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523章噩梦缠身

    楚涵很是严厉,就算李双喜的职位比她要高,也照批不误。

    楚菲并没有想到姐姐的火气会那么的大,被吓了一跳。

    整个办公区域内的气氛一下降低,很是尴尬。

    李双喜则是保持着笑脸,回道:“楚涵,莫生气,世界如此美妙,你却这样暴躁,这样不好……”

    李双喜话才说了一半,楚涵历声打断道:“别给我废话,你们下午去了哪里?”

    李双喜插科打诨道:“我带楚菲去了海边,不是有首歌唱的很好么,好想和你出去吹吹风,吹吹风……我们就是去借着午后的时光,去海边转悠了一下。”

    “转悠了一下?”楚涵质问道:“你好好的看一看,现在是几个点了?你作为双喜药业的创始人,有没有考虑过公司的未来?”

    “你知不知道你这样的行为,对一个企业来说,是多么不利的影响?更何况现在全球危机的大环境之下,我们生存本就不易,你一个老板整天游手好闲,说得过去吗?”

    “双喜药业多少员工的生计都是掌握在你的手上,你这样下去,简直就是置他们的前途和人生于不顾。”

    楚涵的每一句话,就好像一把锋利的刀子,戳进了李双喜的心窝。

    李双喜身边的楚菲,实在有些听不下去了,于是开口道:“姐姐,是我让双喜哥带我出去的,你要怪就怪我好了。”

    楚菲不忍心李双喜一个人将所有的责任就这样硬扛下来。

    楚涵是真的生气,见妹妹楚菲还敢站出来为李双喜说话,历声道:“你给我闭嘴!你的账,我回去再和你好好的算一算。”

    “从明天开始,你的生活只能两点一线,白天公司,晚上家里,别在跟着李双喜一天瞎扯。”

    楚菲还是第一次见自己姐姐如此暴躁,这时候也意识到踩到地雷了。

    面对无比严厉的姐姐,楚菲低着小脑袋,不敢再多顶嘴,这时候要是再和姐姐犟下去,只会把事情越闹越大。

    楚涵犀利的眼神看向了李双喜,道:“李双喜,请你从此时此刻开始,把身心投入到工作之中,好好的经营双喜药业。”

    话音刚落,楚涵一把拽起了楚菲的手臂,拉着楚菲离开。

    李双喜就这样被数落了一顿,尴尬的站立在了原地。

    看着两姐妹的背影渐行渐远,李双喜长舒了一口气,自言自语道:“这个楚涵,从来都是刀子嘴豆腐心,我这不是为了拯救更多的人嘛……”

    李双喜也知道楚涵可能是压力太大,心情不大好,所以决定这两天暂时不去招惹她,让楚菲也安心的陪在她身边。

    李双喜才回来了没两天,一下子把楚涵和林芯瑶两个女人都给得罪了,多少有些尴尬。

    李双喜去了车库,开着自己的车子,回了别墅。

    李双喜晚上和鹏局还有约,自然不能耽搁了。

    被这么一闹,李双喜也没有心情吃饭,直接驾车回了别墅。

    外面依旧是狂风暴雨,纵使海宁城的排水系统很强,但也有不少路段,在长时间暴雨的袭击下,积起了水流。

    下班高峰期,海宁城十分的拥堵,李双喜也没有办法,被困在了路上。

    看着久久不能移动的车流,又想起了消失的几十人,李双喜很是烦躁,只能摸出了车里的香烟,用其解闷。

    一个多小时之后,李双喜终于回到了自己的别墅。

    鹏局还没有来到,李双喜靠在沙发上,静静的休息着。

    这一天,李双喜感觉很疲惫,不知道怎么回事,这是在L城从未有过的疲倦。

    李双喜拿起了摆在一旁的移动电话,看了看屏幕,信号依旧一格都没有。

    看着窗外模糊的一片,渐渐的,李双喜闭上了眼睛,进入了梦乡。

    李双喜并没有安稳的睡去,而是梦到了自己只身一人,驾驶着小船,飘荡在了大海上。

    狂风暴雨侵袭着小船,李双喜拼命的掌控着船只的平衡,可那海浪实在可怕,一下拍打过来,小船根本行驶不动,左摇右摆的剧烈晃动着,随时都有被海浪吞没的可能。

    李双喜放眼看向四周,湛蓝的海面已经变得一片漆黑,大自然可怕的一面,真正的展现了出来。

    李双喜陡然发现,体内的灵气也无法施展而出,自己如同手无缚鸡之力一般。

    就在无奈之际,四周的海面,突然升出了数十道黑影。

    “那是!”

    李双喜瞳孔猛缩,全身的汗毛在瞬间竖立而起,整个人彻底惊在了原地。

    那从海水里升腾而起,站立在海面上的黑影,并不是别的东西,而是一个个的人。

    李双喜顿时想到了狂龙和海蛇两支猎妖队莫名消失的那几十号兄弟,眼前的一定就是他们。

    李双喜定睛看去,那几十人面目狰狞,如同丧尸一般,踩踏着翻腾的海面,走向了自己的船只。

    李双喜一个劲的打着船只的船舵,想要远离那数十人。

    越是心急,船只越是无法前行,没一会,数十人已经将整条小船包围。

    并且,李双喜眼睁睁看着他们一个个的上了船只,正向着驾驶舱走来。

    李双喜立刻将船舱的门关了起来,牢牢的将其扣上。

    此时李双喜想弃船而逃,可是外面那么大的风浪,自己就算跳入了大海之中,也无法逃出去啊。

    犹豫之间,‘砰砰砰’的撞门声传了过来,扭头一看,船舱的门已经要守不住了。

    下一秒,船舱的门被撞击开来,那面目狰狞的汉子冲进了船舱。

    李双喜抡起了拳头,想要将他们击倒,可体内的灵气释放不出,力量骤减得太多太多。

    一拳上去,那面目狰狞的汉子并没有倒下,依旧是站立在李双喜的身前。

    外面天空一道闪电划过,将整个昏暗的船舱照亮,李双喜赫然看到,站立在自己面前的汉子,并没有眼珠,只有那窟窿一般深的眼眶,恐怖到了极致。

    眨眼之间,李双喜已经被扑倒在了地上,那面目狰狞的汉子,狠狠的张开嘴巴,奋力的咬向李双喜的身体。

    感受着那刺心的疼痛,李双喜从梦中惊醒了过来。

    李双喜满头都是细密的汗水,脸色苍白,大口大口喘着粗气。

    “砰砰砰!”

    一阵急促的敲门声紧接着传来,李双喜吓得差点从沙发上蹦了起来。

    定了定神,李双喜发现自己在别墅之中,刚才的一切应该是梦境。

    李双喜顺着声音的源头看去,问道:“谁?”

    “双喜兄弟,是我啊,鹏建国!”别墅的门外,鹏局宏亮的声音传了过来。

    鹏局的声音,这才将李双喜一下子给拉回到了现实之中。

    白天的记忆,也都一下子涌现在了脑海。

    “鹏局,稍等,来了。”李双喜擦了擦额头的细汗,起身开门。

    打开别墅大门,外面潮湿的风吹刮到了李双喜的面庞,这才彻底让李双喜清醒了过来。

    “双喜兄弟,你在里面干嘛,怎么半天才有动静?”鹏局收起了雨伞,问道。

    李双喜顿了顿,回道:“可能是外面风雨交加的声音太大了,我都没有听到。”

    “噢噢,也是,今天这雨可真有些邪乎,一点减小的趋势都没有,关键这还不是雨季。”鹏局点了点头道。

    “鹏局,快进来吧。”

    李双喜将鹏局请进了自己的别墅。

    “鹏局,你要喝点什么,我去给你准备。”李双喜问向鹏局。

    “双喜兄弟,不用那么麻烦。”鹏局落座到了沙发上,道:“有没有酒,有的话,可以来点。”

    鹏局主动要求喝酒,李双喜爽快回道:“当然有。我这别墅里,可是有酒有故事,不过鹏局,要是你喝了酒,今晚恐怕就得住我这咯。”

    “那没问题啊,反正你这别墅那么大,房间又多,自然有我鹏某人睡觉的房间。”鹏局道。

    于是,李双喜将平时购买的酒水,通通搬到了客厅的茶几,道:“鹏局,够不够?”

    鹏局看着放满了一桌子,各种各样的酒水,满意的点头道:“够够够。”

    李双喜也落座了下来,鹏局看着李双喜的面色,微微皱眉,问道:“双喜兄弟,你脸色怎么有些发白,是不是今天太累了?”

    李双喜和鹏局没有什么好隐瞒的,有什么就直接说,回道:“也没有,就刚才在沙发上睡着了,然后做了一个噩梦。”

    鹏局一听,有些担忧道:“双喜兄弟,你这样的大能之人还会做噩梦?没事吧?”

    李双喜汗颜,道:“鹏局,我也是个人好不好,当然会做噩梦。”

    “你放心吧,没什么大事,一会就好了。”

    鹏局摩挲着下巴,道:“让我猜一猜,那噩梦是不是和今天海宁发生的那事有关系?”

    “恩。”李双喜道:“是的,白天的事情太古怪,我一闭上眼睛,就会不自觉的联想。”

    “对了鹏局,你们警局有什么新的消息么?”李双喜关切的问道。

    鹏局一脸严肃,道:“法医那边有一些新的线索,但是对整个大局也都无关紧要,就确定是妖兽所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