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9章车库激斗

    常清道长听了李双喜的话之后顿时眼前一亮,让李双喜吃翔,绝对是一个千载难逢的机会,可转念一想,李双喜能说出这样的话,想必难度系数绝对不低。

    再者说了,常清道长也知道自己有几斤几两,眼前的数十号俄国壮汉虽然不是修真者,但是集合在一起绝对是一股非同凡响的力量。

    一个人上去应对的话,搞不好会丑大了,到时候反而会落下笑柄。

    常清道长思前想后,自己三人怎么说也是一个团队,没有必要这么争执不休,于是笑道:“双喜兄弟,你就别拿老道开涮了,刚才那个家伙也是因为他单枪匹马,不然老道还真难搞定。”

    常清道长主动任了怂,没有和李双喜杠上。

    李双喜笑了笑,问道:“道长,刚才你那还有谁的气势怎么一下子就收起来了?”

    “哈哈,老道也就是随便装装逼,你就别接老道的短了,还是先摆平眼前的这帮家伙再说吧。”常清道长转移了话题,将目光看向了眼前剩下的壮汉。

    此时,地面已经横七竖八躺着将近十个壮汉,都是被李双喜用神兵流羽刀给毫不犹豫的斩杀。

    李双喜刚才要不是关注常清道长,地面上躺着的俄国壮汉绝对不止这么十个。

    李双喜用出了神兵流羽刀,一鸣惊人,俄国光头党的壮汉纷纷后撤,将包围圈拉大了不少。

    这时候的他们,都有些不知所措,是该继续包夹向李双喜呢,还是就此罢手,这是一个十分严重的问题。

    既然常清道长真的在一分钟内做到了之前的承诺,李双喜这时候也没有闲功夫和他继续扯淡,也将注意力集中在了眼前的俄国壮汉身上。

    “嘿!”李双喜呼喊了一嗓子,道:“现在你们还想要杀了我们吗?”

    李双喜的眼神之中充满了挑衅的味道,复仇者联盟三人都已经摆脱了之前的寒冷,现在身体逐渐恢复,根本就是无可匹敌的状态。

    “小子,你们到底是什么人?”领头壮汉看到自己手下吃了大亏,此时很想弄清楚是怎么个一回事。

    李双喜淡淡回了一句:“华夏人。”

    “老大,再给兄弟们一次冲锋的机会,我就不信我们这么多人都收拾不了这区区的华夏三人。”

    “没错!华夏人从始至今都是东亚病夫,我们今晚一定要验证这个结论。”

    “老大,我们光头党在圣彼得堡还从来没有失败过,今晚绝度不允许这三人从眼前离开。”

    “布隆索,这么多兄弟的命可不能白白牺牲,让我们继续进攻下去。”

    领头的俄国壮汉名叫布隆索,同时也是光头党的老大。

    见李双喜三人反而变得嚣张了起来,光头党的壮汉一个个都是更加的不满,变得愤怒不堪。

    才见到李双喜杀人的时候,他们感到的是恐惧,可是此时竟然已经适应了下来,并且血液之中的战斗基因也被激发而起,他们只想要让李双喜三人血债血偿。

    就连李双喜此时也很是意外,没想到这帮家伙还敢请求再战。

    如果这要是在华夏,眼前的这帮人早就吓得屁滚尿流了。

    李双喜心中暗暗点头:“还真不愧是战斗民族的家伙,真不是盖的。”

    常清道长靠近了李双喜一些,低声道:“双喜兄弟,这帮家伙是不是脑子秀逗了,以为手里拿着废铜烂铁就可以制裁我们?”

    李双喜没有说话,楚菲回道:“不,他们并不是脑子秀逗了,而是真的敢于拼搏。道长,你不觉得他们很像在米国时候的我们吗?”

    常清道长一愣,这什么个情况,小楚菲竟然还替对方的俄国壮汉说话了。

    “小楚菲,你不会被那舞池巨大花洒喷出的水给喷傻了吧?”常清道长继续道:“他们可是来取我们性命的,这可不是小孩子过家家。”

    “你好好的看看地上,那些死去的家伙,可都是真的丢了性命。”

    楚菲听后不再理会常清道长,李双喜则是听进了楚菲的话,确实没有错,眼前的这些家伙,确实很像在米国的复仇者联盟四人。

    那时候,为了对付不可战胜的暗黑教廷,每个人都是拼了命,根本不管退路。

    最终,付出的努力总是得到了回报,暗黑教廷的所有吸血鬼,都从这个世界消失了。

    高大的布隆索看了看身边朝夕相处的弟兄,他们都如此请命了,还有什么拒绝的理由,于是回道:“好!老子也不信这个邪,从来还没有谁在我们光头党的手里如此的嚣张,杀!”

    布隆索直接下了诛杀令,誓要将李双喜三人给弄死在这地下停车场。

    常清道长脸色一变,这可不是一个好消息。

    布隆索看向了李双喜,道:“小子,战斗民族可没有那么简单能够战胜,真正的战斗才刚刚开始。你杀了我的兄弟,我们光头党今晚就要和你不死不休!”

    “好一个不死不休,不过得看看你们有没有那个本事和能耐了。”李双喜可不惧怕什么光头党,既然对方要战,自然也不能怂了下去。

    布隆索迈开了脚步,率领着手下走了上前,既然决定不死不休,那么他也决定亲自动手,拿下李双喜三人。

    布隆索的眼中,将李双喜当成了首要目标,心中暗道:“这个华夏小子一看就是三人之中说话最管用的,只要能将他击倒,对方三人肯定也就抵挡不住了。”

    李双喜和布隆索两人的想法都是一样,擒贼先擒王,最有效的方法就是击倒最强者。

    双手经历了刚才初步的厮斗之后,第二波的厮斗即将拉开帷幕。

    光头党的俄国壮汉,一个个都红了眼,拳头捶打着胸口,鼓舞着士气和胆量。

    常清道长皱着眉头,看着刚拉开的包围圈再一次缩小,低声道:“双喜兄弟,这下还真是难以对付了,这帮壮汉一看就是要和我们拼命了。”

    华夏有句古话:“光脚的不怕穿鞋的,横的就怕不要命的。”

    显然,此时光头党的壮汉,就是不要命的,这不得不让常清道长将神经紧绷了起来。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