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4章罚酒

    这时候的局面似乎是陷入了死局,李双喜才不管那么多,只要是线索,都想要知道。

    “鹏局,能否告诉我你们新的发现,或许,对我会有帮助。”李双喜道。

    鹏局也不吝啬,道:“经过一个下午的检测,法医确定,那几具被海浪带到岸边的尸体,都是瞬间遭到了强大的电流袭击,瞬间导致了心脏的骤停。”

    “是电鳗。”李双喜快速反应了过来。

    “没错,所以我们确定猎妖队成员的死亡,确实是妖兽所为。”鹏局继续道:“至于那些消失的成员,依旧是没有任何下落。”

    李双喜深吸了一口气,道:“外面狂风暴雨一直不停歇,这也没有办法,现在去搜救的话,搞不好会有更大的伤亡。”

    李双喜打开了一瓶洋酒,一大口喝下。

    “双喜兄弟,可别自己喝闷酒,今晚我陪你。”鹏局道。

    两人并没有使用杯子,直接拿起了酒瓶,碰了碰,然后开喝。

    “一切都得看明天了,希望明天是个好天气。”鹏局道。

    李双喜点了点头,确实没有错,明天那狂龙和海蛇猎妖队肯定会进行海底搜索,到时候,天气很重要。

    “鹏局,说实话,我现在更加担心的是那海中的妖兽。”李双喜道:“中心点发布了准确的信息,确认了那两种妖兽均为A级别,可两支猎妖队几十号人要真都出了意外,事情可就没有那么简单了。”

    鹏局心领神会,道:“你是说,搞不好那海中有什么电鳗王?”

    鹏局对下午李双喜在车里所说的事还记忆犹新。

    “不排除这可能。”李双喜道:“我和楚菲,都有一种不太好的预感。”

    李双喜现在还真的说不上来,那妖兽到底是个什么情况,也是最纠结的地方。

    鹏局看得出来李双喜内心很是焦躁不安,安慰道:“双喜兄弟,我相信你,你们一定可以干掉那些妖兽的。冷静下来,慌乱是解决不了问题的。”

    李双喜看着鹏局,鹏局那坚定的眼神,一下让李双喜醒悟,道:“鹏局你说的对,急是没有用的,是福不是祸,是祸躲不过。”

    鹏局笑了笑,道:“双喜兄弟,我最喜欢你这样觉悟的人,一年多的时间没见,你变得更睿智了。”

    睿智?李双喜没想到鹏局会用这个词来形容自己,连忙道:“鹏局,你可别夸我,我这个人最经不起夸赞。”

    李双喜决定先将妖兽的事丢一边,和鹏局好好的叙叙旧,于是问道:“鹏局,这一年多来,你怎么样了?”

    鹏局喝了一口酒,沉思了片刻,回道:“我还是老样子吧,这辈子,也算是倾注了所有的心血在海宁警局。”

    李双喜暗暗点头,鹏局是个无比正直的人,为海宁这座城市的安宁、和谐,确实是付出了几十年的心血。

    “双喜兄弟,你就别问老哥我了,我的生活还是老样子,还是说说你吧。”鹏局的生活确实没有李双喜那样的波澜起伏,所以把话题又转给了李双喜。

    鹏局很是期待道:“我知道你是一个不平凡的人,你的人生经历,肯定要比我精彩十倍。”

    李双喜摆了摆手,举起酒瓶道:“鹏局,你要是再夸我,那必须罚酒了,我这个人真的不经夸。”

    李双喜很是谦逊,鹏局哈哈一笑,回道:“好好好,把你的故事说出来吧,今晚我做个倾听者。”

    李双喜心里清楚,鹏局最想要知道的,是关于陈梓珊的事。

    李双喜也不磨叽,满桌的酒都准备好了,也确实应该吐露一下心声了。

    “在米国的时候,梓珊变成了吸血鬼……”

    李双喜一五一十,将当初复仇者联盟在米国和暗黑教廷对抗的事说了出来。

    这一说,几个小时的时间一晃而过。

    鹏局作为一个倾听者,听完之后满满的都是震撼,根本没有想到会发生这么离奇诡异的事。

    鹏局摇着脑袋道:“不可能,梓珊怎么会是那暗黑教廷的教主呢?”

    李双喜长舒了一口气,回道:“鹏局,有的时候,冥冥之中自有天意,你越是觉得不可思议的事,越是会发生。梓珊确实是成为了暗黑教廷的教主,并且永远的离开了我们。”

    再次谈及陈梓珊,李双喜内心犹如刀割一般,仰起了脑袋,将一瓶酒咕咚咕咚直接喝下肚中。

    之前和陈梓珊在一起经历的一幕幕,全都呈现在了李双喜的脑海之中。

    鹏局曾经最看重的手下便是陈梓珊,如今知道了事情的内幕后,感到心痛和惋惜,也仰起脑袋喝了起来。

    “为什么会是这样?”鹏局眼眶发红道。

    复仇者联盟在米国和俄国的事,国安局封锁了起来,所以就算是鹏局,也并不知道当初具体的情况。

    要不是和李双喜有着这么一层关系,鹏局或许这辈子都不会知道真正的情况。

    “鹏局,你知不知道,后来事件直接上升到了华夏危机,搞不好华夏就会被俄国的导弹轰平……”李双喜又将俄国经历的导弹事件告诉了鹏局。

    平日里电影大片里的场景,出现在了现实生活当中,鹏局听后久久不能平静。

    “双喜兄弟,复仇者联盟真是太吊炸天!”鹏局道。

    就连李双喜,现在回想起来,也都觉得当时太犀利了,复仇者联盟三人还能活到今天,绝对可以算是奇迹。

    “其实国安局给了我们很大的帮助,要不是他们帮忙的话,那场导弹危机,我们几个人还真的应付不过来。”李双喜感慨道。

    鹏局重新拿起了一瓶酒,道:“双喜兄弟,这瓶酒必须敬华夏,来。”

    李双喜也没有拒绝,和鹏局碰瓶之后,两人畅饮了起来。

    “对了双喜兄弟,常清道长呢?”鹏局问道。

    “别提那老家伙了,我以为他会回到海宁保护这座城市,可听说他去了华京,搞了什么正义联盟。”李双喜一想到常清道长就心烦,埋怨道。

    “双喜兄弟,道长他也是为了华夏和解决全球危机嘛,海宁城有现在这三支猎妖队保护着,还是很安全的。”鹏局为常清道长说了一句公道话。

    “鹏局,罚酒,这必须罚酒。”李双喜听后靠着沙发道。

    “为什么?”鹏局一脸懵逼。

    “为什么?”李双喜道:“因为那老家伙没有遵守约定在先,现在还与我和楚菲玩起了失联,你鹏局为他说话,自然得罚酒。”

    酒过三巡,李双喜已经将话匣子全都打了开来,紧接着又将导弹事件之后的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事,告诉了鹏局。

    鹏局这才明白,原来常清道长和李双喜、楚菲还有那么一个一年之约。

    “鹏局,你说该不该罚酒?”李双喜说完之后质问道。

    鹏局回道:“该,必须罚。”

    “这就对了。”李双喜这才满意道。

    几个小时的工夫,李双喜和鹏局已经将满满一桌的酒水,喝了一半。

    此时此刻,两人脑袋都有些晕,毕竟李双喜找来的酒水,并不是一个种类,有些杂乱。

    鹏局打着酒嗝,问道:“双喜兄弟,那这么说,你和楚菲必然会去到华京了?”

    鹏局的思维逻辑很强,知道常清道长现在身在华京,又联想到复仇者联盟和全球危机,推测到李双喜和楚菲都将离开海宁,前往华京。

    李双喜愣了愣,道:“鹏局,你这酒量还真是不赖啊,都喝了那么多,还能保持清醒的脑子。”

    “没错,我和楚菲是决定前往华京的。但是,现在海宁出了这么个事件,暂时是走不了。”

    “昨天我还觉得,海宁城有三支猎妖队,会很安全,我和楚菲应该去到华京,找到国安局的人,然后彻底的了解全球危机,去解决根源。可没想到,今天的突发事件,打乱了我的计划。”

    海宁城是李双喜的家,攘外必先安内,李双喜可不会放纵着妖兽不管,现在已经决定,得把今天的突发事件解决了,再去华京。

    鹏局宽慰道:“双喜兄弟,你也别着急,城里的三支猎妖队,都有不错的实力,之前出现的所有妖兽,都被他们给解决了。”

    “我个人觉得,这一次,他们也能成功。”

    李双喜轻轻点头,回道:“希望如此。”

    “好了,今晚我们不谈妖兽,喝酒。”李双喜举着酒瓶道。

    鹏局苦笑道:“双喜兄弟,看来今晚我鹏某人还真是得睡在你别墅了。”

    鹏局看了看时间,此时已经是零点多了,外面风雨声还未减小,肯定是无法离开了。

    “没问题,鹏局,房间随便你挑。”李双喜爽快道。

    “好,那我们继续。”鹏局道:“双喜兄弟,我们一起敬梓珊一杯,造化弄人,她本不该是这样的结局。”

    “恩。”

    李双喜也觉得,这世界上的事实在太具有戏剧性了,梓珊确实不该成为什么暗黑教廷的教主。

    李双喜和鹏局两人一边畅饮,一边无话不说,桌上的酒水,慢慢变成了空酒瓶。

    不知道何时,两人倒在了沙发上,酣然睡去。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