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647章皎洁的月光

    一说到疯狂的植被,就连莫语也是头疼不已。

    相比拉法尔,疯狂的植被虽然没有直接的杀伤性,但从长远的角度来看,同样是不容小觑,说不定,将会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别看那东西之前每天都被大家伙给清理得干干净净,但按照现在这样发展下去的话,用不了几天,它的茂密程度,就将达到一个前所未有的新境界。

    “莫语兄,我现在最担心的就是那疯狂的植被。”李双喜也直言道:“今天我才在新闻上看到,有不少城市都被那植被给吞没了,我不想华夏也有那么一天。”

    杨剑龙、常清道长等人也是一样,偌大的华夏,真要被疯狂的植被完全包围吞没,那未免也太扯了。

    “莫语哥哥,关于植被,真的是一点消息都没有吗?”楚菲不肯放弃,继续问道。

    莫语一脸惆怅,回道:“是的,它们的构造和各种成分,都与平日里普通的植被一模一样,丝毫细微的差别都没有。但是,它们却可以凭空生长而出,这是最无解的地方。”

    李双喜几人听后眉头紧皱,这一切实在是太匪夷所思。

    “那我们现在该怎么办?总不能无休无止的进行清理吧?”杨剑龙问向莫语。

    莫语摩挲着下巴,回道:“最高领导人暂时还没有做出批示,但无休止的清理,肯定也是不现实的。依我看,如果接下来的几天,一切再没有进展的话,华夏就该进行大规模的人口迁移了。”

    李双喜一行人听后相互对视着,现在这个世界上,唯一可以迁移的两个地方,一个是澳岛,一个是圣亚方舟。

    “领导,可现在澳岛的容纳量已经所剩不多了,而圣亚方舟也还没有造出更多……”杨剑龙担忧道。

    莫语明白杨剑龙担心什么,事实也确实是那么回事,于是接着道:“没办法,事情真要到了无法阻止的一步,只能迁移。”

    “就算承载不下,也得想尽办法承载。”

    李双喜深吸了一口气,可不希望事情发展到那一步,因为真到了那一步的话,会有更多的人死亡。

    “老道可不想去那澳岛‘下饺子’,生是华夏的人,死是华夏的鬼。”常清道长双手后背,意气风发的说道。

    楚菲嘟囔着小嘴巴,虽然嘴上没说什么,但脸上的表情已经说明了一切。

    段坤抓着脑袋,一副很难办的神色。

    张丹和叶红也都皱着眉头。

    办公室内的几人都是纯纯正正的华夏人,谁都没有想过有一天将会要撤离华夏这块土地,所以当听到莫语所说的那最坏结果,都有些不能接受。

    见几人的情绪一下低落到了冰点,莫语宽慰道:“各位,事情还没有发生到那一步,也不必太过沮丧。”

    “是啊。”李双喜也只能自我调节道:“说不定,明天那疯狂的植被就消失了,或者,顶尖的科学家就研究出了对付它的办法。”

    “双喜兄弟,你这未免也太乐观了,乐观到老道都不想那么想。”常清道长接话道。

    杨剑龙跟着道:“也说不一定呐,那疯狂的植被能莫名的出现,搞不好真的会莫名的消失。”

    楚菲道:“生活都已经如此悲苦了,希望不要再继续恶化下去。”

    全球危机爆发至今,已经有很长很长的时间了,它把人类的生产生活都给改变,如果继续恶化,必然会是毁灭性的。

    李双喜站立起身,拍了拍常清道长的肩膀,反问道:“不乐观一点还能怎样?”

    常清道长无言以对,思维甚至也跟着李双喜天马行动了起来。

    顿了顿后,常清道长开口道:“那老道希望那叫拉法尔的怪物,过了今天就开始自爆,最后连渣渣都不剩,被它吞噬了的城市,全都恢复之前的模样。”

    “……”

    此话一出,办公室内的几人都用极度异样的眼神看向了常清道长,李双喜那叫乐观,可到了常清道长这里,显然已经变成了痴心妄想。

    常清道长并没有反应过来,反而一脸茫然道:“你们都这样看着老道干嘛?”

    “道长,虽然你是这房间里最年长的人,但是我不得不告诉你,做人呢,不要太浮夸,接地气一点会比较好。”段坤道。

    张丹和叶红都不由自主的笑了笑,办公室内的气氛有所回升。

    杨剑龙则很委婉道:“道长,理智一点。”

    常清道长愣在了原地,完全不明白大家伙为什么会那么的惊诧,怎么自己一说就成浮夸了?

    莫语看着几人,拍了拍手,道:“好了各位,情况暂时就这些,我还有工作要忙,你们自便。”

    李双喜听后回道:“那我们就先撤了吧,情况也都大致清楚了,在这里待着也没用。”

    随后,莫语、杨剑龙、张丹和叶红继续投入了工作,李双喜、楚菲、常清道长和段坤离开了国安局。

    因为作战机甲上的弹药都在昨晚对付拉法尔的时候用光,所以战神号、光明号、圣舞号和波涛号都不得不拉给老周等人进行精细的保养。

    也就是说,今天晚上,李双喜四人只能休息了。

    至于外面还在疯狂生长的植被,只能任由其发展。

    “道长、坤哥,我送你们回去吧。”李双喜道。

    李双喜驾车,将常清道长和段坤送回了住所,几人分离时候相约,明天一早还是道长的办公室见。

    李双喜和楚菲回到了酒店,已经是深夜。

    “呼,又回来了。”李双喜长舒了一口气,走向了窗边。

    酒店窗外的玻璃上,此时都已经生长出了细密的植被,将视线遮掩了大半。

    李双喜一点都不喜欢这样的感觉,掌中运气,打开窗户开始清理。

    很快,酒店的窗户终于透亮了,李双喜也看到了华京的夜景。

    楚菲来到了李双喜的身边,则是被天上的那一轮明月给吸引了目光。

    “双喜哥,你看,很久都没有看到这样的月亮了。”楚菲指了指天空道。

    李双喜放眼看去,顿时眼前一亮,自从全球危机蔓延以来,每天的天空都是灰蒙蒙的,今晚竟然出现了月亮,实属罕见。

    “真的假的?”李双喜甚至怀疑,会不会是眼睛花了。

    楚菲嘴角一咧,笑了笑,回道:“是真的。”

    “月亮都出来了,难不成,明天一早,太阳也会跟着出现?”李双喜道。

    楚菲欣喜道:“很有可能。说不定,双喜哥刚才在国安局里说的话,也都会实现。”

    李双喜听后轻轻点头,真要是那样的话,也太神奇了,不费吹灰之力,就解决了当下的危机。

    “这月亮,搞得我都很期待明天的到来了。”李双喜道。

    看着那天上弯弯的月亮,李双喜心情一下子变得很不错。

    因为罕见的月亮出现,两人的心情都有所转变,过了一会,李双喜道:“楚菲,去冰箱里拿些酒水出来,月光配美酒,今晚我得喝点。”

    “恩。”楚菲迅速转身去拿酒。

    李双喜将美人榻从客厅拖到了窗边,又找来了毛毯、小桌子,将窗边的空地整理得一片舒坦,就差美酒了。

    很快,楚菲拿来了数瓶美酒,还有两个红酒杯,道:“双喜哥,我陪你喝点。”

    李双喜看了看楚菲,并没有拒绝,回道:“好。”

    酒水倒入杯中,李双喜拿起了酒杯,晃了晃,道:“很久没喝了,还是那句话,一杯敬月光,一杯敬明天。”

    楚菲顿时回想起了在米国和俄国喝酒的场面,嘴角扬起了一抹迷人的笑容,回道:“对,干杯。”

    两人仰起了脑袋,目光注视着天上的月亮,咕咚咕咚将酒喝入肚中。

    “嘶!好酒。”李双喜回味着口中残留的酒香,将什么拉法尔和疯狂的植被,一下抛在了脑后。

    楚菲豪放道:“双喜哥,再来。”

    赏着天上的明月,两人尽情把酒言欢,没一会就觉得脑袋发沉了。

    “小楚菲,你说今晚这月亮,为什么不是圆的?”李双喜像个孩子,将平时不会说的一些话,在这个时候全都说了出来。

    楚菲沉吟一瞬,回道:“月有阴晴圆缺嘛,我觉得这弯弯的月亮,更好看。”

    “月有阴晴圆缺……恩,说的很好。”李双喜竖起大拇指夸赞道。

    楚菲却一下笑不起来了,嘟着小嘴巴。

    “怎么了?”李双喜问道。

    楚菲一口将杯中的酒饮尽,回道:“月有阴晴圆缺,人有悲欢离合。双喜哥,我想到了姐姐她们。”

    “如果前两天不回海宁的话,可能此时我还不会那么的想她们,但就是因为回了一趟海宁,此时此刻,我好想她们,真希望她们也在华京,和我们在一起。”

    李双喜眯着双眼,看着伤感起来的楚菲,内心也是狠狠一颤。

    说实话,李双喜同样也想楚涵、林芯瑶、周思敏那几个女人。

    “此事不止古难全,今也同样难全呐。”李双喜道:“踏上了修真者这条道路,也就意味着我们注定和她们聚少离多。”

    李双喜要比楚菲更早具有这样的感受,漫长日夜里的伤感,已经渐渐习惯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