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71章斩不断,攻不破!

    常清道长用无所不克来形容玉符,实在是因为玉符的威力非同一般。

    之前的无数经历之中,玉符不止一次帮助了李双喜几人,如果不是玉符的话,李双喜几人现在怎么可能站在这里。

    “道长,别高兴得太早了,看。”忽然,李双喜开口道。

    常清道长闻声看向擂台,不由得瞪大了双眼,随即道:“怎么可能,玉符的火焰竟然烧不断那些布条!”

    只见擂台之上,数枚玉符碎裂升腾而起火焰,将褴褛人逼退开来,但是,燃烧着火焰的布条并没有就此毁灭,而是依旧坚韧的存在着。

    楚菲一脸惊骇,按理来说,布条碰上火焰,百分之百会被烧断毁灭,可眼前发生的景象实在诡异,布条竟然丝毫没有被玉符烧断。

    “那火焰是哪里冒出来的?”

    “不知道呀,那小姑娘会御火之术?”

    “你们都老眼昏花了吧,刚才那小姑娘手中好像射出了什么东西,才出现火焰的。”

    “这都不重要了,那个叫褴褛人的怪物竟然丝毫不惧火焰。”

    “你们看,那褴褛人的布条上散发着一抹蓝色的光芒,将火焰分隔了开来。”

    四周观战的修真者纷纷爆炸出了剧烈的议论声。

    楚菲定睛一看,还真的是,那一根根诡异的布条,沾染着蓝色的光芒,将玉符释放而出的火焰挡了下来,虽然两者交碰着,但一定就是因为那光芒,让火焰无法将布条给烧断。

    褴褛人双臂挥舞而起,无数布条悬浮到了半空,紧接着从半空砸落向地面,轰隆一阵碎响之后,火焰熄灭消失,只留下了一缕缕黑烟。

    楚菲看着碎裂的地砖,和那丝毫没有受损的布条不自觉的后退了两步,心中暗道:“不可能!那可是双喜哥炼制出的玉符,竟,竟然就这样被对面的家伙挡下了……”

    楚菲实在有些难以接受,一直以来,玉符对于复仇者联盟三人来说,那可都是一件制胜的法宝,如今到了天下第一武道大会的擂台上,居然不起作用了。

    褴褛人阴沉的声音再度传来:“还有手段?你这小妞还真让我来了兴趣,我决定不那么快解决你,无尽的痛苦应该更加的适合你。”

    褴褛人那无数的布条之下,散发而出了一股诡异的气息,气息很快从擂台上蔓延开来,将周围一片都给笼罩。

    楚菲只觉得,自己那宇宙星辰般的气息在褴褛人的气息面前,都变得黯淡无光,完完全全的遭到了压制。

    擂台下的李双喜眉头紧皱,感受着周围气场的变化,道:“这,这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修真者,我还是第一次感觉到如此诡异之气。”

    常清道长面色也凝重了不少,道:“实在太诡异了,那家伙仿佛就像一个来自地狱的使者,让人根本无法靠近。”

    甘胜龙和蒋云虎俩兄弟则在褴褛人气息蔓延之后感受到了一股强大的压迫感。

    “怎么回事,我忽然感觉整个身体变沉重了,好像有无形的力量压制着。”甘胜龙快速道。

    蒋云虎点了点头,表示也是一样感觉到了。

    不单单是两人,周围有部分观战者也都同样出现了身体不适。

    “气场压制,真是不简单。”李双喜摩挲着下巴,低声道:“楚菲,这次你可真是有些难办了。”

    李双喜和常清道长修为实力比较高,所以身体并未感到不适,而周围修为实力稍低的修真者,此时都被褴褛人散发而出的气息牵连。

    擂台之上,褴褛人抽离而出的布条缓缓悬浮而起,一根根布条张牙舞爪的指向了楚菲,显然已经做好了攻击的准备。

    楚菲双眼死死盯着对面的褴褛人,如今玉符都对他没有作用,真是想不出其它的办法了。

    “我该怎么办,到底怎样才能打败这个神秘的家伙?”楚菲内心暗暗问道。

    突然,褴褛人对楚菲发起了进攻,那看似破旧的布条,齐刷刷的一飞而出。

    楚菲用出了最快速度闪躲,只见一根根布条落在擂台的地面,那地面眨眼之间就已经破碎不堪,碎石横飞。

    没有办法,一味地躲闪是行不通的,楚菲只能硬着头皮选择进攻。

    褴褛人那带着一抹蓝色光芒的布条从四面八方将楚菲团团围住,纵使楚菲有灵巧的身法,这时也再次身陷到了困境之中。

    看着数米外的褴褛人,楚菲很是无力,这连对手都无法接近,还谈什么将其打倒。

    无数布条同时落向了楚菲,楚菲紧紧攥着粉拳,用自己的拳头和那布条进行着激战。

    楚菲一交手就陷入了完全的被动,褴褛人的布条数量实在太多,楚菲只感觉双手完全不够用,真恨不得拥有更多条手臂。

    而且楚菲发现,自己宇宙星辰般的力量碰到了褴褛人的布条之后,遭到了压制,只能发挥出一半的力量。

    恍惚之间,数根布条缠裹住了楚菲的小腿,楚菲身法顿时受到了限制,陷入了危境。

    楚菲高高扬起了手刀,用出了全身的气力,劈斩向腿部的布条。

    手刀和布条碰撞到一起,布条并没有发生任何断裂,反而楚菲手臂又被新的布条缠住。

    情况越发的不妙,楚菲想要逃离布条的掌控,可身子骨刚发力,腰部紧接着传来束缚感,低头一看,就连整个腰肢都已经被缠裹住了。

    楚菲大惊失色,清楚知道这样下去很快就会被击败的。

    可楚菲能调动的力量越发的减少,并且缠裹着的布条开始勒紧,疼痛感顿时传遍了全身。

    “啊!”楚菲咬牙切齿,面部露出了痛苦的神色。

    褴褛人阴冷一笑,道:“这仅仅是一个开始,接下来,无尽的痛苦将伴随你每一分每一秒。”

    擂台之下,常清道长紧张了起来,道:“糟糕了,小楚菲她就要顶不住了。”

    “双喜兄弟,你确定不出手相救?”常清道长再次问向李双喜。

    李双喜并没有说话,双眼紧盯着擂台上。

    李双喜都没有说话,常清道长也只能干着急。

    甘胜龙和蒋云虎俩兄弟也都为楚菲捏了一把汗。

    而四周观战的修真者,一个个都直言楚菲很快将成为失败者。

    “那小姑娘实力挺不错的,只不过遇上了一个怪物,可惜啊。”

    “谁说不是呢,胜负已经很明显了。”

    “只可惜褴褛人的真面目还是没能揭开,谁接下来要是对上他的话,估计也会玩完。”

    “一看到布条就觉得恶心,哎,真是够郁闷的。”

    擂台之上,布条猛缩之间,楚菲的整个身体都已经被牢牢缠绕住了,双脚、腰肢、手臂,就差脖颈了。

    楚菲瞳孔中几根布条的影子倒映放大,眨眼间缠绕住了她的脖颈。

    此时此刻的楚菲,完全被褴褛人控制,只要褴褛人想,随时就可以让她的脑袋掉落在地。

    楚菲拼命的挣扎着,可在巨大的痛苦覆盖之下,反抗的力量越发显得苍白无力。

    楚菲清楚的看到那布条已经在自己的肌肤上勒出了血痕,再继续下去的话,死亡将会很快降临。

    褴褛人迈步了脚步,一步一步肆无忌惮的走近楚菲,俨然将他当成了一个玩偶。

    “我,我不能就这样被杀死,说好还要帮双喜哥扫平障碍,一起打入决赛的,这才第一场,怎么可以失败?”楚菲心中坚持道:“双喜哥他们还在台下看着我,我绝对不要成为出局的那一个。”

    “可,可是现在全身都被布条缠住,根本无法脱身啊!”

    楚菲很是焦躁,死神正一点点靠近,再想不出对策的话,真的就完了。

    “不,楚菲,你一定要镇静,越是慌乱,越是会让你迷失自己。”楚菲内心不断诉说道:“双喜哥昨天提醒过你,一直以来,修炼的都是体内的气息,并未修炼招法,所以,得利用招法带动身体,将修真者的实力真正爆发出来。”

    “褴褛人绝非是不可战胜的存在,只要找到正确的方法,一定能够打败他的。”

    楚菲紧紧咬着牙齿,内心的一番自我激励之后,整个人冷静了不少。

    楚菲强行忍着身体的痛楚,试图将两只手臂聚拢在一起,将布条给扯断。

    “恩?那个小姑娘还没有放弃?”

    “哎,不放弃又能怎样,都快被裹成另一具木乃伊了,结果不会改变的。”

    “不要那么悲观,也许会出现奇迹呢。”

    “要不我们赌一把,要是那小姑娘一会还是败了,你给我一千,反之我给你一千。”

    “一千……太多了,兄弟,赌一百吧。”

    “切,一百我才不屑和你赌呢。”

    观战的修真者议论不休。

    看着楚菲坚持不懈的样子,李双喜握着拳头,心中暗道:“楚菲,加油。”

    “小楚菲,坚持住。”常清道长也鼓励道。

    褴褛人看着楚菲的双手正在从两边一点点靠近,阴冷道:“越是反抗,痛楚越是会放大,我倒要看看你能坚持到什么时候。”

    在褴褛人看来,楚菲根本就不可能将他的布条给扯断,之前全盛的她都做不到,更何况现在身陷危境的她。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