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76章花海

    两人离开屋舍后在山上缓步而行,这天青山非常的大,而且周围全是郁郁葱葱的山林,灵气非常的浓郁。

    李双喜观察了一下,这枯叶大师的居所可比他在的湖心小筑好多了,不但山清水秀,而且还有着雪云这个大美女相陪。

    李双喜跟着雪云缓缓的走着,他们穿过一片竹林,来到了山前,李双喜放眼望去,只见一条小溪缓缓的从山上流下来,而在小溪的两旁是一片花海。

    远处有着一些灵兽在花海之中,它们有的正在沉睡,而有的则在嬉戏打闹,显得非常和谐,看到这一幕李双喜很是羡慕,他想要是在湖心小筑有这么一个地方就好了。

    眼前的花草品种繁多,色彩斑斓,李双喜仔细的观察了一下,他露出了惊讶之色,因为他发现这些花草都是一些上了年份的珍稀灵药,在外界基本都是难得一见,而且还有很多是他从未见过的灵药。

    “这些灵药都是你种的吗?”李双喜一脸好奇的看向雪云。

    雪云微笑着摇了摇头,道:“你看我才多大,而这些灵药有的已经成百上千年了,怎么可能是我种的,它们都是我师父种的。”

    “哦,这么说来枯叶大师岂不是活了上千年了。”李双喜一脸惊讶的说道。

    “你胡说什么呢,我师父才没那么老呢。”雪云白了李双喜一眼,娇嗔着说道。

    “我也是按你说的推理而得啊,这些灵药有的上千年了,你师父如果没那么多年岁,怎么可能种出这些灵药。”李双喜呵呵笑道。

    雪云掩嘴轻笑道:“你傻啊,难道你不知道这些灵药是可以移栽的吗。”

    “额!原来那些上千年的灵药都是你师父移栽的啊。”李双喜尴尬的说道。

    “不然呢?这个世上能够活几百岁的人本就不多,我师父虽强,但也不可能活上千岁,你说是吧。”雪云说道。

    李双喜很是赞同的点了点头,道:“你说的不错,这个世上除了那些强大的妖兽能够有悠长的寿命,我们人类还真是做不到。”

    “虽然这些灵药不是我所种,但却是我一直在照顾它们。”雪云一脸自得的说道。

    李双喜适时的夸赞道:“这些灵药不但珍稀,而且非常的难以栽培,也只有你这样悉心的人才能把它们照顾的如此好了。”

    “原本我也不懂照顾它们,只是闲来无事的时候看到了师父留下的一本书,上面有着各种栽培灵药的方法,我学了一些而已。”雪云说道。

    “每天照顾这些灵药是不是很辛苦。”李双喜有些怜惜的问道。

    “那倒没有,这山上只有我一个人,要不是有它们相伴,我都不知道该有多无聊。”雪云说道。

    李双喜显得有些惊讶,他连忙问道:“难道你没有下过山吗?”

    “那倒没有,山下我还是去过几次的。”雪云说道。

    “既然下过山,那你应该知道山下的世界比山上可有趣多了,你怎么就不多出去走走呢?”李双喜疑惑的问道。

    “我也想去,可是师父他不让我下山。”雪云一脸郁闷的说道。

    “枯叶大师为什么不让你下山?”李双喜一脸好奇的问道。

    “那还不是因为当年……”雪云说着突然就停了下来,似乎陷入了回忆之中。

    “雪云,你在想什么?”李双喜伸手在雪云的眼前晃了晃。

    “不好意思,我刚才……”雪云回过神来,有些歉意的说道。

    “干嘛那么客气,对了,你刚才想什么呢,竟然那么出神?”李双喜好奇的问道。

    “没什么,只是一些陈年往事罢了。”雪云说着朝着花海走去,似乎并不想提及那些陈年往事。

    见雪云这幅样子,李双喜也不想破坏雪云的心情,他没有继续追问,只是默默的跟了上去。

    两人漫步在花海之中,走着走着雪云突然回过头看向李双喜问道:“对了,这几日我一直忘了问你,你到底是谁?怎么会被那些逆天盟的人给抓了呢?”

    “我叫李双喜。至于我为什么会被那些逆天盟的人抓,我想是因为我是血脉者吧。”对于雪云李双喜此时生不起防备之心,他如实的说了出来。

    雪云有些惊讶的看着李双喜,道:“没想到你也是血脉者,对了,你是什么血脉者?”

    李双喜也显得很是惊讶,他没想到雪云也是血脉者,他连忙说道:“我是什么血脉者我自己也不知道,对了,你是什么血脉者呢?”

    “我是感灵者,天生就能够和天地间的各种生灵进行交流。”说完雪云盯着李双喜打量了一下,然后继续说道:“既然你不知道自己是什么血脉,那让我帮你看看吧,我是感灵者,说不定能够感应出你的血脉。”

    “那真是求之不得了。”李双喜连忙说道。

    这时只见雪云双手掐诀,她的手中顿时亮起了一道白光,紧接着她伸手拉住了李双喜的手。

    李双喜只感觉一股温凉之感传来,紧接着一股莫名的力量进入了他的体内,他知道那是雪云在感应他的血脉,因此他并没有抵抗。

    时间过的飞快,雪云感应了一会,只见她眉头紧皱,李双喜连忙问道:“怎么样,感应出来了吗?我到底是什么血脉?”

    雪云睁开眼睛,她缩回手,然后摇了摇头的,道:“真是奇怪,我只能感应出来你是血脉者,然而却并不能感应出你到底是什么血脉者,也许只有等我师傅回来,他或许能够看出来吧。”

    李双喜显得有些失望,他没想到连雪云这样的感灵者都无法感应出他到底是什么血脉。

    “看来也只能这样了。”李双喜一脸郁闷的说道。

    “你也不用失望,越是难以感应出来的血脉,那么说明越是稀有,你应该高兴才是。”雪云微微一笑道。

    “那就借你吉言了。”李双喜呵呵一笑道。

    雪云盯着李双喜看了看,然后说道:“真是奇怪,我对你总有一种说不出的熟悉感,仿佛我们早就认识一般。”

    李双喜就是一愣,这种话一般是在他和女孩搭讪的时候才会说的,他没想到雪云竟然说了出来,他连忙说道:“我也有这种感觉,我们还真是有缘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