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4章另有隐情

    看着段坤那期待的眼神,李双喜一下便愣住了,不知道该怎么回他。

    常清道长和楚菲也是难以启齿,只能垂下了脑袋。

    段坤见李双喜三人的一举一动,激动的神色戛然而止,和李双喜一行人处事也算有很长一段时间了,段坤很知道三人的举动变化代表着什么。

    段坤内心一咯噔,凉了大半,很是不好受。

    段坤这边都还没开口解释,杨剑龙紧跟着后脚迈步进了屋子。

    “嘿,你们怎么都回来了?”杨剑龙见到李双喜四人很是意外,还以为几人要到很晚才会回来。

    李双喜轻轻点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杨剑龙也跟着问出了同样的问题:“情况怎么样了?”

    最怕空气突然安静,杨剑龙一句话问出之后,整个房间都安静了下来。

    最高权力小组的情况,李双喜、楚菲、常清道长和莫语都不知道该从何开口。

    杨剑龙还以为自己说错什么话了,也莫名奇妙的愣住了。

    过了好一会,万羽真人起身下了床,开口道:“你们几个,都别站着了,快来坐。”

    万羽真人的开口,这才打破了尴尬的境地,李双喜拖着沉重的脚步走向了屋内。

    落座之后,莫语道:“情况不尽人意。”

    杨剑龙听后和段坤对视了一眼,很想知道究竟是为什么?

    莫语深吸了一口气,将会议场发生的事简述而出。

    听完之后,杨剑龙和段坤也都低垂下了脑袋,没想到最高权力小组会这么短的时间内就处于名存实亡的状态。

    “可恨,真是可恨。”段坤满脸怒色道:“所有人都蜷缩到了澳岛,他们竟然还没有感到恐慌,真是悲哀。”

    杨剑龙也握紧了拳头,骂道:“那帮洋鬼子,果然没一个好东西。”

    万羽真人双手向后一背,相对沉着冷静很多,开口道:“看来,我们还是只能靠自己。”

    是呀,在经历了一些人和事之后,终归可以信任和依靠的,只有自己。

    “各位年轻人,振作起来,人类还没有灭亡,一切都还没有结束。”万羽真人走到了窗边,看向了窗外依旧广阔的天空。

    李双喜几人低垂的脑袋,缓缓抬了起来,看向了万羽真人。

    大家昨天都还挺振作的,可就是因为今天,残酷的现实又重挫了内心。

    万羽真人接着道:“我们的目标不单单是澳岛,还有那祸源之首。”

    听到祸源之首四个字,李双喜顿时咬牙切齿,恨不得此时此刻就杀入到超凡界之中。

    房屋内的几人,各自都联想到了超凡界,每个人对着祸源之首,都十分的痛恨。

    “咳咳咳。”万羽真人一阵咳嗽传来。

    常清道长连忙走向了万羽真人,道:“师叔,你还是坐着歇息吧。”

    万羽真人摆了摆手,缓缓回道:“没事。”

    “各位年轻人,未来是属于你们的。”万羽真人平静了下来,道:“人类的希望,都寄托在你们的身上了。”

    屋子内的气氛很是凝重,这时候谁都不敢拍着胸脯说没问题。

    片刻之后,李双喜道:“我们会尽力的。”

    看着李双喜那坚定的眼神再度出现,楚菲和常清道长等人似乎都找到了精神支柱,嘴角也微微上扬,露出了一丝笑容。

    “对,未来是属于我们的,超凡者想要搞事情,老道可不同意。”

    “让我们重振旗鼓吧,为了未来,为了人类而战。”

    想开了之后,常清道长和楚菲斗志昂扬道。

    气氛是会感染的,很快屋内的沉重已经消失,取而代之的是慢慢的力量和希望。

    这一晚,李双喜一行人和万羽真人聊了很多,直至深夜。

    “各位,时间不早了,我们都该回去了。”莫语看了看窗外的夜色道。

    李双喜也道:“是该回去了,今天我们可都严重的影响了万羽真人的休息。”

    “双喜,千万别说这样的话,说出来就显得太虚伪了。”万羽真人回了一句。

    大家一起经历了那么多,万羽真人可都把此时屋子内的几人都当成了好朋友,见外的话,听上去总是那么的刺耳。

    李双喜连忙表示了抱歉,随后,众人离开了房屋。

    “好了,很快我们又将迎来崭新的一天,一起奋斗吧。”众人分别之际,杨剑龙道。

    “奋斗,明天见。”李双喜几人齐声道。

    一晚上的畅谈之后,李双喜内心豁然开朗了很多,没有再去想那最高权力小组的事。

    李双喜现在满脑子所想的,都是接下来该怎么行动,想着想着便想到了老周,老周是很重要的人物,澳岛资源的可持续发展,还都指望着他的团队。

    “明天得去找老周好好的聊一聊。”李双喜内心自言自语道。

    李双喜要想帮助那些危难的民众,现在这个阶段,只能靠老周。

    李双喜和楚菲走到了住处的楼下,正要上楼之际,却被不远处一阵争吵声给吸引。

    “双喜哥,那边好像发生了什么。”楚菲看向了声源处道。

    这整片区域安置的都是华夏人,李双喜自然不会坐视不管,快速回道:“走,过去看看。”

    两人加快了脚步,越是靠近,争吵声越发的激烈。

    “来人呐,抓贼!”一声尖锐刺耳的呼喊打破了四周的沉静。

    李双喜眼神一凛,和楚菲几个健步迈出,迅速赶到了现场。

    “怎么回事?”李双喜看着发生争吵的三五人,历声问道。

    “她们两个是小偷,借着夜色来偷大家伙的饮食资源。”一个中年妇女向李双喜诉说道。

    说话之间,中年妇女死死抓住另外一个看似柔弱的妇女,不让她离开。

    “放开我妈!”柔弱妇女的身前,站着一个七八岁大的男孩,一身褴褛的衣服,脚上穿着破洞的布鞋,看上去面黄肌瘦的。

    但男孩并不胆怯,紧紧护着柔弱的妇女,不想让她受到一点伤害。

    显然,这是一对母子。

    “嘿!你这小兔崽子,你妈公然偷东西,哪有放了她的道理。”另一个气势汹汹的中年妇女双手叉腰,怒视着男孩道。

    男孩紧咬着牙齿,一脸不甘心,见妈妈的手臂已经出现了红印,直接张开了嘴巴,一口咬向拽着自己母亲的中年妇女。

    “啊!”中年妇女疼得发出一声惨叫,抓着柔弱妇女的手一下松了开来,怒骂道:“你个小杂碎,有人生没有教的东西,今晚看我不打死你!”

    被咬的中年妇女扬起了粗壮的手臂,当即就是一巴掌落向了男孩。

    男孩似乎已经用出了全身的力气帮妈妈脱困,一双明亮的眼珠看着落下的巴掌,并没有任何躲闪的动作。

    就在这时候,李双喜抓住了恼火的中年妇女的手臂,历声道:“住手!”

    “你放开我!”中年妇女很是愤怒,对着李双喜咆哮道:“她们是贼,你抓着我干什么?”

    纵使中年妇女一副很有理的模样,但李双喜抓着她的手,让她根本没有办法摆脱,同时回道:“你没有权利打一个孩子。”

    男孩和一脸柔弱的妇女看着突如其来的李双喜,眼中闪过了一抹意外之色。

    紧接着,柔弱的妇女将男孩揽在了怀中,用柔弱的身体保护着男孩。

    “我说你这人是谁,脑子进水了吧?”另一个气势汹汹的中年妇女见被咬的姐妹受到欺负,立即怒斥向李双喜:“你不抓贼,在这装什么猪八戒?”

    “就是!你是不是瞎了,没看到是这个小杂碎先咬的我吗?”被咬的中年妇女很是不爽,恨不得也给李双喜来一巴掌。

    李双喜刚想回口,可定睛一看,这两个中年妇女自己都认识,便是每天在中央处,负责给整个区域的华夏同胞打饭的阿姨。

    见李双喜好似心不在焉,气势汹汹的中年妇女伸手推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感受到了对方的粗鲁之态,脸色一变,警告道:“都别动。”

    被咬的中年妇女拼命的想要将自己的手臂从李双喜的手掌之中抽出,但几乎用出了吃奶的劲,也没有抽动半寸,反观李双喜的手就好像铁钳一样。

    “你个瞎了眼的二五仔,该不会和这两个贼是一伙的吧!”中年妇女指着李双喜的鼻子骂道。

    “来人呐,抓贼呐!”感觉到势单力薄,两个打饭的阿姨同时扯着嗓子高呼道。

    面对对方的血口喷人,李双喜和楚菲很是无语。

    一阵吵闹之声,把杨剑龙和段坤两人也都吸引了过来。

    两人快步跑上前,杨剑龙问道:“王姨,什么情况?”

    见到杨剑龙,两位打饭的阿姨像是看到了希望,连忙道:“剑龙大兄弟,你快过来帮帮我们。有人不分青红皂白,竟然帮着偷东西的贼。”

    “他们肯定也是同伙,都是贼,快来啊。”

    杨剑龙听后这才将目光看向了李双喜的方向,当看到竟然是李双喜和楚菲,杨剑龙一脸懵圈道:“双喜兄弟?楚菲?”

    李双喜一脸镇静,回道:“事情没弄清楚之前,我可不允许她们随便打人。”

    段坤问道:“楚菲,这?”

    楚菲快速回道:“还不太清楚,我们也才过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