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6章电椅

    常清道长活到这一把年纪,从来都没有受到过如此羞辱,此刻内心愤怒不已。

    可在剧烈的疼痛之下,常清道长愤怒的火焰逐渐变小,因为他知道,这时候的愤怒一点作用都没有,都已经成了俄方的俘虏,哪里还有发泄的空间。

    常清道长在切尔巴诺将军的两击之后,视线都变得模糊了起来。

    常清道长咧嘴一笑,这牙齿都被打断了,还想让自己说,根本不可能。

    “你这个老头,给我说!”切尔巴诺将军就像一只咆哮的北极熊,在常清道长面前怒吼着。

    话音未落,切尔巴诺将军一只大手按住了常清道长那受伤的肩膀,用力的捏了下去。

    子弹此时还在常清道长的肩膀内,在如此巨大外力的强压之下,常清道长发出了痛苦的哀嚎声,伤口周围的肌肉也随之被撕裂开来,鲜血流得更加快了一些。

    “我倒要看看,你这华夏老头能够撑多久!”切尔巴诺将军另一只手也落在了道长肩膀上,用力捏下。

    钻心刺骨的疼痛正在折磨着常清道长,常清道长疼得很快晕死了过去。

    切尔巴诺将军转头对审讯室内的几个手下道:“给我弄醒,一分钟都不能让他晕。”

    “是,将军!”

    几个手下迅速接起了审讯室内的水管,打开之后,高压水枪浇向了常清道长。

    那冰冷的水流冲刷着常清道长虚弱的身体,在极端的施压之下,常清道长如同落汤鸡一般,意识又恢复了过来。

    双眼这才刚刚睁开,常清道长就被冰冷的水流给震慑,瞬间感到窒息的感觉,呼吸变得十分困难,如同死神掐住了他的喉咙。

    切尔巴诺将军见常清道长清醒了过来,大手一挥,身后手下这才将高压水枪关闭。

    切尔巴诺将军上前两步,猛地一脚踹出,落在了道长的胸口。

    常清道长连同椅子狠狠的向后一倒,砸在了地面。

    常清道长一阵痛苦的咳嗽声传来,此时他体内一阵气血翻腾,感觉所有器官都挪了位置,眼前的世界更是天地旋转了一般,更加模糊。

    “老头,你说不说?”切尔巴诺将军高高在上,冷眼看着道长,道:“我敢保证,你撑不下去的,我会把你折磨到体无完肤。”

    “只有说出来,你才能摆脱这无尽的痛苦。以其受尽折磨,不如舒服一些,你说呢?”

    常清道长咳嗽之后大口大口呼吸着新鲜的空气,整个身体一点力气都没有,可脑袋却变得异常清醒,暗道:“为什么会这样,就不能让老道整个身体都麻木吗?”

    常清道长此刻只想要麻木,神经麻木、身体麻木,这样才能感受不到一点疼痛的折磨,可越是这样想,现实越是背道而驰。

    切尔巴诺将军盯着常清道长,见常清道长还是一副不肯说的模样,大手向下一抓,将道长连人和椅子都拽了起来,凑近问道:“何必呢?”

    常清道长喘着粗气,回道:“别,别废话了,老道什么都不会说的。”

    常清道长虽然平日里一副无比柔弱的模样,但关键时刻还是知道孰轻孰重,这时候就算是全交代了,也肯定逃不了库里斯基地,反而李双喜和楚菲两人会受到追击。

    总之,复仇者联盟牺牲了他一个人,换来了任务的成功,那是绝对值得的。

    切尔巴诺将军无比恼火,一番折磨下来还是什么有用的消息都没有得到,而时间已经浪费了不少。

    切尔巴诺将军转头道:“开电。”

    几个手下立即回道:“是,将军。”

    常清道长这边刚缓过一口气来,忽然屁股下面变得麻麻的,来不及多想,整把椅子就已经被电流所贯穿。

    “开到最大!”切尔巴诺将军又道。

    原来,固定着常清道长的椅子并不是一把普通的椅子,而是电椅。

    常清道长心头一紧,酥麻感随即传遍了全身,从头到脚,每一寸肌肤和没一根毛发都没有逃脱。

    “嗞嗞嗞!”电流贯通的声音响彻在审讯室内,常清道长清楚的感觉到,电流钻入了自己的血肉之躯,而且还不是终点,一下子又钻入了骨髓之中。

    常清道长身体冒出缕缕白烟,痛苦的惨叫声也随之发出。

    随着白烟的升腾而出,皮肤烧焦的恶臭也传了出来。

    “双喜兄弟、楚菲,你们可一定要将我们的计划成功的完成,老道恐怕要先行一步了。”常清道长心头暗道。

    此时此刻的常清道长,甚至感觉自己眼球之中都充斥着电流,那眼珠子随时都有爆裂开来的可能。

    常清道长此刻多么希望,脑袋之中那微型炸弹直接爆炸,将自己的性命带走,免得再受皮肉之苦。

    可现实就是那微型炸弹根本没有爆炸,常清道长身体一个劲的距离颤抖,全身的肌肤都传来了烧焦的恶臭。

    切尔巴诺将军见差不多了,打了一个响指,身后手下这才把电流关闭。

    电流消失的那一刻,常清道长心脏出现了骤停现象,整个人再次晕厥了过去。

    切尔巴诺将军上前两步,一脸阴狠道:“老头,想要沉睡?我是不会成全你的。”

    切尔巴诺将军握紧了拳头,一拳轰出,落在了常清道长的胸口。

    心脏骤停下来的常清道长,在这一拳的冲击之下,直接被击醒了过来。

    常清道长体内还残留着电流,切尔巴诺将军的拳头这时候有着重要的作用,如同复苏一般,将他击醒。

    常清道长一口老血吐了出来,脸色已经难看到了极点。

    这是常清道长第一次感觉到,想死是那么的困难。

    “老头,这么快就承受不住了?我还有几十种极端的手法等着伺候你。”切尔巴诺将军一脸得意道。

    常清道长脑袋向后仰去,审讯室里的灯光是那么的刺眼,让他无法直视。

    切尔巴诺将军硕大的拳头再次来到了道长的面部,常清道长缓缓吐出了两个字:“等等……”

    “终于肯说了?”切尔巴诺将军听道长这话,挪开了拳头,阴笑道。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