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87章说散就散

    楚菲迈步走向了东方明昊和西陵俊松两人,并且将体内气息凝聚到了双掌之上。

    “完了完了,四大狂少马上就要只剩下两人了。”

    “那小兄弟和那道长真牛逼啊,竟然如此挡下了东方明昊两人。”

    “别说话,谁知道接下来会发生什么。”

    围观的修真者全都屏住了呼吸,这可是关键时刻。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并没有想那么多,而是尽力的操纵着战神,利用战神之剑,压制着东方明昊和西陵俊松。

    楚菲来到了两人身前,可就在这个时候,一个熟悉的声音传了过来:“住手!”

    楚菲一愣,看向了声源处,开口的是万羽真人。

    万羽真人带着武当派的上上下下,赶来了C组的分会场。

    万羽真人开口叫停,楚菲收起了凝聚在手掌的气息。

    “师叔?”常清道长愣了愣,道:“师叔为何这时候出现?”

    常清道长有些搞不懂了,让楚菲除掉东方明昊两人不是一件好事么。

    李双喜皱起了眉头,没想到这最后关头万羽真人来叫停了。

    东方明昊和西陵俊松则是看到了救星一般,提到嗓子眼的一颗心总算是能够落下一些了,不管怎么说,两人就此都逃过了一劫。

    “都停手吧。”万羽真人看向李双喜和常清道长,道:“小兄弟、常清,收手。”

    李双喜两人对视一眼,只能收起了战神虚影,先行作罢。

    常清道长立即大大咧咧道:“师叔,既然你来了,这事就必须得解决一下,这两个家伙肆无忌惮的在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擂台折磨对手,手法残暴至极。”

    东方明昊这边才松了一口气,听常清道长开口控诉自己,反驳道:“道长,我的对手不肯放弃,非要和我搏命,我也是逼不得已,你可别想诬赖我。再说了,大家伙都是签了生死状才上的擂台,要是害怕的话,那干脆别来了,回家躲着就平安无事了。”

    “你这鳖孙,老道放了你一条狗命,你还跟我蹬鼻子上脸了是吧?”常清道长被惹怒,对着东方明昊怒斥道:“要不是看在你家老太爷东方韵的面子上,刚才我和双喜兄弟直接就将你碎尸万段。”

    西陵俊松上前一步,冷哼道:“别拿老太爷的名字太吓唬我们,你们又没战胜我俩,还手的这么理直气壮,真是搞笑。”

    常清道长气得吹胡子瞪眼,撸起了道袍,就想给东方明昊和西陵俊松两个王八蛋几个大耳光。

    “好了,都住口。”万羽真人再次开口制止,来到了擂台边缘,看着乱七八糟的场面,沉默了片刻,道:“都散了吧,这事就先这样,接下来还有赛程需要继续。”

    什么?!万羽真人的这个决定,出乎了李双喜三人的意料,另三人纷纷瞪大了眼睛。

    而东方明昊则是和西陵俊松对视一眼,眼神之中露出了得意之色。

    “师叔,你没有搞错吧?”常清道长愤愤不满道:“这两个家伙都如此藐视武道大会的规矩了,你还不管管?”

    万羽真人没有开口,武当掌门灵玉指了指常清道长身边被打晕的裁判,问道:“那是谁放倒的?”

    常清道长低头一看,这才意识到刚才愤怒之下的自己出手有些重,竟然将几位裁判都给打晕了,而且看这个样子,还得睡上几个小时才能够醒来。

    武当掌门灵玉放眼扫视向四周观战的修真者。

    四周的修真者纷纷将手指指向了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一下子哑口无言,感觉自己有两张嘴都辩不清了。

    武当掌门灵玉接着道:“你打伤武当派之人,这笔账我们都不算了,你还想怎么样?识趣的话,就散了吧。”

    “嘿?”常清道长一听这话,怎么搞得自己成了罪魁祸首,很是不爽道:“你个瓜娃子,老道可是你师爷,出手教训下几个徒孙怎么滴啦?”

    常清道长和李双喜在一起的时间长了,也学了不少李双喜的能耐,这时候完全展现了出来。

    武当掌门灵玉的脸色一下子变得极其难看,根本没想到常清道长会如此不给他面子,或许要是万羽真人不在身边的话,他已经对常清道长出手了。

    可是,万羽真人就在身边,这个辈分的事是逃不开的话,他也只能闭上了嘴巴。

    常清道长一看武当掌门不敢回嘴,尾巴立即翘了起来,眉飞色舞继续数落道:“万羽真人既是老道的师叔,又是武当师祖,按照辈分的话,老道就是你掌门的师爷。你这家伙见了老道不跪拜也就算了,还敢在老道面前指手画脚的,真是反了你。”

    “还有你们武当派的这些徒孙,一个个看着老道干嘛,找抽啊!”

    常清道长这一嗓子呼出,包括武当七神在内的武当众人,一个个全都低下了脑袋,变得十分尴尬。

    李双喜心中暗道:“这老道长,总算是如愿以偿的装了一波逼。”

    四周的修真者见状,纷纷将指出的手指收了起来,起初他们以为常清道长是吓唬人的,可现在看来,哪里会是吓唬人,分明就是真的。

    常清道长一下子成就感倍增,几乎是站在擂台上用鼻孔看向了武当派的众人。

    东方明昊和西陵俊松两人皱起了眉头,都没有想到常清道长的身份地位竟然在武当派掌门之上,难怪实力不俗。

    常清道长威风了一把之后,万羽真人轻咳了几声,再次开口道:“常清,差不多行了,散了散了。”

    “啊?”常清道长真的就是一脸懵逼了,自己的师叔今天这是怎么了,竟然胳膊一直的向外拐。

    万羽真人接着给了武当掌门灵玉一个眼神,灵玉立即让武当弟子将擂台上的几个裁判抬离现场。

    李双喜此刻心中也纳闷到了极致:“万羽真人这是要干什么,真的就要放了东方明昊和西陵俊松?这有些不对劲呀,明明可以趁此机会取消他们接下来的比赛资格的。”

    “散了散了,和平收场,也不失为一个好结局。”

    “撤了,没看头了。”

    观战的修真者三三俩俩的离开。

    李双喜见状,走到了甘胜龙尸体面前,开口道:“真人!你好好看看这具尸体,好好看看这擂台的鲜血和断臂,这事就这样算了?”

    李双喜的声音很是洪亮,这一开口,一下子吸引了所有人的目光。

    万羽真人捋着胡须,一脸镇定,气定神闲的回道:“小兄弟,这就是天下第一武道大会。之所以它是华夏顶尖的武林盛宴,就是因为它拥有独特的魅力,无数武者为了他拼命到最后一刻。”

    万羽真人一句话,表明了自己的态度,李双喜一颗心也沉入了谷底。

    李双喜此时此刻心头也萌生了退赛的想法,但是,又想到了老爸李清扬,很是纠结。

    万羽真人并没有再多说什么,而是转身离开。

    武当派的众人也都跟随离开。

    四周的修真者纷纷散了开,东方明昊和西陵俊松笑着离开了分会场。

    很快,整个C组场地只剩了李双喜三人。

    这时候的李双喜三人,内心无疑是酸楚的,本以为万羽真人的出现会制裁那东方明昊和西陵俊松,可万万没有想到,万羽真人就这样草草结束了这突发事件。

    李双喜蹲在甘胜龙的尸体面前,低垂着脑袋,很是伤心。

    常清道长则是大大咧咧的骂道:“师叔是不是吃错药了,这事就此作罢?老道真是想不通,想不通呐!”

    楚菲摇了摇头,道:“算了吧,有些事,强求不来。看来想要制裁那几个嚣张的狂少,只能在擂台上和他们对战的时候了。”

    “老道真是咽不下这口气,刚才只要再给我们半分钟的时间,那两个小兔崽子就挂了。”常清道长一想到刚才,气就不打一处来。

    楚菲撇了撇嘴,现在回想一下,确实挺可惜的。

    “道长、楚菲,将甘大哥的尸体拼凑起来,帮他完成最后的心愿。”李双喜暂时没有想那么多,而是打算安葬甘胜龙的身体。

    随后,楚菲和常清道长将擂台上的断肢捡了起来,李双喜抱起了甘胜龙的尸体,三人迈步走向了竹林的最深处。

    三人合力,将甘胜龙安葬在了蒋云虎的身旁。

    “甘大哥,蒋大哥,对不起,刚才没能帮你们报仇。”李双喜看着两个土堆,无比认真道:“但是,接下来的擂台比武,我一定会让他们付出代价。”

    “既然万羽真人说了这是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真正的魅力所在,那我也明白了,是时候该放纵一些了。”

    楚菲和常清道长听后一愣,看向了李双喜。

    李双喜眼神之中一道杀机闪过,凶戾之气也随之散发而出。

    楚菲感同身处,也开口道:“两位大哥,我也明白了,你们放心吧,你们的仇我和双喜哥一定会报的。”

    李双喜退赛的念头早已经烟消云散,为了老爸李清扬,为了惨死在擂台的两位大哥,天下第一武道大会,说什么也得拿下。

    常清道长尴尬的抓了抓脑袋,意识到自己好像帮不上什么忙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