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303章好奇的两人

    切尔巴诺将军被李双喜手中的神兵流羽刀给毁了容,一道长长的血痕从面部中央贯穿到了下颚处。

    鲜血狂流不止,切尔巴诺将军捂着脑袋哀嚎了起来。

    “哼!”李双喜冷冷一哼,道:“从你折磨道长的那一刻开始,你的命运已经注定是这样的结局,一切都是你自找的,没有什么好抱怨。”

    李双喜神兵一刀接着一刀的挥出,切尔巴诺将军的肌肤不断被开了口子,没一会就成了血人,遍地的鲜血淋漓。

    李双喜转头看了看身后的四绝前辈,他们还在给常清道长治疗,于是也没有停下,让切尔巴诺将军体验到了千刀万剐的滋味。

    国安精英将监控资料彻底删除,回到了杨局身边,看到切尔巴诺将军的遭遇之后,都惊呆了双眼,谁能想到,这样一个年轻小伙子,残暴起来会和那恶魔一样。

    杨局一脸镇静,并没有做任何的干预,事情都发展到了这样的地步,再死一个俄方的将军,也没有什么大不了的。

    关键杨局知道李双喜和常清道长的感情,这个时候,恐怕是四绝前辈开口,也无法阻挡李双喜发泄心头的怒火。

    “既然这样,双喜,尽情的发泄吧,将你这一个多月以来受到的委屈都发泄了吧。”杨局心头道。

    半小时之后,切尔巴诺将军在无尽的折磨之中失去了最后一口气息,跪死在了李双喜的身前。

    李双喜没有一丝怜悯,转身来到了常清道长的身前,看向了常清道长。

    在四绝前辈的帮助之下,常清道长体内那残留的子弹,都被逼了出来,掉落在地。

    “道长……”

    李双喜发现自己心中的痛楚一点都没有减弱。

    在强大的灵气治愈之下,常清道长的意识正在一点一点的恢复,微弱的呼吸也都变得沉重了起来,整个人的状态逐渐好转。

    但是,常清道长这个状态想要彻底恢复,还需要更长的时间修养,没有几天是不行的。

    不久之后,四绝前辈收起了气息,道:“好了,道长这条老命算是保住了。”

    “多谢前辈。”李双喜和楚菲同时回道。

    常清道长靠着墙壁,垂着的脑袋终于缓缓仰了起来,那模糊的视线这时候也正在变向清晰。

    当看到眼前出现的是李双喜和楚菲,常清道长嘴角一咧,轻声问道:“你们还真是冤魂不散,怎么跟着老道上来了?”

    一听这话,李双喜忍不住翻了一个白眼,摇头道:“你这死老道,如果死了也是下地狱的节奏,怎么可能上天堂。再说了,我和楚菲都还那么年轻,这世界那么大,我们都还没有看够呢。”

    常清道长听后愣了愣,眼珠又转了转,当看到眼前并不止李双喜和楚菲两人,还有杨局等人,又道:“杨局,也上来了。”

    杨局听后也和李双喜是同样的表情,回道:“道长,你这可不厚道了,我们可是好不容易才把你救出来的。”

    常清道长一脸茫然问道:“老,老道还活着?”

    众人齐刷刷的点了点头。

    楚菲接着道:“道长,休息会吧,我们该离开这里了。为了救你,四绝前辈可是将库里斯基地给血洗了。”

    常清道长意识已经恢复,当听到血洗库里斯基地,瞳孔不由得猛缩,满脸的惊讶。

    “好了,回去在和你好好的解释,我们得离开这里了。”这里可是俄方的地盘,不宜久留。

    常清道长轻轻点头,随后闭上了双眼,静静的修养着。

    十分钟之后,李双喜一行人带着常清道长离开了库里斯基地,并且将一切关于众人行踪的证据都抹擦干净。

    回到阿里汉的住所,当房屋的门打开的那一刻,阿里汉惊呆了双眼,没想到李双喜一行人会那么几个小时就回来。

    而且,之前没有回来的老道长也都出现了,这么说来,他们成功了?

    阿里汉满脸惊讶道:“哦买噶,我的朋友们,你们是怎么做到的?”

    “这简直是太不可思议了,你们真的是从库里斯基地把老头救出来的?”

    “你们怎么都不说话,快和我说说发生了什么?”

    李双喜一行人都忙着进屋,照顾常清道长,根本没有一人理会阿里汉,阿里汉一脸心急。

    二十几号人很快下到了地下实验室,李双喜将后背的常清道长放下,然后将其安置躺在沙发上,总算是松了一口气。

    常清道长睁开双眼,看着又回道了实验室,道:“快和老道说说吧,发生了什么?”

    常清道长在离开库里斯基地的时候也都看到了横尸遍地的俄国士兵,知道楚菲所说的血洗库里斯是真的,所以此刻很想知道经过,也不管自己身体的疼痛了。

    “道长,你这老头心急什么,你看看你都成什么样子,在里面没少受折磨吧,还是好好的休息吧,毕竟我们可没药物帮助你恢复。”李双喜道。

    复仇者联盟从华夏出来已经有一个多月的时间了,那些带着的物资早已经用完。

    “老,老道没事。”常清道长强撑道:“现在一切都搞定了,你们就快说说吧。”

    常清道长是真的很想知道发生了什么,双眼看向了眼前的众人。

    当然,不止常清道长,地下实验室还有一个叽叽喳喳的阿里汉,也不停道:“李先生,我实在很好奇你们是怎么做到这一切的,快告诉我吧。”

    “要知道,你们是史上第一批能够从库里斯搞事情还活着出来的,而且还是两次。”

    李双喜真是怕了这阿里汉和道长,只好道:“好好好,事情很复杂,得慢慢说起。”

    “对了道长,我和楚菲脑域里的微型炸弹也都被取了出来,现在我们还是先来帮你的取出来吧,不然万一这时候要是爆炸了,我们今天所有努力也就白费了。”

    李双喜做事一向分得清轻重缓急,这个时候当然是取那炸弹重要,至于说故事,以后有的是时间。

    “真的?”常清道长对脑袋里的微型炸弹自然也是牵肠挂肚,此时一听也来了兴趣。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