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85章炼狱般的折磨

    没有谁比李双喜更加的担心常清道长,他恨不得此刻就对库里斯基地发起猛攻,将道长强行救出,可那显然是不可能的。

    李双喜长叹了一口气,内心之中充满了无奈和不甘。

    “双喜哥,现在距离明早也就只有十几个小时了,道长一定会没事的。”楚菲安慰道。

    李双喜细细一想,确实只有十几个小时的时间了,可关键是常清道长中弹了,那帮俄国家伙肯定不会给他包扎的。

    楚菲这边话音才落,一旁的阿里汉手里拿着卫星电话,绘声绘色道:“不不不,我的朋友们,库里斯简直地狱,是这个世界上最残暴的地方,十几个小时的时间足够让一个人体验到生不如死。”

    李双喜和楚菲听后同时看向了阿里汉,阿里汉继续道:“你们是布隆索的朋友,也是我阿里汉的朋友,所以我只是把事实告诉你们。”

    李双喜轻轻点头,阿里汉说的确实没错,道长是被俘的,十几个小时对于他来说绝对是煎熬。

    李双喜甚至可以想象,那帮俄国人利用各种残酷的刑具,对付常清道长。

    李双喜一想到离开时候道长那已经苍白的脸色,还有此刻脑海浮现而出的残酷画面,‘唰’一下从沙发上站立起身,紧握着双拳道:“不行,道长他一定承受不住十几个小时的折磨,我现在就去救他!”

    楚菲立即挡在了李双喜身前,制止道:“双喜哥!现在我们回去根本就是自投罗网,你一定要冷静!”

    李双喜此刻急火攻心,好不容易冷静下来的情绪一下子全都浮躁了起来,脑子里的东西也全都乱了,迈开脚步便往前走,嘴里念道:“不可以,道长说什么也不该承受那皮肉和心灵的折磨。”

    “双喜哥,你现在回去……”楚菲的安慰一时间变得苍白无力,不起作用。

    见李双喜已经如同走火入魔一般,楚菲满脸焦急,可又不知道该如何是好。

    就在这时,阿里汉将地面摆放着的一桶冷水提起,泼向了李双喜。

    “哗啦!”

    李双喜全身湿透,寒气彻骨,身体止不住打起了哆嗦。

    数个寒颤之后,李双喜在地下室入口处停下了脚步,阿里汉问道:“李先生,现在冷静了吧?”

    后方的楚菲都倒吸了一口凉气,这个鬼天气,被一桶冷水浇灌,那简直就是透心凉、心飞扬。

    “如果你现在还执意要去的话,我阿里汉绝不阻止,还为你开门。”阿里汉撇嘴道。

    楚菲快步走了上前,继续劝说道:“双喜哥,我们现在唯一的办法就是等待杨局,求求你冷静下来。”

    楚菲还是第一次见到李双喜变得如此的慌乱,彻底乱了分寸,此刻眼神之中充满了渴望。

    李双喜冷得上下两排牙齿不断打着颤,回道:“还冷静……我都快被冷死了,毛,毛巾……”

    楚菲恍然大悟,连忙问:“阿里汉先生,毛巾?”

    阿里汉指了指实验室的里间,楚菲一路狂奔而去。

    在大毛巾的擦拭和包裹之下,李双喜这才渐渐恢复了之前的温暖。

    “阿里汉先生,谢谢。”李双喜并没有责怪阿里汉,反而是向他道谢。

    阿里汉并未说什么,转身离开继续埋头研究他的那些高科技易容头套去了。

    李双喜又看了看眼前的小楚菲,习惯性在她的脑袋上揉了揉,道:“走吧,我们该去好好洗洗休息了,一切为了明天。”

    楚菲仰头看着眼前的李双喜,那个沉着冷静的双喜哥又回来,于是微笑着点了点头。

    随后,李双喜和楚菲将身上那血淋淋的衣物全都换掉,洗刷了一番,躺下休息。

    “希望再次睁开眼睛,就已经到明天了。”李双喜感叹道。

    此刻,李双喜只想将心中一切的担忧和顾虑全都放下,好好的睡一觉,将身体调整到最好的状态。

    楚菲随即道:“双喜哥,我们和杨局联手,一定会救出道长的。”

    楚菲并没有放弃,并且一直让自己保持着理智。

    李双喜扭头看了看楚菲,她已经不是之前的小女孩了,经历了这么多,她成长的很快。

    “恩,睡吧。”李双喜回了一句,轻轻闭上了眼睛。

    楚菲也闭上了眼睛,就此睡去。

    库里斯的一番激战让两人都身心疲倦,此刻闭上双眼之后,两人都没有再多想其它,很快进入了睡梦的状态。

    李双喜和楚菲安静的睡去,外面的莫斯科却是笼罩在了恐怖的阴影之中。

    ……

    由于库里斯基地遭到了前所未有的袭击,所以消息传出之后,整个莫斯科陷入了全城警戒的状态,俄国当局高层更是封锁了整个莫斯科的交通运输。

    李双喜和楚菲被列为了国际通缉犯,全城抓捕。

    此刻,库里斯基地的审讯室内,常清道长手脚戴上了沉重的镣铐,被固定在了一张铁椅上坐着。

    站在常清道长眼前的是愤怒的切尔巴诺将军,在他的领导期间,库里斯基地竟然发生了史无前例的重大事件,如果这事情解决不了的话,他注定很快就要卷铺盖滚蛋。

    “可恶的华夏人!”切尔巴诺将军气得牙痒痒,怒道:“把你知道的所有信息说出来!”

    切尔巴诺将军满脑子都是逃走的李双喜两人,恨不得将两人碎尸万段。

    常清道长中弹的伤口根本就没有人理会,此刻几乎已经成了血人,鲜血依旧没有停止流出,脸色惨白到了极点。

    常清道长昏昏沉沉,很想闭上眼睛好好的睡觉。

    可这眼皮才刚刚合上,切尔巴诺将军一拳头猛然挥打了上来,疼得道长清醒了大半。

    常清道长感觉自己的鼻子都被打歪了,嘴里呢喃道:“死,死都不让老道保持帅气的面容,你们这帮混蛋。”

    切尔巴诺将军并没有听懂常清道长在低估什么,又是一记摆拳落在了常清道长一边的脸颊,道:“大声说出你知道的所有。”

    常清道长脑袋一偏,口中血水混杂着一颗断牙吐在了地上。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