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718章身份玉符

    “你为什么不查其他人,偏偏来查我?”李双喜指了指那些进出的人问道。

    守卫脸上露出了怪异之色,他盯着李双喜问道:“你不会连身份玉符都不知道吧。”

    李双喜心中暗想遭了,他是真的不知道什么身份玉符,可他表面上还是装出一副镇定的样子。

    “不就是身份玉符嘛,这谁不知道啊。”李双喜说道。

    “既然知道就赶快拿出来,别磨蹭了。”守卫有些不耐烦的说道。

    李双喜想了想,那身份玉符应该和身份证差不多,是辨别身份用的,可他连那玉符长什么样都没见过,就算是要造假都不可能,一时间只能呆愣在原地。

    看着迟迟拿不出身份玉符的李双喜,那个守卫指了指旁边一个进城的人,道:“看到了吗,他腰间挂的就是身份玉符,所以根本不用盘查。”

    李双喜朝着周围进出的人看了看,只见他们的腰间都挂着一个玉牌,此时他终于明白为什么这守卫偏偏找上他了。

    “我是真的忘带了,要不这样,我回去拿。”说着李双喜转身就要走。

    想要进城必须要身份玉符,李双喜想着先离开这里,然后想办法弄一块身份玉符,然后再进城,可他刚转身就被那个守卫拦住了。

    “这位大哥,你这是干嘛?”李双喜做出一副害怕的样子说道。

    那个守卫指了指他手中的那块玉佩说道:“把你手中的东西让我看看。”

    李双喜心中就是一惊,那可是老者给他的东西,算是他现在最值钱也是最有用的一件宝物,他连忙捂住一脸戒备的说道:“你们要干嘛?”

    “只是看看而已,你那么紧张干嘛?”那个守卫淡淡的说道。

    “这是我的东西,凭什么给你看。”李双喜把玉牌藏到了身后,生怕被这两个守卫给抢了。

    这时另外一个守卫冷冷的说道:“快点拿出来,别那么多废话,否则我们就把你当成奸细抓起来。”

    李双喜眉头紧皱,这两个守卫的实力明显比他强,此时他就算是跑也根本没有机会,因为另一个守卫已经绕到了他的身后,堵死了他的退路。

    李双喜无奈的叹了一口气,然后说道:“我可以给你们看,但你们不能抢我的宝贝。”

    两个守卫很是无语的看着李双喜,其中一个守卫连忙说道:“你放心好了,我们天道盟的人可不是像逆天盟的人,才不会贪图你的宝物,何况这里是望月城,我们是这里的守卫,怎么可能会抢你的东西。”

    李双喜将信将疑的看了看两个守卫,然后缓缓的把玉牌递了出去,此时他根本没有办法,只能把玉牌拿出来,否则看着架势他是根本无法离开的。

    那个守卫拿过玉牌看了看,紧接着脸色就是一变,他连忙喊道:“大哥你快看。”

    另一个守卫连忙接过玉牌看了看,紧接着脸色也是一变,他不可置信的说道:“这是天剑宗的玉牌。”

    先前那个守卫盯着玉牌看了看,紧接着吃惊的说道:“这似乎是天剑宗大长老魂剑尊者的玉牌。”

    另外那个弟子连忙点了点头,道:“不错,这正是魂剑长老的玉牌。”

    从这两个守卫的反应来看,那天剑宗似乎是一个非常了不起的宗门,而那个老者似乎就是他们口中的魂剑长老。

    李双喜很是震惊,他没想到遇到的竟然是一个大人物,还给了他自己的玉牌。

    两个守卫对视了一眼,然后连忙看向李双喜问道:“这玉牌哪来的?”

    如今知道了那玉牌是天剑宗大长老的玉牌,李双喜有了底气,他傲气的抬着头道:“这是大长老给我的。”

    两个守卫的脸色就是一变,其中一个守卫想了想,道:“魂剑大长老的玉牌怎么可能给你这么一个引灵境的小子,我看是你偷的吧。”

    李双喜瞪着那个守卫看了看,然后说道:“我说你是白痴吗?”

    两个守卫脸色变得很难看,其中一个守卫冷冷的说道:“你说什么?”

    李双喜看了他一眼,然后一脸鄙视的说道:“魂剑大长老是何等人物,如果不是他把玉牌给我,以我的实力你们觉得我能从他眼皮子底下偷到玉牌吗?”

    两个守卫恍然,他们的脸色开始变幻不定,紧接着其中一个守卫连忙拉了拉另外一个守卫,然后对着李双喜恭敬的行了一礼,道:“先前是我们冒犯了,还请你大人不记小人过,不要和我们一般见识。”

    另外一个守卫连忙把玉牌递还给李双喜,道:“对,对,刚才是我们有眼不识泰山,不知道您是天剑宗的弟子,还请您不要生气。”

    李双喜就是一愣,这两个守卫的态度转变太快了,此时对他都用上了尊称,还变得如此恭敬。

    李双喜心想这次来超凡界还真是运气好,竟然一来就认识了一个大人物,还得到了这块玉牌。

    从两个守卫的变化可以看出,那天剑宗一定是一个非常强大的宗门,有了这个玉牌他今后肯定能够免去不少麻烦。

    李双喜想了想,刚才两个守卫把他错认为了天剑宗的弟子,那么他刚好可以借此机会给自己弄一个身份,于是开口说道:“没事,不知者不怪。”

    两个守卫暗自摸了一把汗,他们连忙做了一个请的手势,并且让出了一条路,道:“您请。”

    李双喜想了想,自己今后肯定要经常出入城池,不可能每次都拿出那个玉牌,于是问道:“我初次下山,身份玉符忘带了,不知能否补办一个?”

    两个守卫脸上露出了怪异之色,要知道那身份玉符乃是一个人身份的象征,乃是用人的本命精血炼制而成,根本就没有弄丢一说。

    天剑宗乃是超凡界的顶级宗门,而他们只是一个小城的小小守卫,别说李双喜拿着的是魂剑长老的玉牌,就算是一个普通的弟子令牌,他们都得毕恭毕敬的。

    他们心中虽然疑惑,不知道李双喜为何说身份玉符丢了,可碍于那魂剑长老的玉牌,两人不敢多问。

    其中一个守卫想了想连忙说道:“如果你想重新炼制身份玉符的话,可以到城主府看看。”

    “多谢。”李双喜道谢一声,然后就朝着城中走去。

    李双喜离开后,其中一个守卫疑惑的问道:“大哥,我怎么感觉他怪怪的啊。”

    另一个守卫沉思了一下,然后说道:“我看他应该是刚下山的弟子,对于世俗根本不了解。”

    “这几天望月城来了好多宗门弟子,如今连天剑宗的弟子都来了,你说会不会有什么大事要发生啊。”先前的守卫说道。

    “前段时间落日峡谷出现了异象,我想他们应该是为了哪里的事情赶来的吧。”另一个守卫想了想说道。

    “你是说他们为了血魔兽而来。”先前的守卫一脸震惊的说道。

    “嘘!”另一个守卫连忙做了一个禁声的手势,然后小声的说道:“城主已经下令不得谈论此事,我们还是不要徒生事端的好。”

    随后两个守卫没有继续谈论,而是回到了自己的岗位继续守卫起城门。

    李双喜进入城中后,他随意的看了看,这城中的布置和他在电视上见到的古代非常相似,当然了也有很多不同之处。

    李双喜想了想,如今最要紧的是先了解超凡界,于是开始顺着街道开始寻找起来,没多久他看到了一间名为洪月楼的客栈。

    李双喜想了想,客栈是人最多的地方,最适合打探消息,于是他毫不犹豫的走了进去。

    刚进到客栈之中,突然一阵香风吹来,只见一个黑影朝着他冲来,李双喜连忙闪身后腿,可那黑影速度太快,他根本没来得及躲闪。

    一阵温软之感传来,李双喜顿时发现自己的怀中多了一个人,他连忙低头看去,只见一个少女正一脸怒气的瞪着他。

    这个少女的脸很精致,她肌肤雪白,双目犹如一泓清水,那长长的睫毛扑哧扑哧的煽动着,看得李双喜就是一呆。

    “看什么看。”少女犹如夜莺般的声音响起,李双喜这才回过神来。

    此时少女秀媚微蹙,一副很生气的样子,然而看在李双喜眼中,却让他觉得此时的少女煞是可爱。

    “你不看我,怎么知道我看你。”李双喜毫不客气的说道。

    “哼,放开我。”少女冷哼了一声,然后怒气腾腾的说道。

    暖玉入怀,李双喜虽有些不舍,但还是连忙闪身后退。

    李双喜闪的太快了,一时间少女没了支撑点,一下子摔到了地上。

    倒地后的少女更加的生气了,她连忙爬了起来,然后一脸怒气的盯着李双喜,道:“你……”

    还不等少女开口,李双喜连忙打断她,道:“是你让我放开的,这可不能怪我。”

    “你……你……”少女微微喘息着,她指着李双喜一时间竟然不知道该说什么。

    少女朝着周围看了看,然后对着李双喜说道:“你给我等着。”

    甩下这句话,少女转身离开走出客栈,然后扬长而去。

    李双喜叹了一口气,他无奈的摇了摇头,心想这算是飞来横祸吗。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