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52章人工呼吸

    人只能靠自己,常清道长看了看自己的手掌,随后毫不客气的呼在了另一个随从的脸蛋上。

    “啪啪”两声之后,那随从依旧没能醒过来,常清道长骂道:“奶奶的熊,这家伙一定是双喜兄弟给干晕的,这下手也忒重了。”

    看向楚菲一边,掐人中的办法果然有用,那女随从缓缓苏醒了过来。

    “嘿,小楚菲,可以呀。”常清道长夸赞了一句,也只能效仿楚菲的办法。

    女随从醒了之后,看到眼前是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人,惊呼道:“你是谁?”

    短短的三个字原声,楚菲腰腹间的芯片已经开始刻录了起来。

    楚菲并没有回答,只是安静的等待着芯片的刻录,她可清楚记得阿里汉所说的,芯片刻录需要十分钟。

    见楚菲默不作声,女随从一个劲的想要挣脱束缚,逃离此地。

    可转头一看,发现部长和同伴都已经被死死的捆绑住,一时间万念俱灰。

    常清道长利用掐人中的办法,也将另一个随从给弄醒了,只不过,那俄国人刚一醒来,看到眼前的人就是自己,眼珠一翻,又晕了过去。

    常清道长郁闷到了极致,骂道:“尼玛!俄国汉子也有这么怂的?”

    常清道长又接着掐了掐人中,可那家伙直接没有了动静。

    常清道长彻底无语,连忙看向了楚菲。

    楚菲也没想到道长会背到这么一个地步,思索片刻,道:“人工呼吸。”

    人工呼吸!要自己给一个俄国汉子人工呼吸?常清道长绝对做不到。

    “小楚菲,你就别折腾老道了。”常清道长一脸哭丧道。

    楚菲回道:“这是最好最直接的办法,我没折腾你。谁叫你把他给吓晕的,快点吧。”

    常清道长看着眼前晕倒的随从,想死的心都有了,这辈子活到现在,万万没有想到,初吻就要给了一个俄国人,还是一个俄国男人!

    常清道长此刻陷入了天人交战的境地:“别罗嗦了,时间有限,快啊!快个锤子,这可是个男人,还人工呼吸,可能吗?李双喜还在车子上等着呢,再拖下去的话,会出事的!那可是老道的初吻啊!”

    楚菲也看出了常清道长的心结,催促道:“道长,别犹豫了,是初吻重要还是活命重要。”

    常清道长听后深吸了一口气,道:“啊!拼了!”

    常清道长和汤姆克鲁部长的一个随从,在树林之中嘴对嘴,做起了人工呼吸。

    一旁的女随从,本是极力挣扎反抗着,可此时也都被常清道长的举动给吸引了眼球,张大嘴巴,满脸震惊的看着那人工呼吸。

    画面太美,楚菲实在不忍直视。

    常清道长的心在滴血,不过此刻的付出终于换来了回报,另一个随从在人工呼吸下,总算是再次苏醒了过来。

    当那家伙看到眼前是一个和自己一模一样的男人,并且还亲吻着自己,双眼不由得瞪大到了极致,想必他的内心也是崩溃的。

    “你可千万别晕了,不然老道真的自杀在这树林。”常清道长奋力吸气、吹气,等待着另一个随从的开口。

    那随从总算是清醒了过来,一把将常清道长推了开,愤怒到极致,破口大骂道:“滚!你他吗的是什么玩意!”

    要是平时,常清道长一定会和眼前的家伙对骂下去,可此时情况不同,常清道长反而最乐意听到他的声音。

    常清道长用力擦拭着自己的嘴唇,一边不停的‘呸呸呸’,一边问道:“小楚菲,应该可以了吧?”

    “恩,我的已经可以了,你的应该也只需要时间等待。”楚菲回道。

    此刻楚菲的声音已经完全转换成了女随从的,音色和语调都是一模一样。

    常清道长点了点头,随即看向了两个被牢牢捆绑的随从,道:“那好,你们两个家伙又可以继续睡了,希望你们还能够醒来。”

    常清道长毫不客气,重重的手刀落下,将汤姆克鲁部长的两个随从打晕。

    经历了一番波折,楚菲和常清道长总算是完成了语音的刻录,前往小道和李双喜汇合。

    楚菲一边快步前行一边笑个不停,常清道长低着脑袋,一张老脸都不知道往哪里搁。

    很快,三人终于集结到了黑色轿车上,李双喜安排道:“按照刚才的顺序落座,我们耽误了很多时间,必须最快速度赶到库里斯基地。”

    于是李双喜单独坐到了后排,楚菲驾车,常清道长坐在副驾驶。

    一脚油门踩到底,三人火速前往了库里斯基地。

    李双喜本是看着窗外的雪景,不料发现楚菲一直都在偷笑,便问道:“小楚菲,你怎么了?”

    常清道长一愣,连忙咳嗽了一声,然后给了楚菲一个眼神,示意她不准将自己的丑事给说出来。

    楚菲和李双喜是一伙的,自然不会在乎常清道长,便回道:“道长他……”

    常清道长见楚菲已经开口,立即道:“楚菲,专心开车,别废话。”

    李双喜十分的敏锐,一下子便看出了两人间有问题,沉声道:“到底发生了什么,不要隐瞒,现在我们所做的每一个细节都不容忽视。”

    李双喜将问题上升到了大局的角度来说,常清道长也只好闭上了嘴巴,楚菲道:“刚才,道长将自己的初吻献给了那个俄国随从。”

    “他用人工呼吸的方法,才将那随从弄醒。”

    说完之后,楚菲笑得更欢了一些,常清道长捂着一张脸,垂着脑袋,十分无奈。

    后排的李双喜一愣,短暂的安静之后,同样也哈哈大笑了起来。

    “道长呀道长,你丫的真是牛,哈哈。”李双喜还不忘嘲讽了起来。

    黑色轿车之中,李双喜和楚菲的笑声完全抑制不住,而常清道长只剩下了沉默。

    常清道长也不知道该怎么样来为自己辩解,索性只能选择沉默,可刚一闭上眼睛,脑袋就开始浮现出刚才人工呼吸的画面,挥之不去。

    常清道长干脆摇下了窗户,对着外面漫天飞舞的雪花,一声长啸呼出。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