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77章古楼风雨

    看着明无双极其小心的样子,李双喜此刻很是茫然,这里明明是她的家,为什么要搞得和做贼一样。

    两道身影快速穿过冷清的庭院,翻墙出了城主府。

    这一路离去,李双喜依旧没有见到任何一个人影,但那笼罩着城主府的魔气,却是丝毫未减。

    离开城主府后,明无双向着城门的方向而去,李双喜忍不住问道:“我们这是要去哪里?”

    “到了你就知道了。”明无双快速回了一句。

    她的语气很是冰冷,李双喜忽然感觉很陌生,这种陌生,形容路人那样。

    俗话说的好,两个曾经很亲密的人,若是许久不见变得生份了,那真的会比陌生人还难以接近,此时的李双喜,内心之中就生出了这样的感觉。

    既然明无双都这么说了,李双喜也就没再多说什么,一路无话。

    不多时,明无双带着李双喜来到了城门附近一处极其隐蔽的住所,进了庭院,她才松开了拽着李双喜的手。

    又静静的观察了几分钟,明无双长舒了一口气,缓缓道:“行了,就这了。”

    李双喜提着的一颗心,也随着明无双的开口落了下来,放眼看向了眼前的住所。

    这是一个有三层的古楼,庭院里几棵大叔将古楼遮挡了大半,所以说显得比较隐蔽。

    “无双,这是你现在的住处?”李双喜问向明无双。

    明无双将遮挡着面部的黑纱摘下,道:“与其说是住处,不如说是藏身之所。”

    说这话的时候,她的眼中闪过一抹惆怅之色。

    李双喜有很多的问题想要询问明无双,但捕捉到明无双的神色之后,到了嘴边的话又硬生生咽了回去。

    他知道,明无双的父亲已经死了,这对于明无双的打击肯定是无比巨大的,所以,这时候过多的疑问,不适合说。

    见李双喜没有说话,而是低下了脑袋,明无双反问道:“这段时间,你去哪里?”

    李双喜沉思了片刻,道:“我被魔族的人的抓走了,去了很多地方,三言两语也讲不清,不过还好,我现在又回来了。”

    “原来是这样。”明无双轻轻点头,道:“我还以为,你是见天元城危机重重,自己跑了。”

    “……”

    李双喜听后很是无语,没想到明无双是这么想自己的。

    明无双接着道:“我记得我提醒过你,别再插手魔族的事,你还真是把我的话当耳边风了。”

    一时间,李双喜无言反驳,确实,那日要不是自己执着的话,事情也不会弄成这个样子。

    但对于已经发生的事,李双喜也没办法,叹了口气,道:“算了吧,经历了那么多的事也都不能全算坏。”

    “呵呵,你倒还真看得开。”明无双双手环抱身前,看了看李双喜,话锋一转,道:“那你回这天元城干什么?”

    李双喜想都没有想,脱口而出道:“当然是找你,我听说天元城出事了,很担心你的安危。”

    明无双愣在了原地,她刚才一直都以为,李双喜回到天元城是为了那叫雪云的女人,直到此刻,才知道,原来李双喜是回来找自己的。

    “真的?”明无双一双美眸直勾勾的盯着李双喜,问道。

    李双喜走到明无双的身前,肯定的回道:“当然是真的,不然我怎么才到天元城,就直接奔城主府去了。”

    明无双的嘴角,情不自禁的微微上扬了起来,但那刚露出的笑容,很快又消失了,顿了顿,道:“天元城已经不是当初那个天元城了,如果你没有其他事的话,还是快离开吧。”

    虽然明无双得知了李双喜是为自己而来,但也清楚知道李双喜的实力,所以,沉吟一瞬之后,打算让李双喜远离这是非之地。

    毕竟,李双喜和天元城没有关系,说白了,天元城就算彻底沦亡,和他也是八竿子打不着的事。

    与其让李双喜白白牺牲,还不如让其赶紧离开。

    李双喜皱了皱眉,道:“离开?既然我选择回来,就不会离开!”

    这是李双喜在祥云镇就坚定下来的事了,就算真要离开,也得等一切处置妥当之后,事情彻底结束,再离开。

    明无双同样柳眉一皱,道:“你就别犟了。”

    “我是回来帮你的。”李双喜道。

    明无双摇了摇头,直接把话挑明,道:“你还不明白么,留下来就得死,我不想看着你死。”

    两人目光直视着,过了好一阵子,李双喜才开口,道:“死,我不惧怕,若是就这么什么也没干就走了,我会比死还难受。无双,我虽然没多大的本事和能耐,但这次回来,一定能帮到你,相信我。”

    李双喜并没有选择转身离开,还是一如既往的坚定。

    明无双愣住了,她本以为话都说到这个份上了,李双喜肯定会走,但没想到……

    “好吧。”最终,明无双点头妥协了,道:“进去说吧。”

    明无双转身,走进了古楼之中,李双喜也紧随其后跟了进去。

    踩着一阶阶的木板,李双喜来到了古楼的顶层,明无双已经盘腿落座了下来,正在沏茶。

    “没想到天元城内还有一处如此静雅之地,不错。”李双喜环视四周,也落座到了窗边。

    明无双将一杯倒好的茶水递给的李双喜,道:“不错是不错,但再这样下去的话,这里也将不复存在了。”

    李双喜端起茶杯,抿了一口,回味了一番淡淡的茶香,这才问道:“城内,具体是什么情况?”

    明无双一脸愁容看向了窗外,道:“被魔族攻占,父亲也死了。”

    提到父亲,两行清泪顿时夺眶而出,挂在了明无双的脸颊。

    “魔族!”李双喜拳头捏得咯吱作响,心中同样痛恨魔族,要不是他们,自己那日也不必受那么多的苦难。

    痛恨之际,李双喜忽然想到了一个人,于是道:“对了无双,你那哥哥明无云呢?”

    李双喜可不会忘记,明无双还有一个哥哥,虽然并不是什么好人,但如今在这危城之中,理应兄妹相互照应才是。

    难不成,那明无云也死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