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92章吐真剂

    李双喜、杨局等众人离开了阿里汉的房屋。

    路上,杨局好奇问道:“双喜,你和那个阿里汉很熟悉吗?”

    李双喜顿了顿,回道:“他对我们的帮助挺大的,要不是他制作的高科技易容头套,我们连库里斯的大门都进不去。”

    “怎么了杨局?”李双喜不知道为何杨局突然这么一问,于是反问了一句。

    杨局快速回道:“没怎么,就是总感觉怪怪的,可能是我多虑了吧,我们还是先救道长再说。”

    李双喜点了点头,也没有多想,大跨步的前进,前往那库里斯基地。

    说实话,李双喜内心多少还是有点忐忑,毕竟自己这边一行二十几号人,就这么直冲冲的向着库里斯基地走去,对方要是一枚导弹的话,那真就懵逼了。

    虽然知道有四绝前辈在,但是一想到那枪林弹雨的洗礼,还是有些后怕。

    于是李双喜低声问道:“杨局,我连道长被关押在什么地方都不知道,这样直接去真的好吗?”

    杨局瞅了瞅李双喜,回道:“双喜,你这家伙在我印象之中可一直都是个天不怕地不怕的家伙,怎么也有怂了的时候。”

    “杨局,我不是怂,只是经过了昨天那么一闹,莫斯科的防御都上升到了一个前所未有的高度,那库里斯也一定不例外,我们就这样去,感觉未免太嚣张了。”李双喜能从街道上的景象上看出莫斯科的变化,实话实说道。

    “你这就是怂。”杨局淡淡回了一句,随后不在理会李双喜,继续迈步前行。

    李双喜一脸无语,看了看身边的楚菲,大家伙都出来了,还能怎样,那就硬拼吧,脑袋掉了也就碗大的一个疤。

    ……

    此刻的库里斯基地审讯室内,常清道长被折磨了十几个小时,已经是奄奄一息。

    常清道长仅剩下了微弱的呼吸,在他四周的地面,一层鲜血已经凝固,十分渗人。

    切尔巴诺将军再次来到了审讯室,问向几个士兵:“这老东西还没有说?”

    “回将军,一个字都没有说,看来我们无法从他身上得到任何一点消息。”一个士兵回道。

    切尔巴诺将军听后一拳头落在了桌子上,十分的恼怒。

    库里斯的突发事件过去了十几个小时,俄国高层已经对切尔巴诺将军施压,并且给他下了最后通牒,要是二十四小时内再抓不到逃走的两个华夏人,他的职位就要被取缔。

    所以,切尔巴诺将军很心急,最关键的是,派出搜索的士兵,全都没找到一点线索。

    “把吐真剂给我拿来。”思索了片刻,切尔巴诺将军道。

    “是。”几个士兵离开了审讯室。

    很快,手下递上了一支针管,里面填满了特制的针水,正是那吐真剂。

    切尔巴诺将军接过之后,来到了常清道长的身前,将吐真剂注射到了他的身体之中。

    常清道长已经没有一点反抗的气力,此刻只能任其摆布。

    一整管的针水很快进入到了常清道长的体内,看道长已经快挂了,切尔巴诺将军又道:“叫医生过来,再给他来点恢复的针水,我可不想他什么都没说就挂了。”

    切尔巴诺将军下了命令,基地内的医生很快来到审讯室,查看了常清道长的状态之后,又给他注射了两支用于恢复的针水。

    库里斯基地里拥有的技术都是顶尖的,奄奄一息的道长在针水注射十分钟后,就有了明显的好转,呼吸由微弱变得沉重,双眼也能睁开不少。

    切尔巴诺将军挥了挥手,几名医生和士兵转身离开了审讯室。

    “我的朋友,感觉怎么样?我们来救你了。”切尔巴诺将军很清楚常清道长此刻意识是模糊的,在吐真剂的作用下,他处于镇静催眠的状态,自己只要尽情的套路他就行了。

    果然,常清道长模糊的视线之中,将眼前人影的主人当成了李双喜,十分费劲道:“双,双喜兄弟。”

    “很好。”切尔巴诺将军凑近了一些,道:“我们已经逃出库里斯了,现在要去哪里?”

    “真,真的吗?”常清道长问道。

    “当然,我找不到回去的方向了,你快告诉我该去哪?”切尔巴诺将军平静道。

    “郊,郊外。”常清道长下意识的说了出来。

    “郊外?哪里郊外?”切尔巴诺将军问道。

    “就是郊外……”常清道长回道。

    切尔巴诺将军深吸了一口气,正准备继续询问下去,几个士兵冲进了审讯室,神色惊慌道:“将军,将军!”

    切尔巴诺将军转身怒道:“你们进来干什么?!”

    好不容易才得到了一点有用的线索,切尔巴诺将军正准备继续深挖下去,没想到就被自己手下士兵给打断了。

    “将军,你看。”一个士兵将手中的平板电脑递给了切尔巴诺将军。

    切尔巴诺将军接过了平板电脑,那是库里斯基地的实时监控摄像,低头一看,摄像之中明显出现了李双喜和杨局一行人的身影,正在迈向库里斯基地大门。

    “什么!”切尔巴诺将军满脸惊讶,瞳孔更是猛缩,确定了就是昨天逃走的李双喜和楚菲之后,皱眉道:“他们竟然回来了?”

    “将军,那两个华夏人带着二十几个帮手已经快到基地的大门。”士兵汇报道。

    “还愣着干嘛,给我拿下!”切尔巴诺将军回过神来,历声道。

    李双喜一行人送上门来,切尔巴诺将军这一次说什么也不会再将他们放过了。

    顿时,库里斯基地内再次拉响了警报,所有俄国士兵全都集合,赶往基地大门。

    “将军,那这个老东西怎么办?”

    “哼,已经是一个废物,就让他在这里待着,等我把来的那帮家伙全都拿下,再让他们一起领略无尽的折磨。”切尔巴诺将军迈步离开了审讯室。

    审讯室的大门‘砰’一声关了起来,常清道长脑袋向后一靠,享受着这好不容易等来的舒适。

    常清道长被活活折磨了十几个小时,眼皮都没合一下。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