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59章变天了

    杀声震天起,整个树林仿佛都为此颤抖了起来。

    黑袍人看着眼前的势头不对,眼睛瞪大如铃。

    要知道,驱动树林里的这些虫类,几乎用尽了全力,可面对这般围攻,李双喜居然还有反抗的余力,这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

    不过,他并没有就此罢休,而是闭上了眼睛,倾尽所有力量,将魔笛之音,推向了高潮。

    诡异的笛声越发变得摄人心魄,就连李双喜也都察觉到了异样。

    “还真是小看了这人,没想到他还有这么一手。”幽蓝火鸟的声音传了过来。

    李双喜道:“怎么,那笛声很不简单吗?”

    “恩,但对拥有我力量的你来说,并没有多大的阻碍。”幽蓝火鸟道。

    李双喜要的就是这句话,整个身形一晃,加快了攻击。

    多如牛毛的虫子需要解决,李双喜不得不加快攻击的节奏。

    爆发出全部实力的双方,一阵激战,疯狂的血尸虫接连不断的死去,整个树林里都是恶心的臭味。

    虽然对方都是各种各样的虫子,但此时的李双喜,终于找到了在地球上的那种感觉,曾经无可匹敌、大杀四方的痛快。

    魔笛之音促发着上千虫子充满了魔性,丝毫无惧地上各种黏稠的液体,继续向前。

    李双喜脚下一跺,整个地面一颤,一道道裂缝当即崩裂开来。

    不少虫子还没反应过来,瞬间就掉入了地缝之中。

    李双喜一鼓作气,快速清场,整片的血尸虫死的死,残的残。

    黑袍人的魔笛之音骤然停了下来,猛地睁开眼,看着眼前的场景,惊讶不已。

    他本以为李双喜的极限就是刚才那样,可没想到,无形之中又上升了不少。

    “到底是怎么回事?”黑袍人瞳孔中除了震惊,此时还带着一些恐惧,不为别的,单单地面还在扩张的断裂,就远远超出了他的预计。

    甚至,低头一看,裂缝都到了脚下。

    黑袍人脑海里闪过一个念头,紧接着他袖袍一挥,扭身便逃。

    李双喜第一时间就发现了黑袍人的动作,眼神一凛,手持玄铁木剑追了上去。

    “小心!”幽蓝火鸟提醒道。

    李双喜看到,迎面飞来了不少黑色的小颗粒,连忙侧身一闪。

    嗖嗖嗖!

    数十小颗粒落在了地面,定睛一看,一个个窟窿瞬间形成。

    虽不知是什么东西,但李双喜内心无疑咯噔一下,这要是没有幽蓝火鸟的提醒,自己岂不是完了。

    当李双喜再次看去的时候,黑袍人已经没了踪影。

    “靠!”

    李双喜气得一咬牙,居然让那血蛊宗的人跑了。

    剩余的虫子并没有停歇,又把李双喜围了起来。

    李双喜怒在当头,道:“一群没了主人的蝼蚁,还不知道苟且偷生,既然这样,那我只能将你们都给灭了。”

    放跑了黑袍人,李双喜已是气恼不已,见这恶心的虫子还敢过来,自然不爽到了极致。

    手起剑落之间,血尸虫以及树林里所有的虫子,都一并死去。

    李双喜没有过多停留,离开了树林,回往飞龙城。

    返回的路上,李双喜皱着的眉头始终没有松开,一直在想血蛊宗那逃走的门人。

    他知道,让对方这一逃走,这仇恨自然是结下了,而且自己之后在这超凡界行走,都会充满了危机。

    毕竟,黑袍人的身后是血蛊宗,血蛊宗的背景又是逆天联盟,如今自己的修为尚且低下,招惹上麻烦是件很不好的事。

    “哎!”

    李双喜重重的叹了叹气,事已至此,也没有后悔的余地。

    回到飞龙城找了一家客栈入住下来,李双喜站在窗边,看着已经彻底宁静下来的飞龙城,长舒了一口气。

    重新调整一番心态之后,李双喜也把刚才树林的事情看开了。

    自己本就是特殊体脉者,就算杀了那血蛊宗的门人,逆天联盟的人照样会来抓自己。

    有句话怎么说来着,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所以,自己的重心还是该放在提升修为上。

    只有不断把修为实力提高了起来,才有和血蛊宗、逆天联盟抗衡的余地。

    一夜过后,李双喜早早地起了来,准备离开。

    早上的飞龙城,有一个繁盛的早市,离开客栈的李双喜环视了一圈,人头攒动,整个飞龙城和昨天晚上大不相同。

    看着如此热闹的场面,之前在地球的一些往事不经浮现在了李双喜的脑海。

    李双喜顺着熙熙攘攘的街道前行,看着来来往往的客商百姓,心中不由暗道:“超凡界的众人都生活得很不错,为什么非要去招惹其它位面的地球呢?”

    若不是超凡界在地球上挑起了战火,李双喜也不会来到这里。

    李双喜摇了摇脑袋,这个问题,一时半会肯定是想不明白的。

    此时的李双喜全然不知,不少凌厉的目光,正在盯着他,危险,更是一步步的向他逼近。

    “这位小哥,来看看我这蓑衣吧。”一个年纪较长的商人,指了指天空,对路过的李双喜道。

    李双喜闻声停下了脚步,回了句:“这个天气,貌似用不上你的蓑衣啊。”

    “非也非也。”商人道:“小哥听我一言,这蓑衣你今天准能用得上。”

    李双喜抬头看了看天空,天空虽不说日照当空,但也没有乌云笼聚,这商人却说今天能用得上蓑衣,这似乎不太科学。

    见李双喜有些质疑,商人捋着那浓密的胡须笑了笑,接着道:“小哥,切勿着急,乌云马上就来了。”

    李双喜眉头一挑,道:“是吗?”

    话音还未落,李双喜视野之中的天空神奇的出现了转变,几片乌云骤然凝聚,鬼使神差的出现了。

    而刚刚还一副平静状的四周,吹刮起了阴冷的风。

    阴风越吹越甚,天空中那庞然的乌云开启了笼罩飞龙城的模式。

    许多正在赶早市的百姓,都一脸疑惑的议论了起来:“这天怎么说变就变?”

    “是呀,刚才还好好的,怎么一下就这样了。”

    “还好我带了伞,本是打算用来遮阳的,看来得用来避雨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