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2章突醒

    随着两只手臂从两侧一点一点的靠近,楚菲感觉到,手臂上缠绕着的布条已经达到了一个无比紧绷的状态,随时都可能将自己的手臂给勒断。

    甚至,楚菲都能感觉到体内血液循环的被隔绝,布条缠绕下的另一半,正在一点点失去知觉,变得麻木不堪。

    “坚持下去,相信自己,一定可以做到的。”楚菲心中依旧不断鼓励着自己,道:“说好和双喜哥一起打入决赛,还有那神秘的超凡界,楚菲,你一定可以的!”

    “呀!”

    楚菲的双臂终于从两侧凑在了身前中央,抓住了缠绕着脖颈的那数根布条。

    接下来,楚菲要做的就是扯断它。

    褴褛人见状,也没有闲着,布条越发的勒紧,道:“那就看看是你的脑袋先落地,还是你的双臂先断裂吧,哼哼。”

    楚菲用出了全身的气力,赌上了自己的性命,道:“没有什么是无坚不摧的,给我破!”

    “啪塌!”

    那数根布条从楚菲的手中被扯断开来,而楚菲的脑袋,并没有掉落而下,好生生的存在着。

    危机关头,楚菲依靠着强大的意志和力量,真的做到了。

    褴褛人见缠绕着楚菲脖颈的布条被扯断,迅速将身体的布条抽离而出,缠绕向了楚菲的整个身体,毕竟楚菲现在的腰肢和双臂都还在控制之中,说什么也不能让她就此逃离。

    楚菲眼疾手快,这边才刚刚将脖颈的布条扯断,历声一喝,随即双臂一震,将双臂上的布条震碎开来。

    那表层带着一抹蓝色光芒的布条,此时在楚菲的面前,多少显得有些脆弱。

    其实并不是褴褛人的布条出了问题,而是楚菲,在生死关头,将身体之中的潜能一股脑的爆发了出来。

    此时她的力量,要比之前爆发出宇宙星辰般力量时候还要强很多。

    楚菲再次高举起了手臂,手刀落向了缠绕住腰间的布条。

    两次都没有劈破的布条,终于被那手刀斩断开来。

    不过还有两只小腿上被缠绕住了布条,楚菲正打算有所动作,整个身体却向后一倒,和地面来了一个亲密接触,被褴褛人放倒。

    “糟糕!”楚菲眼神一凛,眼睁睁的看着更多的布条将自己的小腿缠绕住。

    褴褛人发力,楚菲被拖拽了起来,整个后背擦着地面而行。

    地面本身就全都是破碎的石块,此时和楚菲背部碰撞,一阵剧痛传来。

    褴褛人操纵着布条,将楚菲整个身体旋转了起来,就如同大风车一般,以他为原点,不停的旋转着。

    虽然说后背的疼痛消失,但楚菲眼前天旋地转,几圈之后,根本已经分不清东南西北。

    此时只要褴褛人想的话,楚菲随时都可以被扔出擂台。

    但是,褴褛人似乎被楚菲给惹火,并不想轻易就这么放过她,于是将旋转而起的楚菲猛地砸下了地面。

    “轰隆!”

    一声巨响,武道大会的擂台被砸出了一个坑洞,而楚菲无疑落在了坑中,并且发出了一声惨叫。

    “可恶!那个家伙,老道去宰了他!”看着小楚菲被褴褛人折磨,常清道长气得吹胡子瞪眼,当即就要掏出神兵乾元金光剑,冲上擂台劈了褴褛人。

    李双喜大手抓住了常清道长,道:“冷静,这可是比赛。”

    常清道长听后眉头紧皱,看着李双喜,质问道:“双喜兄弟,那可是楚菲啊,你难道不感觉到心痛?那家伙明明可以淘汰楚菲的,他却选择折磨楚菲,这分明就是在挑衅我们复仇者联盟的威严,你能忍下去?”

    李双喜一脸平静,回道:“现在是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比武,是有规矩的,我们既然来参加了,就不能坏了规矩。”

    “双喜兄弟,这时候你怎么变得比老道还要死脑筋了,再这样下去,楚菲会丢失性命的!”常清道长历声道。

    李双喜还是一脸镇静,拍了拍常清道长的肩膀,道:“道长,你担心楚菲的心情我能够理解,但,你未免也太小看楚菲了。”

    “恩?”常清道长一脸懵逼,都这个时候了,李双喜还说这样的话?

    李双喜看向了擂台,眼神坚定道:“从楚菲刚才扯断布条开始,她就已经完成了蜕变,看着吧,我相信很快就到她表现的时间了。”

    李双喜其实要比任何人都想出手,早在楚菲生死一线的时候就想直接出手去对付褴褛人了,可是心中油然而生出了一股直觉,总觉得楚菲可以战胜褴褛人,正是因为那直觉的关系,一直忍到了现在。

    常清道长张大了嘴巴,扯断布条是没错,可这不还被那木乃伊给折磨了么?表现的时间?难道看她表演全身骨头被砸断不成?

    常清道长可不觉得在这样的情况之下,楚菲还能击败褴褛人。

    “喂,你们俩兄弟,说说看法。”常清道长看了看甘胜龙俩兄弟,道。

    甘胜龙和蒋云虎俩兄弟同时摇了摇脑袋,表示看不出来。

    常清道长顿时一脸无语,听向了四周观战修真者的声音。

    “那小姑娘还真是够拼的,认输不就好了,何必要玩上自己的性命。”

    “不不不,我看那小姑娘似乎还有翻盘的机会,那布条不都已经被她给徒手扯断了么。”

    “哼,她现在都要被那怪物玩得粉身碎骨了,扯断布条有个卵用。”

    “你这个赌输的人就不要说话了,继续看着吧。”

    常清道长挠了挠头,也决定再看看,于是强行将心中的怒火压了下去。

    擂台之上,楚菲躺在坑中,那钻心的疼痛一阵阵传来。

    不等楚菲做出反应,那缠绕着双腿的布条再次发力,将她整个人拖了出来,倒吊在半空。

    褴褛人阴狠道:“再顽强的人,我也能将她折磨到体无完肤,准备好了吗?”

    楚菲并没有回话,眼前那天旋地转的感觉才稍稍消退些许。

    褴褛人再次操纵起了那布条,楚菲整个身体再一次的在半空之中旋转了起来。

    数圈之后,楚菲又一次的狠狠被砸落在地,擂台上又是一个坑洞瞬间形成。

    “裁判,裁判,你们都不管管?”常清道长实在看不下去,对着擂台边的几个裁判呼喊道。

    几个裁判齐刷刷的瞟了常清道长一眼,其中一个回道:“参赛者都是签下生死状的,再没有认输的情况下,我们管不了。”

    “奶奶的熊,人都要死了怎么认输!”常清道长愤愤不满道。

    几个裁判不再理会,转过脑袋,将目光落在了擂台之上。

    常清道长当即就要去找裁判理论,甘胜龙和蒋云虎俩兄弟一个抱住了他的腰,另一个拽住了他的身体,这才控制住了情绪激动的常清道长。

    “你们放开我!”常清道长一边挣扎一边嘶吼道。

    “道长,这可是比武大会,你别乱来。”甘胜龙劝说道。

    常清道长怒骂道:“比武大会又怎么地,老道现在看那几个臭道士十分不爽。”

    “道长,你也是道士……”蒋云虎道。

    常清道长听后,立即换词道:“老道看那几个臭裁判十分不爽,让开,老道要去修理他们。”

    就在这时,擂台上楚菲的声音传了过来:“道长,别嚷嚷,我还没有输。”

    什么?!常清道长一惊,身体‘唰’的一下镇定了下来,立即看向了擂台。

    只见坑洞之中,楚菲爬了起来,掸了掸身上的碎石,擦了擦嘴角流出的鲜血。

    看到楚菲竟然在第二次重击之后站立起身,在场的众人全都瞪大了双眼,满脸的震惊之色。唯有李双喜,嘴角一咧,脸上露出了久违的笑容。

    “怎么可能,那个小姑娘竟然还能站起来!”

    “见鬼了见鬼了,擂台的地面都变成那个样子了,她竟然看上去一点事都没有?”

    “怎么我现在越看越觉得这小姑娘也是个怪物啊。”

    “同感同感,两记大风车还能站起来,也太扯了吧。”

    “她修炼的到底是什么样的功法,我怎么从来都没见过?”

    观战的修真者议论不休。

    就连擂台上的褴褛人,也都感觉到了不可思议,暗道:“这个女人,怎么可能还能站起来?她全身的骨头应该都已经碎裂了才对!”

    其实,这时候楚菲具体也弄不明白是怎么个一回事,第二次砸落在坑中之后,奇怪的感觉出现了,天旋地转的感觉陡然之间消失,还有那全身的痛楚,也在一时间被身体吸收了下去。

    楚菲看了看自己的双手,掐着掐脸蛋,一切就是那么的真实。

    所以,才有了楚菲重新站起来的一幕。

    楚菲低头看了看依旧缠绕着自己小腿的布条,双眼忽然一凛,手掌一挥而出,一道紫色的光芒闪烁而下,将布条轻松的斩断开来。

    看着断落在地的布条,楚菲不由得心中一惊,暗道:“这,这是我的力量?”

    楚菲感觉自己身体出现了变异,刚才那道紫色光芒,是自己之前从未有过的。

    楚菲一时间也懵逼了,身体莫名将痛楚吸收,又挥出紫色光芒,轻松斩断褴褛人的布条,简直太神奇了。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