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86章鸿钧道人

    李双喜很是惊讶,他没想到雪云竟然知道那幅画,而且那幅画似乎对于她很重要。

    原本李双喜还想着把画交出去,可如今见雪云态度如此坚决,他打消了那个念头,同时紧紧的盯着蓝袍男子。

    听到雪云的话,蓝袍男子显得很是惊讶,他盯着雪云看了看,然后问道:“你是枯叶大师的弟子?”

    雪云没有丝毫犹豫,她一脸自豪的说道:“不错,我正是枯叶大师的弟子,这幅画家师找了很多年,如今既然让我得到了,我一定要把它带回去。”

    蓝袍男子沉思了片刻,枯叶大师的名号他可是听说过的,因此他显得有些犹豫,可最终他还是选择了画。

    “把画给我吧,你是枯叶大师的弟子,我并不想伤你。”蓝袍人语气缓和了很多,很显然枯叶大师的名号对他还是有一定的震慑作用。

    “我是不会给你的。”雪云一脸坚定的说道。

    “你不要逼我。”蓝袍人盯着雪云一字一顿的说道。

    “这幅画本来就是我们的,我们没有逼你,而是你自己在逼自己。”雪云说道。

    “那就得罪了。”话音一落,只见蓝袍人一闪身朝着雪云冲去。

    李双喜脸色巨变,他闪身想要挡在雪云身前,这时雪云连忙拉住他,并且上前一步,手中多出了一颗淡蓝色的珠子。

    只见雪云打出一道法决,然后把珠子往空中一抛,顿时那颗珠子光芒大作,一个淡蓝色的光照瞬间把李双喜他们给笼罩了起来。

    蓝袍人脸色微变,他连忙闪身后退,同时口中惊呼,道:“蓝龙珠!”

    “你果然见多识广,竟然连本门秘宝蓝龙珠都知道。”雪云有些惊讶的说道。

    “我也没想到,枯叶大师竟然会把蓝龙珠这种重宝传给一个弟子。”蓝袍人显得有些惊讶,同时眼中有着贪婪之色,很显然他对蓝龙珠有了想法。

    “既然你知道这是蓝龙珠,那就应该知道它的厉害,我劝你还是尽快离去,别逼我动用它。”雪云冷冷的说道。

    “呵呵,蓝龙珠虽然强大,可你的修为那么弱,就算你动用它又能怎么样。”蓝袍人装出一副毫不在乎的样子,然而他此时却紧紧的盯着蓝龙珠,很显然他并不像口中说的那样轻松,对于蓝龙珠他还是非常忌惮的。

    “虽然我修为不高,可师傅曾今传了我一套秘法,只要我动用秘法,就算你是破灵境强者也讨不了好。”雪云盯着蓝袍男子说道。

    “你动用秘法我也许拿你没办法,可你要想清楚,一旦你动用秘法,那么肯定会受到反噬,你何必做这种傻事呢,把画交出来,岂不是皆大欢喜。”蓝袍男子说道。

    “我已经说了,画我是绝对不会交出来的。”雪云一脸坚定的说道。

    蓝袍男子深吸了一口气,然后语气突然转冷,他盯着雪云,道:“既然你那么不知好歹,那就别怪我不客气了,我倒要看看蓝龙珠能否挡住我。”

    蓝袍男子身上的气息陡然增高,一股强大的威压朝着李双喜他们笼罩而去,此时要不是有着蓝龙珠的守护,李双喜恐怕当场就会被蓝袍人强大的气势给弄得瘫软在地。

    雪云双眼微眯,她连忙抬手就要打出法诀,就在这时空中突然传来一声爽朗的笑声:“堂堂血河宗的长老竟然在这里欺负一个后辈,还真是让人大开眼界啊。”

    听到这话蓝袍人就是一惊,他连忙朝着声源处看去,同时口中喊道:“谁!”

    见突然有人出现,雪云停了下来,她没有动用秘法,但还是小心翼翼的戒备着,只要一有不对她就会毫不犹豫的动用秘法,毕竟来者是敌是友现在还无法分辨。

    一阵冷风吹过,紧接着只见一个身穿黑衣的中年人出现在半空之中,他一脸微笑的看着蓝袍人,手轻捋着胡须,显得很是淡然。

    “鸿钧道人,没想到竟然是你。”蓝袍人一脸惊讶的说道。

    “好久不见,没想到你竟然在这里为难一个后辈,还真是让人失望啊”鸿钧道人微笑道。

    “你少管闲事,否则……”蓝袍人冷冷的说道。

    “怎么?难道你还想和我动手不成,难道是这几年有所长进了。”鸿钧道人微笑道。

    “你……”蓝袍人显得很是生气,可他对于鸿钧道人很是忌惮,此时只能生闷气,根本不敢对他出手,要知道当年他可是败在了鸿钧道人手中,这些年他虽然修为有所长进,可鸿钧道人提升的速度比他还快。

    “好了,我今天还有事,懒得和你动手,你还是赶快走吧。”鸿钧道人依然一副淡然的模样。

    蓝袍人脸色不断变换,他想了想,然后冷哼一声,道:“让我退走很简单,让她把画给我就行。”

    “你还想要?”鸿钧道人看着蓝袍人意味深长的说道。

    “我在流雪城苦等多年,如今终于有了机会,就算和你拼得两败俱伤我也要得到它。”蓝袍人冷冷的说道。

    鸿钧道人微微一笑道:“不…不…不,我才不会和你动手,更不会和你两败俱伤。”鸿钧道人笑呵呵的说道。

    “那你这是什么意思?”蓝袍人盯着鸿钧道人问道。

    鸿钧道人依旧保持着微笑,他缓缓的说道:“我只是想提醒你,她可是枯叶大师的弟子,而那幅画则是枯叶大师苦寻多年之物,若是让他知道你不但伤了他的弟子,而且还夺了那幅画,你觉得你还有活路吗?”

    鸿钧道人顿了顿接着说道:“就算你可以找个地方藏起来,可你有没有想过你们血河宗,要知道以枯叶大师一人之力,你们血河宗都无法抵挡,何况他还是天道联盟的长老,其中的厉害关系,想必不用我说了吧。”

    蓝袍人脸色变得非常难看,原本在雪云说出身份的时候,他还觉得没什么,毕竟以雪云的实力根本就看不出他的身份,就算看出了,他也可以杀人灭口,可如今鸿钧道人在旁,他就算是想杀人灭口都做不到。

    “哼!”蓝袍人冷哼了一声,权衡利弊之后,他最终还是选择了退走,只见他一闪身消失不见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