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38章放生

    常清道长用鄙夷的眼光看着菲尔,这个老家伙,在米国都有妻子了,还在俄国一夜睡两个辣妹,简直就是禽兽不如,一点人性都没有。

    “双喜兄弟。”常清道长手肘拐了拐身边的李双喜,道:“你要帮这个天理不容的家伙?”

    楚菲也是有些想不太明白,这时候开口道:“双喜哥,他今天的所作所为都是应得的,你为什么要帮他?”

    李双喜扭头看了看身边的两人,说的确实没错,要是之前,自己一定不会理睬这个叫菲尔的米国人,还会暴揍他一顿,可现在情况不同,大家都是被哈瑞王子逼到了悬崖边的人,能拉一拉就拉一把。

    “我只是不想看他死在那哈瑞王子的手中。”李双喜解释道:“至于他最后能不能遭到报应,真的就看天了。”

    菲尔此刻内心胆颤不已,就怕李双喜不帮助他,不过一听李双喜还坚持着之前所说的话,顿时松了一口气。

    既然李双喜已经做好了决定,常清道长和楚菲自然也就只能默默的选择接受,他们都清楚的知道,李双喜做出的决定,这个世界没有任何的东西能够改变。

    常清道长看着菲尔,大大咧咧道:“算你这家伙走运,如果是老道,一定会让你生不如死。”

    “李先生,谢谢,谢谢。”菲尔趴在地上一个劲的谢道。

    李双喜摆了摆手,道:“我给你的意见就是,悄悄的回到米国,不要让王室的人发现,然后带着你的妻子,永远的逃离米国。只有这样,才能避开哈瑞王子。”

    “我想过了,虽然哈瑞王子的势力非常大,但是毕竟也只是在米国,到了其它国家,以你的身手,一定能够活下来的。”

    李双喜此计一出,菲尔愣在了原地,脑袋飞速转动,联想着计策的成功率。

    片刻之后,菲尔道:“李先生,可我已经很久没有回米国了,要是哈瑞王子控制了我的妻子,那可如何是好?”

    菲尔脑袋很聪明,李双喜所说的计策必须要在一个前提之下才能实现,那就是哈瑞王子并没有控制自己的妻子,如果妻子被控制的话,计策绝对行不通。

    李双喜耸了耸肩,道:“这就是我说的看天了,你的妻子要是被哈瑞王子掌控,你就只能拼死和王室一斗,然后争取能够逃离米国;如果斗失败,你们的生命也就结束了。”

    菲尔彻底明白了,不过他并没有沮丧,毕竟这是一最好的办法了,而且成功的机率也不小。

    “李先生,实在感谢。”菲尔一脸虔诚,向李双喜道谢。

    李双喜依旧一脸平静,回道:“好了,现在时间也不早了,你还是搭乘最早的航班回米国吧。至于你以后的人生是个什么样子,也就全都看你自己了。我能做的,仅仅是给你一个提议。”

    李双喜决定放菲尔离开,菲尔听后缓缓从地上爬了起来,一脸郑重的看着李双喜。

    他真的没有想到,眼前这个华夏人胸襟是那么的宽广,如果换做是别人,自己绝对没有再站起来的可能。

    菲尔迈步走向了房门,准备离开,就在这时候,李双喜突然道:“等等。”

    菲尔定住了身板,心中一惊,该不会是李双喜改变主意了吧?

    “在慢摇吧你不是号称舞王么,再给我们跳一个。”李双喜调皮道。

    菲尔一脸惊讶,没想到临走了李双喜会来那么一个要求,而且自己现在身上就单单的裹着那么一条浴巾。

    常清道长也明白了李双喜的意思,咳嗽了一声,道:“没错,快跳!老道还想看看,你这家伙有什么牛叉的,怎么那帮俄国壮汉不捶你。”

    菲尔看向了楚菲,谁知楚菲也道:“跳吧,这说不定就是我们之间最后的舞姿了。”

    菲尔沉吟一瞬,回道:“三位,你们放心吧,我一定会拼尽全力带着妻子逃离米国,我们说不定还会再相遇的。”

    菲尔的言下之意李双喜三人一下就明白了,常清道长笑道:“我们可不想再见到你这只老狐狸,快跳吧。”

    菲尔也不磨叽,裹着一条浴巾,扭动起了健硕的身体,那优雅的舞姿展现在了三人的眼前。

    常清道长捋着胡须,低声道:“老道算是明白了,原来我们被俄国壮汉打得并不冤。”

    几分钟之后,菲尔停了下来,对三人做了一个结束告别的姿势,转身离开了总统套房。

    李双喜看着菲尔的背影消失,听到那关门声响起,一颗心也缓缓静了下来。

    李双喜不会再去想菲尔回米国会发生什么情况,是生还是死,一切都和他没有了关系。

    “好了,我们也准备兵发莫斯科吧。”李双喜重新打起了斗志,厉声道。

    常清道长和楚菲显然都还没有从刚才菲尔的告别之中走出来,见李双喜这么一开口,都用奇怪的眼神看向了他。

    “别用这样的眼神看着我,有这时间,还是想想我们自己该怎么办吧。”李双喜转身走向房间外,道:“别忘了我们的任务,这次可是没有谁可以来取代的了。”

    说到任务,两人瞬间沮丧了不少,心中潜意识的认为,那就是一个无法完成的任务。

    “双喜兄弟,我们现在就出发吗?”常清道长问道。

    “等我弄点东西,东西一到,我们立马出发。”李双喜也走出了套房。

    楚菲和常清道长对视一眼,都不明白李双喜所说的是什么东西,于是快步跟了出去。

    李双喜离开了总统套房,在大厅找到了光头党的老大布隆索。

    布隆索见李双喜迈步下来,连忙道:“刚才那个男人……”

    李双喜知道布隆索说的自然就是连夜捉住的菲尔,打断道:“让他走吧。”

    “布隆索先生,还有一件事,我想要拜托你帮忙。”李双喜道。

    布隆索和李双喜怎么说也是不打不相识,爽快的回道:“你说。”

    反正双方都已经折腾到了这个点钟,很快就要天亮了,没有什么好拒绝的。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