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429章不寻常的一切

    李双喜也搞不明白,为什么两人的灵法,会出现这样的差异。

    李双喜甚至还联想,要是将灵法传授给了常清道长,那灵气弹会不会变成绿色。

    且不说这么多,李双喜把玩着手中的两枚灵气弹,左右来回交换着,自信满满的看向了十几只妖鼠。

    “来吧,我今天还真不信了,强大的灵法都收不了你们。”李双喜道。

    十几只妖鼠同时盯向了李双喜和楚菲手中的灵气弹,都不敢贸然进攻。

    妖鼠也看出来了,对面站着的两人,都不是简单的货色。

    此时最痛苦的要属那只被流羽刀开膛了的妖鼠,鲜血不停的流淌着,再耗下去的话,一定会活生生流血而亡。

    李双喜不紧不慢,反正有的是时间耗,毕竟自己和楚菲可没有受伤。

    夜风吹袭着整个小池镇,忽然之间,十几只妖鼠同时发起了进攻。

    十几只妖鼠再次化身成为了道道黑影,伴随着刺耳的尖叫声,冲向了两人。

    李双喜和楚菲对视一眼,手中的灵气弹,毫不犹豫的扔了出去。

    李双喜两枚蓝色的灵气弹这才刚刚脱手而出,又是两枚拳头大小的灵气弹陡然出现,供应了上来。

    楚菲也一样,并不喜欢双管齐下的她,选择了一枚一枚扔出。

    可以看出,经过了一年时间的闭关,两人都已经将灵法娴熟的掌握。

    “轰隆!”

    灵气弹落在了地面,地面顿时掀起了轩然大波,而这一切,是妖鼠根本承受不住的。

    它们打算利用速度来躲避灵气弹的攻击,可是,灵气弹的威力远远超出了它们的想象。

    单单是李双喜的两枚灵气弹,就已经让妖鼠前行的道路彻底分裂开来,那深深的地缝,几只妖鼠直接掉落了下去。

    而另外的妖鼠跳跃过了裂缝,撕咬而至,可是楚菲的灵气弹已经迎面而来。

    灵气弹轰出的同时,正中了妖鼠,妖鼠的躯体在紫色光芒的爆发之下,被彻底吞没。

    再次看去,半空掉落了一条细长的尾巴,别无其它。

    “漂亮!”李双喜看着妖鼠直接被废,给楚菲竖起了大拇指。

    几只妖鼠从地缝之中一跃而出,疯狂的爪牙毫不客气的落向了李双喜的面部。

    “双喜哥,小心!”楚菲提醒道。

    李双喜笑了笑,回道:“不用担心,事实已经证明,这帮妖鼠,根本扛不住灵法。”

    李双喜又是两枚灵气弹直接甩出,‘砰砰’将几只妖鼠拿下。

    十几只妖鼠,眨眼之间被干掉了一半,剩下的一半,见势头不对,拔腿向后逃离。

    妖鼠也不傻,知道再这样下去,必定是全军覆没的结局。

    李双喜皱眉道:“现在知道跑了?晚了!”

    李双喜一闪而出,同时怒喝道:“灵法二重!”

    李双喜最快速度来到了几只妖鼠的前方,转身之后,手中篮球般大小的灵气弹,一甩而出。

    几只妖鼠拼命的想要停下来,可是用出全身气力奔跑的它们,根本停不下来,整个身体直接撞击上了灵气弹。

    “嘶啦!”

    鲜血溅射了满地,血肉模糊的一片,剩余几只巨鼠,躯体不完整的倒在了小池镇的街道上。

    李双喜长舒了一口气,道:“靠,没想到对付十几只妖鼠,还耗费了小爷不少灵气。”

    楚菲快步跑了过来,看着地上还在扭动,并没有死透的几只妖鼠,道:“要是这妖鼠会说话就好了,我们还可以问问这外面到底发生了什么?”

    “那肯定不可能的,这些妖鼠要是会说话,找就和我们叫上板了,也不会是现在的局面。”李双喜回道。

    李双喜蹲了下来,也没嫌恶心,摩挲着下巴,道:“不过,这些妖鼠到底是哪里来的?之前我来过小池镇,可从来没见过有这样的玩意。”

    解决完了妖鼠,两人的好奇心都被勾了起来,楚菲也一脸迷茫道:“这妖鼠,不单单是小池镇没见过,我去过不少国家,也都没有见过。”

    “双喜哥,从刚才的情况来看,它们特别聪明,该不会是生化老鼠吧?”

    “什么是生化老鼠?”李双喜看向了楚菲,询问道。

    楚菲沉吟一瞬,解释道:“就是那些科学家,经常会用小白鼠来当做试验品,注射一些新研发的药剂。这些妖鼠,会不会就是那种类型的。”

    李双喜想了想,道:“有那么个可能,但又不太可能,因为这里可是华夏,谁要是弄出这么一批生化老鼠的话,那还不得吃不了兜着走,国安局的家伙可不是吃素的。”

    李双喜和楚菲研究了一阵,也没有研究出一个所以然来。

    李双喜站立起身,道:“走吧,当务之急是赶回海宁。”

    楚菲点了点头,回道:“恩。”

    李双喜随即挥出一道灵气,将地上的妖鼠彻底斩杀,两人离开了小池镇。

    “双喜哥,这大半夜的,我们要怎么回海宁,小池镇距离海宁可是有十万八千里,我们总不能像白天那样走回去吧?”楚菲忽然意识到了问题的严峻。

    李双喜停下了脚步,楚菲说的很对呀,这一天时间过去了,交通工具和通讯工具,两人依旧是没有,这可是一个大问题。

    “没错没错,我们这都走了一天了,再走下去,还不累死,等我想想,等我想想。”李双喜脑袋快速转动,研究对策。

    李双喜脑袋灵光一闪,立即道:“对了,这小池镇不远处有个火车站,那火车站是连接小池镇和旁边一个城市的枢纽,当初我和道长就是坐火车来到这里的。我们现在去那,希望能有火车搭乘。”

    楚菲眉头微皱,道:“火车站?可是这个点钟,还有火车吗?”

    李双喜道:“只要有火车就行,我们随便去一个大的城市,然后转飞机去海宁。”

    李双喜脑中已经有了很好的计划。

    楚菲随即一针见血道:“双喜哥,小池镇都已经没人了,万一那火车站,也废弃了呢?”

    “呸呸呸!”李双喜道:“别说这么丧气的话,那火车站可是距离我们最近的地方,要是它都废弃了的话,我就真无招了。”

    “别说那么多了,快走。”

    李双喜拉起了楚菲的手,直接大迈步的前往了火车站。

    李双喜一边走,一边也在心里祈祷,火车站一定要正常运转着。

    深夜的道路,李双喜和楚菲两人快步前行着,外界到底发生了什么,两人都还没有弄清楚。

    他们更加担心的是远在海宁的亲人,只恨没有翅膀,不能立马飞回去。

    半小时之后,两人来到了距离火车站不远处。

    放眼眺望,几盏白炽灯照亮着火车站的大门,李双喜欣喜道:“有灯光,有人!”

    楚菲也是眼前一亮,道:“太好了!”

    李双喜和楚菲对视一眼,一路狂奔向了火车站。

    那亮着几盏灯光的火车站,就像是希望的港湾,承载着两人所有的希望。

    狂奔到了火车站的大门口,李双喜停了停,然后直接狂奔了进去。

    李双喜以为,火车站内会有工作人员,会有滞留的旅客,会有火车到站的声音,可冲进去之后,李双喜彻底愣在了原地。

    跟随其后的楚菲,也同样猛地停了下来,两人如同木头一般,站定在了原地。

    两人的眼神也越发的变得迷茫和呆滞。

    因为,火车站内空空荡荡,什么都没有,别说人了,就连候车室的椅子都不见了。

    偌大的火车站,只有顶上亮着点灯光,而且灯光忽明忽暗的,随时都有熄灭的可能。

    过了好几分钟,楚菲回过神来,开口道:“双喜哥,看来,世界末日好像真的来了。”

    一路上的种种迹象,让楚菲不得不相信,世界末日的到来。

    李双喜双手抱着脑袋,缓缓蹲到了地上,这一切的一切,真是让它无法接受。

    从蜀山灵泉出来,常清道长失约没有来,然后到仙剑派的消失,再到今天两个小镇的空荡,李双喜越来越觉得,楚菲说的很有可能,这个世界,搞不好就剩自己和楚菲了。

    “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李双喜嘴里喃喃念道:“到底是怎么回事?”

    楚菲摇着脑袋,同样也很想知道这个问题的答案,这个世界,到底怎么了?

    李双喜躺在了火车站的大厅内,看着顶上昏暗的灯光,久久不能自拔。

    而楚菲,也是坐在地上,一脸沮丧,计划的接连泡汤,让她也都不知所措了。

    时间一分一秒的过去,一小时之后,李双喜扭头看向了身边的楚菲,问道:“楚菲,我们还要回海宁吗?”

    李双喜内心已经动摇了,就怕历经千辛万苦走回去了,海宁也一样变成一座空城,那样的话,自己绝对会崩溃的。

    楚菲长叹了一口气,回道:“我不知道,我好害怕,要是这个世界真的只剩下我和你了,那怎么办?”

    “我都不敢去想姐姐,我就怕,她也一样消失了。”

    楚菲话音落下,两行清泪流淌而下,声音也变得抽泣了起来。

    李双喜半坐起身,拥抱向了楚菲,道:“不会的,说不定,我们是在做梦。”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