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90章极端差异

    刘猛三兄弟听后齐刷刷的竖起了大拇指,真是对李双喜既羡慕又嫉妒。

    “猛哥,这事就靠你了,还有L城的民众,千万别让他们乱喊乱叫的。”李双喜再次叮嘱道。

    刘猛一脸郑重的回道:“放心吧,这点小事要是都处理不好的话,我也不配叫你老大。”

    随后,李双喜和楚菲这才返回了楼下,吃晚饭。

    晚饭过后的时间是相对无聊的,李双喜站在窗边看着外面澳岛的夜色。

    澳岛的夜色对比华京和海宁,完全差远了,岛上四周都是零零散散的光芒,显得十分的微弱,好似随时都有可能消失。

    “李双喜,你在想什么呢?”林芯瑶等几个女人也吃完了晚饭,走到李双喜的身后开口问道。

    李双喜扭头回道:“没什么,随便看看。”

    “果然,国外的月亮真没有华夏的圆。”林芯瑶双手环抱身前道。

    李双喜咧嘴一笑,看了看天空之中那椭圆的月亮,回道:“其实都是一样的,只是你对华夏有浓浓的思念之情罢了。”

    “哎,这里的生活真是无聊,我们每天都闲在屋子里,感觉一点作用都没有。”楚涵撇嘴道。

    楚涵典型的事业型女人,一点都闲不住,总感觉闲下来的话就是浪费时间、浪费生命。

    “楚涵,休息休息也是蛮不错的,之前的时间你们都太过于忙碌了,现在好不容易可以休息,还是别抱怨了。”李双喜道:“再者说,这样休息的慢时光也没有多久了。”

    “李双喜,你就是站着说话不腰疼,这样的慢生活一点都不能体现出我们价值。”周思敏嘟囔道。

    李双喜听后一脸无奈,接着道:“思敏,之前的时候,你们老是和我抱怨公司太忙太忙,把你们折腾都不成样了,现在闲下来了,怎么还有抱怨。”

    李双喜真是搞不懂了,这几个女人为什么就不能不要那么作妖?

    周思敏顿时哑口无言,提及公司,楚涵和林芯瑶的脸上立即升起了忧愁之色。

    李双喜一看楚涵和林芯瑶的脸色变化,就知道她们心里在想什么,于是道:“几位,你们也不必想那么多,大势所迫,所有的公司都不得不关闭了,这是没有办法的事,并不怪你们。”

    李双喜打心里就没有怪罪楚涵她们。

    楚菲也安慰道:“姐姐,有些东西是不可抗拒的。”

    楚涵将目光转向了窗外,道:“希望有朝一日,我们可以重返华夏,重新把曾经的一切通通恢复。”

    李双喜握起了拳头,道:“一定会有那么一天的,我们人类不会就这样灭绝的。”

    好不容易才混了小有成就,李双喜当然也不想就都白费了。

    老妈陈香玉走了过来,开口道:“双喜呀,平平淡淡的生活才是最真的。”

    “只要我们还能健健康康的活着,那就是最大的幸福。”

    李双喜长叹了一口气,看着老妈的模样,心中更是充满了不甘。

    李双喜不甘就这样度过自己的一生,不甘老爸一直都没有音讯,不甘蜷缩在这小小的澳岛。

    李双喜心中暗暗发誓:“一定要尽自己最大的努力,改变眼前的这一切。”

    “妈,这些我都知道。”李双喜认真的回道。

    这一晚,李双喜和身边的亲人聊了很多,可以算是畅谈心扉。

    众人在澳岛的第一天悄然而过。

    第二天一大早,李双喜早早的起了来,虽然最高权力小组还没有正式成立,但并不代表没有其它的事情可做。

    李双喜叫上了楚菲,便离开了楼房。

    当然了,杨剑龙、段坤也都被一并叫上。

    李双喜打算将澳岛的情况摸个清楚透彻,所以打算到澳岛的每一个角落去走走。

    莫语和老周等人还有各种会议要开,常清道长负责照顾受伤的万羽真人,所以只有李双喜一行四人。

    “双喜兄弟,这是你要的版图。”杨剑龙将一张澳岛的地图递给了李双喜,道:“我已经将各个国家民众所在的区域都精细的分好了。”

    “恩,多谢。”李双喜打开地图仔细看了看,澳岛虽小,但如今也是被分割成了几块区域。

    段坤和楚菲也都凑近了一些,看向地图。

    李双喜看着地图上分割开来区域的标注,道:“国家的强弱决定着在澳岛拥有的区域,这样的分割方式真的合理吗?”

    李双喜几人都看到,但凡是实力很差的一些国家,基本都是在澳岛凑成了一块,合并成一个环境相对更糟糕的贫民区。

    而国家实力强大的国家,在澳岛都有一片相对不错的区域,比如华夏,所有转移而来的民众,都在澳岛中央区域。

    杨剑龙回道:“没办法,这个世界从来都是弱肉强食的世界。双喜兄弟,这个区域也是大家商讨之后定下来的,那些弱小的国家,对此并没有争议。”

    段坤摩挲着下巴,道:“对于他们来说,还能活在澳岛,就已经是一种幸运了,当然没有争议。”

    确实没错,那些人口和土地之前本就十分少的国家,民众如今还能存活下来,都感到了幸运,在如此环境之下,拥有一席之地,也都心安了。

    李双喜则是长叹了一口气,道:“自己都不懂得争取,也没有谁可以帮到他们了。”

    李双喜心中主张的是,全世界所有的民众,不分种族不分肤色,全都聚在一起,可没有想到,大家才转移到澳岛没有几天,就已经形成了各自国家的版图。

    “走吧,我们先去这块区域看一看,十几个国家的民众都聚集的这里。”李双喜随即指了指地图,决定道。

    李双喜所指的是一片靠近海岸的区域,大部分小国家的民众全都混杂在那里。

    杨剑龙、段坤和楚菲自然没有反对,一起迈步走向了目标区域。

    不久之后,李双喜一行四人去到了澳岛最复杂的一片区域。

    放眼看去,整片区域内布满了帐篷,密密麻麻的帐篷一眼都看不见尽头。

    还没有真正的踏进区域内,李双喜就看到了不少民众躺在地上,身上只盖着破破烂烂的布块,就那么睡着。

    从他们的外观来看,显然是什么都没有,只剩下最后的性命了。

    李双喜皱起了眉头,从他们的身边走了过去,现在的李双喜也帮助不了他们什么,只能就这么看着。

    很快,李双喜四人真正见识到了这片区域的穷困潦倒。

    不同肤色的男女老少,毫无一点生气的躺在帐篷之中。

    被他们那异样的目光看着,李双喜内心一颤,这里对比几人所住的高楼,真是天上的地下。

    从那一双双无助的眼神之中,李双喜看到更多的是绝望。

    这片区域的大多数民众,已经对生活没有了什么希望,他们唯一能做的就是,活一天是一天。

    杨剑龙、楚菲和段坤也都是深有感触,这片区域就好像是澳岛的一个地狱一般,到这里来的民众,就不可能再有生存下去的可能。

    此时已经是早晨的八点多钟,可区域内的民众百分之九十都还沉睡着。

    “太阳都出来了,他们为什么都还不肯从帐篷里出来?”段坤道。

    杨剑龙听后回道:“很简单,出来行走需要耗费更多的体力,只有躺着,才能够减少机能的运转。”

    “他们一天的食物是什么?”楚菲很想知道这片区域民众的饮食条件。

    杨剑龙回道:“我也不太清楚,但看这个样子,应该比我们的半个馒头和半碗粥还少。”

    李双喜一脸严肃,道:“搞不好这片区域的民众,三五天才有我们一天的食量。”

    并不是没有可能,李双喜注意到,这片区域民众的复杂程度完全超乎了想象。

    李双喜四人放慢了行走的速度,从狭窄的道路上缓缓走过。

    “真是可怜,或许某些民众,都失去了国家的庇护。”楚菲道。

    这片区域内,分布着世界各个小国家的民众,其中一些国家,因为全球危机的爆发和蔓延,几乎都不存在了。

    看着眼前的场景,真就是一部史诗级的灾难片的缩影,李双喜四人都从未亲眼见过皮包骨头,眼球极其凸出的小孩,也正是在这里,四人都见到了。

    全球危机所带来的伤害,已经不亚于战争。

    李双喜紧咬牙关,怒道:“那帮可恨的超凡者,要不是他们,澳岛绝对会是沙滩和比基尼的绝配。”

    “最无助的是,现在的我们什么都做不了。”段坤满脸沮丧道。

    李双喜蹲低了身体,看了看其中一些半遮半掩着的帐篷,各种资源的短缺,是这片区域内最大的矛盾。

    “双喜兄弟,我感觉就快连水都喝不上了。”杨剑龙一脸担忧道。

    李双喜道:“不行,最高权力小组,必须尽快组建,得让更多的生命活下去。”

    李双喜意识到,现在只有那所谓的最高权力小组,才有可能改变这整片区域的情况,不然就算有其它大国愿意帮助他们,也都只会是杯水车薪。

    毕竟,这片区域的情况糟糕至极,有部分民众都处在了死亡边缘。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