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62章剑斩花蟒

    李双喜身体向下落去,但脸上并没有浮现出一丝惊慌之色,然后在最危机的时刻,突然踏空而起。

    只见李双喜两脚踩踏在空中,就和踩着坚实的石梯一样,飞身而上。

    手中玄铁木剑对准了花蟒的眼睛,猛刺而出。

    花蟒根本没有想到李双喜竟然还能踏空而起,此时全然只注意到了攻击,放低了防御。

    李双喜这一剑刺得触不及防,花蟒整个蛇头猛地向上拉了起来,同时鲜血飙射而出,它的一只眼睛,被玄铁木剑当场刺爆。

    花蟒身躯疯狂扭动,两只飞天蜈蚣的攻势也就此被化解开来。

    老洋人看着自己心爱的花蟒被伤,眉头一皱,再也看不下去,闪身而出。

    李双喜的进攻并没有就此结束,见危境瞬间化解,猛地一拔,将插在花蟒眼中的玄铁木剑拔了出来,顺势一斩而下。

    这一斩,李双喜将全部的力量都使了出来。

    嘶啦!

    硕大的蛇头,被李双喜一剑直接斩落掉地,如柱的鲜血疯狂的喷射了出来。

    李双喜的一身衣衫,沾满了鲜血,整个面部,看上去十分恐怖。

    就连两只飞天蜈蚣,也被花蟒的鲜血给染成了通红。

    一条巨大的花蟒,就这样被李双喜解决,重重的倒在了地上,没了动静。

    老洋人怎么都没想到花蟒会被斩杀,心如刀割,怒道:“小子,我要你死无葬身之地!”

    他摘下戴着的斗笠,手腕一翻,只见那斗笠旋转着一飞而出,朝着李双喜的脑袋飞去。

    斗笠在半空之中留下了道道残影,速度极其快。

    李双喜这边刚想喘口气,接着对付飞天蜈蚣,感觉到一股杀气强势逼近,只能脚尖一点地面,再次高高跃起。

    好在有幽蓝火鸟力量的帮助,那斗笠擦着李双喜的胸膛而过,并没有一击致命。

    倒是李双喜后方的建筑,在一声巨响中,轰然倒塌了下去,不复存在。

    但是,危机并没有解除,剑斩花蟒只是彻底激怒了血蛊宗的门人。

    老洋人转眼间来到了李双喜的身前,一掌劈出。

    李双喜瞳孔猛缩,清清楚楚的看到,老洋人手掌的颜色截然不同,呈现出来的竟然是紫色。

    纯纯的紫色,一点血色都不带有,和正常人截然不同。

    李双喜下意识暗道:“这老家伙手掌带着剧毒!”

    无奈之下,李双喜只能继续踏空向上,选择从高处避其锋芒。

    老洋人誓要将李双喜给碎尸万段,同样不甘示弱,李双喜踏空而上,他也强行追了上去。

    李双喜见老洋人不依不饶,丝毫不给自己喘息的余地,只能猛地一翻身,利用手中的玄铁木剑,刺向老洋人。

    老洋人双掌一合,硬生生一招空手接白刃,将玄铁木剑牢牢的控在了双掌之间。

    双方落向地面,李双喜发力想要抽回木剑,可这才发现,老洋人实力不俗,手中的玄铁木剑根本就没有办法抽离出回来。

    “小心了,这个老东西全身上下都是毒,木剑的剑身已经被毒液所侵蚀。”幽蓝火鸟提示道。

    李双喜这才看到,确实如幽蓝火鸟所说,木剑的剑刃之上,已经有巴掌大的一片变成了紫色,就和老洋人的手掌是一个颜色。

    “难不成,这毒液还能顺着木剑蔓延?”李双喜惊诧道。

    说什么来什么,木剑上的毒液快速蔓延了起来,眨眼之间就到了剑柄之处。

    一时间,难题落到了李双喜这边,这时候要是松手的话,他就将失去唯一的武器,可要是不松手,老洋人所释放出来的毒液,一定会借此蔓延到血肉之躯。

    而且这时候正往地面落去,稍有失误,必将丧命于这飞龙城。

    留给李双喜考虑的时间不多了,眼看双方就要落到地面,老洋人的眼中闪过了一抹阴戾之色。

    李双喜一咬牙,最终选择暂且松开了手中的玄铁木剑。

    刚落到地面,飞天蜈蚣再次包夹而来,花蟒的死亡同样激怒了它们,此时可以看到,它们的动作要比之前更犀利。

    老洋人一边,则是掌心发力,用出所有的力量,猛地一折。

    叮!

    一声清脆的响声过后,只见老洋人硬生生的将李双喜的玄铁木剑给折断了。

    什么!

    李双喜震惊不已,虽说那柄剑是木剑,但也是特殊材质的玄铁锻造而成,如今竟然被折断,这……

    飞天蜈蚣来到了李双喜身前,幽蓝火鸟迅速道:“别愣着了,没什么好惊讶的。”

    幽蓝火鸟终究是仙灵,眼前这点小场面,对于它来说并不算什么。

    没了玄铁木剑,李双喜只能主动逃离,避闪飞天蜈蚣的包夹。

    全力施展出了身法之后,两只飞天蜈蚣擦身而过,惊险程度丝毫不亚于虎口脱险。

    老洋人怒道:“跑?今天我就让这飞龙城里的百姓和你一起陪葬!”

    宠物花蟒的死,可谓是深深的激怒了老洋人,他此时怒火滔天,才不在乎那么多,就算是屠杀整个飞龙城,也无所谓。

    话音一落,街道地面的各种虫子快速爬动,顺着李双喜的方向追了过去。

    一个躲在墙角的百姓,早就被街道上发生的打斗给吓傻了,此时见浪潮一般的虫子爬了过来,满脸呆滞,根本没有了一点反应。

    以血尸虫为首的虫子很快将他完全覆盖,当李双喜回首看去的时候,那百姓只剩下了一副森森白骨。

    “可恶!”李双喜紧握着拳头,怒火同样燃烧了起来。

    两只体格巨大的飞天蜈蚣快速爬动,以飞檐走壁的姿态,也追向了李双喜。

    “我现在没有兵刃了,怎么办?”李双喜问向幽蓝火鸟。

    幽蓝火鸟道:“不要太过于依赖那木剑,真正的强者,都是以无招胜有招。”

    无招胜有招,说的倒是轻巧,李双喜当然也想自己能无招胜有招,可是现在整个街道已经乱成了一锅粥。

    况且,天空下起的细雨在不知不觉中转变成了暴雨,这样糟糕的情况,对自己更是不利。

    飞天蜈蚣所过之处,屋檐坍塌,尖叫连连,飞龙城的百姓都被的吓坏了。

    甚至于不少已经躲到屋子里的百姓,在飞天蜈蚣的影响之下,又胡乱跑了出来。

    很快,这些但凡跑出来的百姓,都被血尸虫夺去了性命。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