。

    当然,一切还没有结束,李双喜、明无双的杀戮,还在继续着。

    血蛊宗门人数量着实不少,一些逃离出了大殿的门人,迅速分散开来,有的逃向山顶,有的则是逃向山底。

    李双喜和明无双一人一边,兵分两路展开追击,暗处的舟老怪,看着两人分散的一幕,心中暗道:“哼!看你们能耐老夫如何!”

    舟老怪以为,自己浑水摸鱼,已经脱离了危机,血晶石和性命都保了下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