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835章分岔口

    石门高达数米,并且紧闭着,上面刻画着一些奇怪的纹路,而在两道石门的正中间则有着一些拳头大小的孔洞,那水声便是从孔洞之中传出来的。

    李双喜仔细的看了看那些拳头大小的孔洞,他惊讶的发现那些孔洞的排列很是奇妙,隐隐的看上去竟然像是一只异兽。

    在石门的前的地面上则堆积着许多的白骨,一眼看去已经有些年代了,看着那些白骨李双喜心想也许这些白骨是被困在这里死去的人或者动物留下的。

    看着那些白骨李双喜心中产生了疑惑,他观察过这个巨大的坑洞,在其他的地方根本就没有尸骨,而在石门面前却有着许多。

    李双喜认真的想了想,可惜却想不明白,于是朝着石门上那些孔洞看去。

    “水声是从门后面传来的,难道推开这道门就能出去了吗?”李双喜自语道。

    虽然如此猜想,可李双喜却感觉非常的无力,这石门一看就非常的笨重,而他此时非常的虚弱,想要一个人推开石门,那希望非常的渺茫。

    虽然知道想要凭借自己的力量推开如此巨大的一道石门非常的困难,可李双喜还是没有放弃,他深吸了一口气,然后用力的朝着石门退去。

    然而就在李双喜触碰到石门的时候,一股诡异的力量突然从门上奔涌而出,然后顺着他的双手朝着李双喜袭来。

    那股力量非常的诡异,让李双喜有种毛骨悚然的感觉,他连忙缩手,可此时却根本缩不回来,那诡异的力量拉扯着他朝门上贴去。

    李双喜心中很是恐惧,可此时虚弱的他根本无力抵挡那股诡异的力量,只能任由那股力量把他拉的贴在了石门之上。

    整个人贴在了石门上面,李双喜浑身的鲜血突然沸腾了起来,并且有种要破体而出的感觉。

    李双喜大惊,他拼命的推石门,想要从石门上下来,然而却根本做不到,他和石门反而贴的更近了。

    此时李双喜终于明白地面上的那些白骨是怎么来的了,原来那些白骨并不是被困死在这里的,而是被这诡异的墙给吸附了,所以这巨大的坑洞之中只有石门面前才有着白骨。

    现在明白已经晚了,李双喜已经被石门给吸附了,此时他唯一能做的就是拼命的挣扎,希望能够摆脱这可怕的墙。

    李双喜的挣扎根本没有用,那墙释放出来的力量太强了,此时虚弱的他根本无法动弹,只能任由那墙把他牢牢的吸在上面。

    李双喜的血液越发的沸腾了,他贴着墙面的皮肤开始慢慢的滚烫起来,同时变得血红无比。

    如果是普通人,恐怕早就鲜血破体而出了,而李双喜的肉身本来就强,在石室又被强化过一次,因此才能支持到现在。

    虽然李双喜因为肉身的强大能够暂时保住鲜血不外流,可以他此时的状况非常糟糕,一旦被墙面长时间吸附,他体内的鲜血肯定会破体而出的。

    如今危在旦夕,依靠李双喜自己肯定是无法脱离这诡异的墙壁了,因此他连忙呼唤幽蓝火鸟,毕竟他们两个现在联系在了一起,一荣俱荣一损俱损。

    然而李双喜呼唤了半天,那幽蓝火鸟却没有丝毫回应,很显然在之前对抗黑袍人的时候它损耗巨大,此时陷入了深层次的休眠之中。

    千里之堤毁于蚁穴,李双喜非常明白这个道理,此时他的身体也正是如此,不管哪个地方只要有鲜血破体而出,那么他也就彻底完蛋了。

    如今情况危急,李双喜想要让自己平静下来,可却根本做不到,要知道他体内的鲜血已经彻底沸腾了,手掌上最贴近墙壁的皮肤就快要破开了。

    “怎么办?怎么办?……”李双喜不断的问着自己。

    越是着急李双喜越是想不出办法,最终他手掌上的皮肤破开了,那鲜红的血液犹如黄河决堤一般疯狂的朝着墙壁上面涌去。

    “啊!……”李双喜发出了痛苦的惨叫声。

    整个坑洞之中响彻着李双喜痛苦的叫声,让人听得忍不住打颤。

    李双喜的鲜血不断的进入墙壁,而他的肉身也随之逐渐的干瘪下去。李双喜的意识也开始逐渐的模糊,最终他晕了过去。

    眼看着李双喜就要变成一具干瘪的尸体,他胸口处突然亮起了一道淡淡的白色光芒,那光芒瞬间就笼罩了他的身体。

    被白光笼罩之后,诡异的事情发生了,只见那原本被墙壁吸食的鲜血开始缓缓的流回到了李双喜的体内,他的身体也渐渐的开始恢复成了最初的样子。

    当所有的鲜血都回到李双喜体内后,那白光消失不见了,而与此同时那股吸附李双喜的诡异力量也消失了,他瘫倒在了石门的前面。

    时间过的飞快,也不知道过了多久,李双喜缓缓的从昏睡之中清醒了过来。此时的李双喜很是惊讶,因为他发现自己不但毫发无损,而且浑身还充满了力量,那原本消耗的灵力也非常的充盈。

    李双喜连忙从地上爬了起来,然后连忙朝后退了几步,此时他虽然充满了力量,可看着墙壁还是心有余悸。

    李双喜摸了摸胸口,此时他很庆幸有着那块玉牌,要不是那块玉牌突然发出白色的光芒护住了他的全身,恐怕他早就死了。

    “没想到你又救了我一次。”李双喜摸着胸口说道。

    此时李双喜更加的好奇那块玉牌了,可惜他只知道那是父亲留下的,其他的一概不知。

    李双喜摇晃了一下脑袋,然后转身朝着来时的路走去,他心中明白,以他现在的状况根本无法打开这道门,如今只能回去走另外一条路试试了。

    在离开坑洞的时候,李双喜转头看了看,对于这个坑洞中的一切他都非常好奇,可一想到那诡异的石门,他忍不住打了一个寒颤。

    离开坑洞李双喜顺着原路返回,如今他浑身充满了力量,因此速度快了很多,没有多久再次来到了分岔口。

    李双喜没有任何犹豫,他朝着另外一个岔路口走了进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