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45章特殊血脉者

    “哦,你说的我的血脉特殊,哪里特殊了?”李双喜连忙问道。

    万小云显得有些惊讶,他看了看李双喜,然后试探性的问道:“难道你不知道你是特殊血脉者吗?”

    “你这话是什么意思?血脉者?你是说我是血脉者?”李双喜连忙问道。

    万小云点了点头,道:“真没想到你竟然不知道自己是血脉者,还真是奇怪。”

    李双喜尴尬的笑了笑,道:“这我还真的不知道。”

    此时李双喜心中别提有多意外了,要知道血脉者可是超凡界的超然存在,他们是上古那些超级强者的后裔,有着别人无法比拟的修炼优势。

    这时李双喜还想到了自己的父亲,他想难道自己的父亲就是一个血脉者,否则他怎么可能会是血脉者。

    李双喜心想,既然他的父亲是超凡界的血脉者,是这超凡界的超然存在,怎么会去到凡人界,和自己的母亲诞下他。

    这一切变得更加扑朔迷离,李双喜想要弄明白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因此他想要找到父亲的心更加坚定了。

    正在李双喜沉思的时候,万小云接着说道:“难怪你修为那么低,原来连自己是血脉者都不知道。”

    李双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从来没人告诉过我,我怎么会知道。”

    “既然这样,想必你应该还不知道,你是血脉者中的特殊存在吧。”万小云说道。

    李双喜就是一愣,他连忙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看来你是什么也不懂啊,那我就和你好好说说,众所周知血脉者乃是超凡界的超然存在,然而众人不知的是,血脉者又根据强弱分为不同的等级,分别是地极血脉者、天极血脉者,以及特殊血脉者三种,而你就是属于最强的那种特殊血脉者。”万小云缓缓的说道。

    李双喜就是一愣,紧接着露出了狂喜之色,从万小云的话中他能够听出,他不但是血脉者,而且还是最强的那种特殊血脉者。

    “我只知道血脉者,没想到血脉者竟然还有着等级,这我还真是没想到。”李双喜说道。

    万小云看了看李双喜,然后说道:“看你这傻样,不就是一个特殊血脉者吗,有什么好高兴的。”

    “当然高兴了,我是特殊血脉者啊,是最强的那种,换谁都会高兴。”李双喜笑呵呵的说道。

    “切,我也是特殊血脉者,我才不会像你这样没出息。”万小云一脸鄙夷的说道。

    万小云顿了顿接着说道:“你不要高兴的太早,也许成为特殊血脉者并不是什么好事,反而会带来杀身之祸。”

    李双喜就是一愣,他连忙说道:“你这话是什么意思?”

    李双喜心中很是疑惑,要知道特殊血脉者可是超凡界最顶级的血脉,按理说应该会很强,他不明白怎么就会带来杀身之祸了。

    “天道联盟和逆天联盟自古不两立,这你应该知道吧。”万小云说道。

    天道联盟和逆天联盟这李双喜早就从超凡秘典之中了解过了,他自然知道,于是点了点头,道:“这我当然知道了。”

    “那你应该知道逆天联盟为了提升力量会不择手段吧。”万小云说道。

    李双喜连忙点了点头,道:“这我当然知道了,难道你刚才说的杀身之祸和逆天联盟有关?”

    万小云笑着点了点头,道:“看来你还是挺聪明嘛。”

    “快和我说说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双喜说道。

    万小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逆天联盟之中有着不少强者并不是血脉者,他们想要变得更强,可由于血脉限制,因此很难提升,在很久以前,也不知道是逆天盟之中的哪个强者,他竟然找到了一种方法,可以把血脉者的血脉之力转移到他的身上,自此之后就有不少的血脉者被其暗害。”

    万小云顿了顿,道:“虽然哪个强者做的很隐秘,可最终还是被发现了,他受到天道联盟的追杀,他虽然死了,可是他所用的方法却流传了出去,因此血脉者就成为了逆天联盟的猎物,而你是血脉者中的特殊存在,那更是逆天联盟最为看重的猎物,所以我才说会有杀身之祸。”

    听到这话李双喜顿时皱起了眉头,原本成为血脉者是一种好事,可按万小云的话来说,其实并不是什么好事,毕竟他们现在太弱小了,如果被发现是血脉者,那很有可能会被那些逆天联盟的强者给抓去。

    李双喜想了想,道:“既然血脉者那么危险,那我更要去九灵宗了,只有去到九灵宗,我才能够学到高等功法,使得自己强大起来,同时有了宗门的保护,才不会被那些强者觊觎。”

    “那九灵宗只是一个中等宗门,如果你是普通的血脉者还好,他们能够护住你,可你不是,你是特殊血脉者,以他们的能力怎么可能护住你。”万小云一脸鄙夷的说道。

    “他们那么大的宗门都无法庇护我,就你口中的师父能?”李双喜同样一脸鄙夷的说道。

    听到这话万小云顿时不高兴了,他连忙说道:“你知道什么,我师父可是天虚老人,是超凡界的超级强者,如果你拜他为师的话,没有人敢动你。”

    李双喜一脸不信的看着万小云,道:“如果你师父真有你说的那么厉害,那怎么还住在这么简陋的地方,而且门下就你这么一个弟子?”

    “你懂什么,那是我师父他老人家看淡了俗尘凡事,特意选了这么一个地方来清修的,至于门下为什么只有我这么一个弟子,那是因为我师父他老人家只收血脉者为徒。”万小云一脸自傲的说道。

    “就算如你所说,你师父只收血脉者为徒,可也不可能只有你一个徒弟吧,要知道血脉者还是不少的,他怎么可能找不到徒弟。”李双喜连忙说道。

    万小云无奈的叹了一口气,道:“这你就有所不知了,血脉者虽然不少,可他们生来就是大宗门就处于大宗门之中,自然不会拜我师父为师,而其他的一些血脉者没有人保护,基本都遭了逆天联盟的毒手。”

    李双喜摸了摸下巴,做出一副沉思状,他在想万小云的话到底是真是假,想了一会他心中有了决定,他打算先留下来看看,如果那天虚老人真如万小云所说,那么他就留下来,如果不是他再去九灵宗也不迟。

    “你在想什么呢?”万小云盯着李双喜问道。

    “没什么,我只是奇怪你怎么会知道我是血脉者?”李双喜问道。

    李双喜觉得这件事情很蹊跷,他遇到万小云,看上去像是巧遇,但更像是有预谋的,毕竟天下那有那么巧的事情,他在林子中随便遇到一个人,都是什么超级强者的弟子。

    “因为你的修为太低了,身上的血脉者气息特别浓郁,有人虽然帮你隐藏了气息,可那只能骗骗一般人,对于真正的强者,比如我这样的,你是根本无法隐藏气息的。”万小云一脸自傲的说道。

    李双喜无奈的摇了摇头,然后说道:“你是怎么找到我的?我可不相信是巧遇。”

    这时只见万小云露出了尴尬之色,他想了想说道:“实话告诉你吧,在寒光城的大街是我发现你是血脉者后就一直跟着你,最后发现你是要去九灵宗拜师,我这才故意接近你的。”

    李双喜心中暗自震惊,他没想到自己竟然在寒光城中就被人跟踪了,还是跟踪他的是眼前的万小云,若是逆天联盟的人,那么他可就危险了。

    此时李双喜内心有一个声音,那就是自己必须快速的强大起来,否则今后可能怎么死的都不知道,毕竟这是超凡界,各种强者数不胜数,他总不能一直躲着。

    李双喜想了想,道:“我拜谁为师,好像和你没什么关系吧,你干嘛那么热心的找上我,还想让你师父收我为徒?”

    此时李双喜心中很是疑惑,他不明白万小云怎么就那么想要他留下来成为那个天虚老人的弟子。

    万小云露出一副苦大深愁的样子,道:“师父他老人家只收血脉者,而这里除了师父就是我,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了,我只是想要找个能说说话的人而已。”

    李双喜想了想,万小云说的应该是实话,毕竟让他一个人天天面对一个老头,他也会受不了的。

    “我挺理解你的。”李双喜说道。

    “那你是愿意留下来了?”万小云脸上露出了喜色,他连忙说道。

    李双喜做出了一副犹豫之色,他缓缓的说道:“本来我是想留下的,可一想起某些人曾经捉弄我,我就一点也不想留下来了。”

    听到这话万小云脸色就是一变,他连忙说道:“我错了还不行吗?你就留下来吧,我一个人实在是太无聊了,你总不能眼睁睁的看着我一个人在这里无聊致死吧。”

    说着只见万小云眼中闪烁起了晶莹的泪光,就像一个受了委屈的孩子,马上就要哭出来一样。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