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3章名存实亡

    在几个大国领导人的见证之下,最高权力行动小组正式成立。

    行动小组的成员还进行了宣誓,宗旨便是致力于改善澳岛的情况,让澳岛这块家园,能长久的持续发展下去。

    一切程序上的仪式,又弄了很长的时间,会议结束已经是中午。

    李双喜看着眼前同一个小组的成员,同时担心众人的语言沟通是个很大的问题。

    毕竟现在身在澳岛,条件也十分的有限,大家都是来自不同的国度,语言沟通确实是个必须得克服的东西。

    就拿常清道长来说,更是什么都听不懂。

    接下来是午饭的时间,莫语带着李双喜三人前往了临时的供餐点。

    路上,李双喜问道:“莫语兄,接下来我们该怎么办?”

    “吃午饭,下午我们会和小组的其他成员一起商量,接下来最高权利行动小组的行动方针。”莫语回道。

    李双喜、楚菲和常清道长对这样的安排自然没有意见。

    午餐时间,李双喜将自己的担忧说了出来,莫语沉思了一会,回道:“没办法,只能慢慢的磨合,至少我们几人之中,楚菲能听懂的多一些。”

    楚菲道:“我会尽力的。”

    常清道长一边吃一边道:“老道就靠你们了,那些鸟语老道真是听不懂。”

    李双喜看着常清道长,很是无奈,但也没办法,只能像莫语说的那样,慢慢磨合。

    李双喜晃了晃脑袋,不再想沟通上的问题,开始思考接下来最高行动小组应该怎么做,才能改善澳岛现有的情况。

    李双喜肯定是不会看着那些困难的民众不管,或多或少,都要给以他们帮助才是。

    “各位,如果可以的话,我想先弄出一些资源,帮助海岸边的那些难民。”李双喜接着道。

    莫语一针见血的问道:“你的资源怎么弄?”

    莫语早就猜到了李双喜会说这样的话,所以很干脆利落的回问了一句。

    “这个我还没有想好,但我想老周和他的团队应该会给我一些建议。”李双喜回道。

    现在澳岛上所有的资源问题,第一手接触的便是科学家,只有科学家才懂得如何将现有资源最大化利用,所以李双喜将新资源的开发寄托在了老周等人的身上。

    莫语轻轻点头,随即道:“如果在不损伤岛上其余民众利益的情况下,再弄出资源,你的想法应该可以实现。”

    “但是,你如果要从现有的资源里搞事情,那肯定行不通。”

    莫语把话说在了前面,李双喜也是一个聪明人,清楚的知道这情况。

    “恩,这个我懂。”李双喜道:“希望最高权利小组,真的可以帮助到岛屿上的每一位民众。”

    李双喜的眼神之中闪过了一抹期待的神色,楚菲、常清道长和莫语看到之后,也由衷的希望,人类坚守住这最后的净土。

    吃完了午餐,几人重新回到了刚才的会议举行处。

    此时,最高权利小组的众人都纷纷聚集到了一块,三五成群的畅谈着。

    因为下午的时间是属于所有成员的,所以各国的领导层,都已经撤退,李双喜四人的出现,立即引起了异样的目光。

    不知是因为人少的关系,还是因为之前的仇恨,其余众人,几乎都是用鼻孔看着李双喜四人。

    感受到了那异样的目光,常清道长很是不爽,道:“看来,内部的矛盾,永远都是没有办法停歇下来的。”

    李双喜同时皱起了眉头,没有开口说什么。

    楚菲道:“道长,别那么悲观,西方的家伙从骨子里就很傲慢。”

    “我们多沟通。”莫语道。

    话虽这么说,但李双喜四人很快就发现了问题所在。

    最高权力小组的成员着实不少,但却没有个领导人什么的,各国的大佬只是负责了组建,其余的工作,都交给了内部的大家。

    这对于团队来说,会引发很多的争歧。

    莫语作为几人之中的老大哥,开始主动和其余四个国家的成员进行了沟通。

    但这个过程,并不是那么容易和顺利,傲慢的美坚国人,用鼻孔看着莫语,对于莫语所发表的看法,都没有给以最起码的尊重。

    “你们华夏人,真是啰里啰嗦。”莫语简短的沟通之后,美坚国方面的一个头头用蹩脚的华夏语回了一句。

    莫语、李双喜、楚菲和常清道长听后都是满眼的怒色,怒视着身材高大的美坚国人。

    美坚国人不以为然,耸了耸肩,标志性的双手一摊,似乎再说没有什么好谈的。

    莫语狠狠瞪了对方一眼,走向了米国、日国和法兰国的队伍中,继续和他们沟通。

    让莫语没想到的是,其余四个国家的这些所谓最强代表,一个个均是一脸的不屑,十分的自大。

    结果屡屡碰壁,完全无法沟通,半小时之后,李双喜算是明白了,眼前这帮人,根本就指望不上。

    所谓的最高权力小组,已经是名存实亡。

    莫语长叹了一口气,很不愿意相信,寄予了期望的最高权力小组,竟然会是这副模样。

    李双喜冷冷一哼,用极其鄙夷的眼神扫视着在场的几十人,道:“这帮渣滓,根本就不配苟活在澳岛上。”

    李双喜是几人之人最为愤怒的,从昨天开始,就将帮助那些危难民众的希望寄托在了最高权力小组,本以为能依靠着这个组织,好好改善一下澳岛。

    但是,李双喜万万没想到,其余几个国家的家伙,会是如此的废柴。

    楚菲极其的失落,很是不解道:“他们为什么要那么的自大?为什么还没有感到危机意识?”

    “双喜兄弟说的没错,他们就不配活在这澳岛。”常清道长吹胡子瞪眼道:“老道之前还单纯的以为内部矛盾是可以化解的,真是愚蠢。”

    常清道长现在总算明白了,其余四个国家的代表,都是四个不同的个体,谁都没有想和谁互帮互助,打破藩篱,根本不可能。

    就算是最后做出点成绩交差,也都是各自为营,绝对不会一起合作。

    现实是残酷的,莫语也道:“看来是我们太天真了,以为各国领导人的下令,会促进这个组织的团结,而事实是,不同的肤色和不同的种族,要想达成合作,简直没可能。”

    如今已不是难不难的问题了,而是没有可能。

    李双喜四人站在会议场,眼神越发的冰冷了下来,一个早上和半个下午的时间,算是白费了。

    “走吧,还是那句话,可以依靠的,就只有自己。”李双喜道。

    于是,李双喜四人,果断离开了会议场。

    返回的路上,四人都是沉默不语,内心的不爽久久不能平复。

    直到返回了华夏的安置区,常清道长才开口问了一句:“各位,我们接下来该怎么办?”

    李双喜停下了脚步,这个问题,真是问到了关键的口子上。

    莫语回道:“我的想法是,我们先稳定住属于我们的这块区域,不然盲目去帮助其它区域的话,会加剧整个澳岛的负担。”

    楚菲和常清道长听后同时看向了李双喜,因为这样一来,李双喜要帮助那些危难的民众,就越发的不可能了。

    李双喜也看向了楚菲和常清道长,问道:“你们觉得呢?”

    李双喜知道自己一直以来都太过于特立独行,很少询问身边人的意见,所以,当下的情况询问、听取一下也是不错的。

    常清道长一脸犯难之色,扭扭捏捏道:“双喜兄弟,既然你都这么问了,那老道也就直说了。”

    “虽然老道也很想帮助那些处于水生火热的民众,但现在这个情况,我们连自保都没有做好,所以,老道觉得莫语兄弟说的没错,先行稳住自身。”

    常清道长明显觉得莫语所说的要把稳靠谱一些。

    李双喜点了点头,将目光看向了楚菲。

    楚菲深吸了一口气,道:“尽我们力所能及的,如果可以的话,两边都顾好。”

    “小楚菲,你这说了和没说一样。”常清道长快速道。

    楚菲也只好道:“那我也赞同莫语哥哥说的,先稳定发展一段时间。”

    每个人都有不同的观点,楚菲和常清道长都觉得莫语说的办法可行。

    李双喜听后也没有争执和反驳,因为这就是最真实的情况,当然也是最保险的。

    “行,我听你们的。”李双喜沉思了一阵,道:“不过我还是会想办法,不管是找老周也好,找其他人也罢,尽力帮助那些危难的民众。”

    莫语拍了拍李双喜的肩膀,道:“双喜,别太为难自己,现在的处境毕竟和之前大大不同了,身处在澳岛,我们都是没有办法中的办法。”

    李双喜一脸严肃的回道:“恩,量力而行,我知道。”

    一番商谈之后,四人一同前往看望万羽真人。

    来到常清道长和万羽真人所住的房屋,段坤见几人一同来到,很是激动,连忙问道:“各位,情况怎么样了?”

    段坤负责照顾万羽真人,同时也心系着李双喜几人,都希望最高权力小组能够顺利成立,然后改善澳岛现有的情况。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