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9章新一轮对阵表

    李双喜一行人随即离开了分会场,蒋云虎一番包扎之后,显得很是不自在。

    “哎,这第一场就弄成这样,真是好尴尬。”蒋云虎自嘲道:“技不如人,技不如人。”

    李双喜听后摇头道:“千万别这么说,虽然是挨了几刀,但是绝对值。如果你不来参加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话,我相信你那怒焰虎掌再修炼个三年五载也都不会有变化,可正是因为这华夏的顶尖武林盛宴,才让你在短短的一场较量之中就得到了突破,这笔买卖,上别处可想找都找不到。”

    蒋云虎一脸认真的点了点头,道:“确实没错,我这怒焰虎掌自从成型之后,就基本没有突破过,我都以为是达到了招法的顶峰,可现在看来,还有上升的空间有待开发啊。”

    “小兄弟,你们这么一说,搞得我都有些亢奋了,什么时候我的霸龙拳也能突破,那就太棒了。”甘胜龙接过话题道。

    “甘大哥,事在人为,修真者最需要的就是机缘巧合,只要碰上了,实力的提升和突破那是必然的。”李双喜道:“当然了,也切莫心急,心急是吃不了热豆腐的。”

    对于修为和实力的晋升,李双喜现在有了自己的认识和看法,毕竟一路经历了那么多的风风雨雨。

    “还有楚菲,今天最让我惊艳的当然就是你。”李双喜看向了楚菲,道:“那紫光圣舞,远远超过了宇宙星辰,势不可挡,我相信,凭借那股力量,你一定可以在武道大会上走得更远,说不定,第一名都会是你。”

    甘胜龙竖起了大拇指,夸赞道:“对对对,碰上那么一个诡异的修真者,你都能逆境爆发,真是让我眼睛都看直了,羡慕嫉妒恨呐。”

    楚菲一脸灿烂的笑了起来,事实的发生总是那么的出乎意料,连自己都没有想到,那样一场比武,竟然会波澜四起。

    “我说你们四个家伙,在这叽叽歪歪的说够了没有,老道听得耳朵都要起茧子了。”常清道长并没有参加武道大会,并没有享受到其中的乐趣,于是闷闷不乐道:“走了走了,我们该去吃东西了。”

    说罢,常清道长那宽大的道袍一挥,双手后背,挺直了腰板迈步离开。

    李双喜看着常清道长的背影,很清楚这老家伙心里在想什么,一定是没有让所有修真者认识到他,武当掌门师爷的身份没有公之于众,虚荣心没有得到满足。

    “走,今天我们迎来了开门红,是时候该去慰劳慰劳饥饿的肚皮了。”李双喜提议,众人到城中馆子,好好的吃一顿。

    几人自然都是欣然同意,就连常清道长,也全然忘记了前两天被万羽真人的痛扁,继续开荤。

    饭馆包厢内,甘胜龙举起了酒杯,道:“小兄弟,我甘胜龙必须要敬你一杯,你这又请我们来吃如此丰盛的美食,我们俩兄弟真是有些过意不去。”

    蒋云虎也起身敬酒道:“就是呀,火锅店结识之后,但凡我们一起吃饭,都是你买单,这这这,真是让我们不好意思了。”

    李双喜双手持杯,同样站了起来,回道:“两位大哥,相聚就是缘,你们可别跟我客气,没有你们的话,我们三人还不是得吃饭,其实就是多两双筷子的事,别在意,千万别在意。”

    常清道长一边啃着鸡腿,一边道:“两位,你们还是坐下来吧,该吃吃该喝喝千万别介意,双喜兄弟不差那几个钱,你们就当他是移动钱包就可以了。”

    “告诉你们,我们就算这样天天胡吃海喝的,吃上个一百年,也吃不垮他。”

    甘胜龙和蒋云虎听后对视一眼,这可不得了啊,吃一百年都吃不垮?

    “小兄弟,你是做什么的,那么土豪?”甘胜龙忍不住问道。

    还不等李双喜开口,常清道长手掌一翻,摸出了一枚玉符,一巴掌拍在了餐桌上,替李双喜回道:“看见没有,就这玉符,就是双喜兄弟独家炼制的,今早擂台上小楚菲释放而出的火焰,也是从这小小的玉符之中释放而出的。”

    “道门玉符,这对于修真者来说可是宝贝。”常清道长绘声绘色道:“可双喜兄弟直接开了一个工厂,量产这玩意,还卖给国安局,你们说说,他能却钱?”

    “别看他现在二十出头,看上去很嫩的样子,但是他赚的钱呐,足够他花十辈子了。”

    常清道长有声有色的一番说词之后,甘胜龙和蒋云虎两人陷入了震惊的状态,李双喜和楚菲则是埋头吃菜,让常清道长一人独自表演。

    “这小小的玉符,就能释放出火焰,那么牛?”甘胜龙伸手将常清道长面前的玉符拿了起来,一脸好奇道:“偶滴个神嘞,我们在大西北还从来没有见过。”

    “可不是嘛,不止没见过,听都没有听过。”蒋云虎跟着道。

    李双喜咽了咽口中的菜品,道:“两位大哥,喜欢的话我送你们几枚。”

    李双喜手腕一翻,几枚玉符跃然出现。

    甘胜龙和蒋云虎俩兄弟绝对是老实人,连忙摆手拒绝道:“不不不,那可不行,这样的宝贝怎么能送我们。”

    “小兄弟,承受不起,承受不起啊。再说了,我们要了也用不上。”

    李双喜问道:“真的不要吗?这玉符的种类挺多,这防御型的佩戴在身上,关键时刻还能保你们一命。”

    甘胜龙俩兄弟却坚持回道:“小兄弟,我们俩兄弟可不能要,这已经天天蹭你们的饭吃了,哪还能收你们的宝贝。”

    李双喜点了点头,知道两位大哥骨子里都很朴实,也不好强求,于是道:“好吧,那两位大哥你们如果有需要的时候和我吱一声,我再给你们。”

    俩兄弟一听,这可倒可以有,总之现在不能要。

    酒足三巡,甘胜龙道:“也不知道下一轮的对手会是谁,真希望我的霸龙拳也能突破。”

    甘胜龙是个急性子,很想借助武道大会的实战经验,让自己的招法更上一层楼。

    蒋云虎却是道:“哎,别碰上那四大世家的狂少就好,虽然我现在实力有了提升,但是和那四个家伙交手的话,心里一点底都没有。”

    蒋云虎不知道是喝酒的缘故还是高兴的缘故,将心里的实话说了出来。

    常清道长打着酒嗝,道:“怕什么,你们俩可是黑马,再说了,要想小组出现的话,就必须要战胜他们。”

    李双喜仰起了脑袋,一杯酒直接下肚,并没有说什么。

    但李双喜心里和明镜似的,他此时此刻很清楚,甘胜龙、蒋云虎碰上那东方明昊和西陵俊松,赢下比赛的胜率几乎是零。

    虽然之前李双喜也都一直鼓励着两人,相信希望,相信奇迹,但是今天下午见识到了西陵俊松的一招致胜之后,他比谁都清楚,那巨大的修为差距是无法拉近的,奇迹出现的可能实在渺小到几乎不存在。

    楚菲看了看身边的李双喜,大致猜到了他在想什么,低声道:“双喜哥,别担心,他们做不到的,我们来做到。”

    楚菲的意思很明显,甘胜龙俩兄弟拿不下那四位狂少,那就由她和李双喜接手。

    李双喜点头,轻声回道:“说的对。”

    蒋云虎听了常清道长的话,反驳道:“道长,你就是坐着说话不腰疼嘛,你今天也看到了,那个狂少一招就将对手直接废了,那样的实力,我们怎么战胜他?”

    “所以说,你们就需要这宝贝玉符了,适当的时候那么一扔,搞不好直接将那几个嚣张无比的小子给冰封了。”常清道长靠着椅子,醉醺醺道。

    “不行不行,我们得依靠自己的力量,那样的话我们胜之不武。”甘胜龙摆手道:“我们俩兄弟来这武道大会就是为了验证实力,学习进步的……”

    “你们那叫傻,给你们一点帮助还不要。”常清道长打断道:“不要就算了。”

    李双喜笑了笑,道:“好了好了,喝酒喝酒。”

    “对了,话说下一轮的对手什么时候公布出来?”李双喜突然想起了这么一茬子事,开口问道。

    常清道长一脸困惑,抓着脑袋,显然不知道答案。

    甘胜龙回道:“就今天晚上,九点!”

    “那么仓促?”楚菲愣了愣,问道:“那意思明天继续打?也不让我们休息休息?”

    楚菲还以为公告应该是明天出,然后首轮取胜的大家伙后天再战。

    甘胜龙摇晃着脑袋,道:“反正我是看到有这么一个公告,确实有些仓促了。”

    “还不是武当派那帮道士,虽然说是武道大会的主办方,但看这个样子,分明就是想早结束早收工吧。”蒋云虎抱怨道。

    常清道长一听这话,拍案而起,道:“嘿,这帮牛鼻子,老道非得去教训教训他们,这武道大会也得让参赛者休息不是,你一天接一天的连续比赛,那还不是折腾人吗?”

    李双喜抓住常清道长,道:“坐下坐下,你这老家伙还嫌事情惹得不够大?我才和那武当掌门战了一把,你想来第二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