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23章发疯的人

    此时在禁制的外面占满了人,落日峡谷的禁制虽然减弱了,可此时还不是最佳的时机,所有人都在等,等禁制衰弱到最低,那时候他们就可以毫无顾忌的进入了峡谷深处了。

    李双喜朝着禁制看去,只见那淡淡的屏障看上去虽是透明的,可却让人根本无法看清里面的状况,此时他的眼睛就像是蒙上了一层迷雾,越是想要看清里面的情况,就越是模糊。

    看着看着李双喜的头有种晕沉感,使得他不由自主的想要昏睡过去,任凭他如何克制都没有用。

    见到李双喜的情况,顾朝辉连忙挡住了李双喜的视线,然后对着他的身上点了几下。

    李双喜只感觉浑身传来一阵刺痛感,紧接着他清醒了过来,他一脸后怕的对着顾朝辉说道:“我刚才这是怎么了?”

    “都是我的错,竟然把那么重要的事情忘了告诉你,那禁制有着迷惑人心智的作用,千万不能盯着看,否则会陷入昏迷之中,若是无人解救的话,恐怕会永远这么睡过去。”顾朝辉说道。

    李双喜忍不住打了一个寒蝉,他没想到这落日峡谷的禁制已经减弱了都有那么强大的力量,竟然让他不知不觉中就中招了,还好顾朝辉及时解救。

    “多谢。”李双喜朝着顾朝辉道谢。

    “不用那么客气,我们是盟友,而且这毕竟是我的错,要是我早些告诉你的话,也就不会出现这种情况了。”顾朝辉一脸歉意的说道。

    就在这时人群之中突然传来一阵嘈杂的吵闹声,紧接着有人大声喊道:“禁制消失了,大家快走。”

    听到这话李双喜朝着禁制看去,只见那原本挡在他们前面的强大屏障震颤了起来,然后缓缓的变淡。

    当那个屏障变得肉眼不可见的时候,只见周围的人毫不犹豫的朝着屏障冲去,那些人刚一踏入屏障就消失不见了。

    顾朝辉连忙看向李双喜,道:“我们走。”

    此时顾朝辉有些急不可耐,仿佛晚走一步那宝物就被别人取走一般,然而李双喜却没有迈开脚步。

    “李兄,你还愣着干嘛,再不走的话那件宝器可就被别人夺走了。”顾朝辉有些焦急的看向李双喜。

    李双喜微微一笑道:“不急,我们再等等。”

    顾朝辉露出了疑惑之色,他现在心中可是很急,于是连忙问道:“等?为什么?要知道早一步进入其中,那么得到宝器的几率也就更大了一些。”

    李双喜摇了摇头,道:“我可不这么认为,要知道这可是一个封印,如今禁制才刚刚消散,现在进入的话最为危险,我们何不等等。”

    顾朝辉想了想,他脸上露出了一丝喜色,他觉得李双喜说的很对,那可是封印血魔兽的封印,里面有着什么危险没人知道,此时最先进入,虽然能够抢得先机,但也是最为危险的时候。

    “那我们什么时候进入?”顾朝辉问道。

    李双喜想了想,道:“看情况吧,我们也不能进入的太晚,否则那宝器就被人抢了。”

    随后两人安静的等待起来,只见其他人匆忙的朝着屏障中冲去,当然也有不少人和李双喜他们一样,在静静的等待着,这其中就不乏那个粗狂的曹彬。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没过多久突然禁制之中传来了一阵惨叫声,紧接着只见屏障上面突然出现了一个人影。

    李双喜连忙朝着那个人影看去,只见他浑身占满了鲜血,到处都是伤口,身上还透露出一股煞气,此时他疯狂的朝着山谷外跑去,口中恐惧的喊道:“不……我不想死,我不想死啊。”

    有人似乎认识那个人,他们连忙跟了上去,可是才刚刚一接近男子,只见那个受伤的男子朝着靠近他的人疯狂的攻击。

    “李运你干嘛,我是你师弟啊。”其中一个追向那个受伤的黑衣男子一脸惊怒的喊道。

    然而他的喊声没有任何用处,那个受伤的人依旧不断的攻击着接近他的人。

    那个黑衣男子见到这一幕,他不得不出手反击,此时他很是郁闷,出手太重怕伤了他这位师兄,可是一味的防御根本不行,他师兄疯狂的朝他攻击,要不了多久可能他也会跟着受伤。

    “张师弟,他似乎是疯了,你还是不要靠近他了,由他去吧,宝物要紧。”这时旁边有一个男子连忙出声道。

    那个姓张的黑衣男子脸上露出了犹豫之色,最终他还是停了下来,没有继续追向那个疯了的师兄,毕竟他觉得此时还是那件宝器重要。

    看到这一幕李双喜心中很不是滋味,如果换作是他的话,他是绝对不会看着自己的师兄不管的,哪怕那是一件更加了不起的宝物。

    毕竟在李双喜看来,什么都没有朋友亲人重要,若是没了朋友亲人,那么活着也就没有任何意义了。

    那个受伤的人越来越疯狂,那喊声让人头皮发麻,不久之后他就消失在了众人的眼中。

    很快一阵阵惨叫声传来,不少人从屏障之中出来了,他们都和先前的那个男子一样,莫名的就疯狂了起来,并且一边跑一边吼叫。

    “还是李兄有先见之明。”顾朝辉对着李双喜微微一笑道,此时他想要不是李双喜提醒,恐怕他也会成为这疯狂大军中的一员吧。

    李双喜微微点了点头,然后开始仔细的观察起那些疯狂的人,此时他最想的不是进入峡谷,而是想要先弄清楚这些人为什么而疯,只有这样他在进入屏障后才能有效的预防。

    经过仔细的观察,李双喜发现这些受伤的人并不是都疯了,也有没疯的。

    李双喜又观察了一会,他发现那些疯了的人身上都有着一些古怪的伤口,而那些没疯的人只是衣服破烂而已,并没有任何伤口。

    “我看那些人之所以会疯是因为受到了什么东西的攻击,而那种东西似乎有毒,能够使人癫狂。”李双喜一脸凝重的说道。

    “何以见得?”顾朝辉一脸好奇的问道。

    “看到那些出来的人没有。”

    顾朝辉微微的点了点头,这时李双喜继续说道:“你看那些疯了的人,他们身上都有伤口,显然是被什么东西划伤了,而他们的伤口都有些发紫,显然是划伤他们的东西有着剧毒,而你反观那些没疯的人,他们即使有一些轻伤,但伤口却是正常的红色,所以我才那么断定的。”

    顾朝辉有些惊讶的看了看李双喜,然后说道:“李兄真是观察入微啊,竟然连这都发现了,我真是佩服。”

    “这事关生死,我不得不细心一些。”李双喜谦虚的说道。

    “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顾朝辉看向李双喜问道。

    此时顾朝辉没有发现,他隐隐的已经把李双喜当成了主心骨,不管是什么他都想要先征求一下李双喜的意见。

    “在等等,现在我们还没有弄清那屏障后面到底是什么弄伤了他们,要是贸然进入的话,很有可能会和他们一样。”李双喜一脸凝重的说道。

    如今那么多人受伤,让李双喜不得不谨慎小心,这事关生死,他可不想连宝物都没见到就不明不白的疯掉。

    顾朝辉想了想,道:“那边有几个人我认识,我这就去打探一下,你稍等。”

    李双喜点了点头,然后顾朝辉朝着一群人走去,那群人中有一个从里面出来的人,他此时显然受到了惊吓,其他人正在帮他稳定心神。

    没多久顾朝辉走了回来,他一脸凝重的说道:“那人似乎被吓到了,根本问不出什么,我们从他那含糊不清的言语之中推断了一下,他们似乎遇到什么可怕的怪物,那些疯了的人就是被那种怪物击伤的。”

    “那么有没有什么应对之法?”李双喜连忙问道。

    顾朝辉想了想,道:“那怪物似乎并不是特别厉害,只要我们不被它弄伤的话,应该不会有太大的危险。”

    两人继续等待了一会,随后开始有不少人开始进去其中了,两人想了想觉得不能再等了,毕竟先前进去的人中,还有很多没有出来,于是他们也连忙跟了上去。

    很快他们来到了屏障面前,李双喜小心翼翼的朝着屏障中走去,刚穿过屏障的时候,一股莫名的力量朝他袭来,他连忙全力抵挡,很快那股力量消失不见,他也顺利的进入了屏障之中。

    进入屏障后李双喜脸色就是一边,他显得很是震惊,因为此时屏障中的景象和外面截然不同,仿佛一个是天堂一个是地狱。

    眼前是一片浓浓的黑雾,脚下则全是枯枝残叶,偶尔还能见到一些断骨,不管是枯枝残叶还是断骨,它们都早已经变得漆黑无比,看上去让人有种不寒而栗的感觉。

    李双喜朝着远处看去,可是那浓浓的黑雾严重的遮挡了他的视线,让他根本就看不清任何东西。

    空气之中传来一阵阵令人作呕的恶臭,两人不由自主的屏住了呼吸,那股难闻的味道另他们很不舒服,若是继续吸入,也许走不了多远,他们非得呕吐起来。

    此时迷雾很浓,他们只能选定一个方向,然后缓缓的前行,一路上根本见不到任何植物,走了没多远就连地面上的土石都开始变得漆黑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