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223章避不开的是非

    菲尔一点都不尊重李双喜三人,一脸嫌弃的看着三人,并且还出言嘲笑。

    只不过,由于音乐声音实在太过于震撼,李双喜三人都没有听到,依旧尽情的摇摆着。

    三人的动作越来越大,很快吸引了舞池内不少俄国人的目光,一群群异样的目光接连看向了三人。

    李双喜猛然一愣,发现整个舞池气氛不太对,怎么大家都看向了自己这边。

    李双喜和楚菲立刻停了下来,结果发现常清道长实在摇摆得太夸张,都有些像舞剑一样。

    “我靠!这老道,丢人丢大发了。”李双喜捂着眼睛不忍直视道。

    楚菲连忙呼喊向常清道长:“道长,道长!快停下!”

    舞池里的人渐渐停了下来,但音乐并没有停止,常清道长显然已经到了一个忘我的状态,把舞池当做了自己的舞台,尽情的摇摆着。

    楚菲的声音更是直接被淹没在了音乐之中。

    几个高大的俄国壮汉实在看不下去,见常清道长还不肯停止下来,怒气冲冲的走了过去。

    楚菲连忙扯了扯李双喜的衣角,李双喜一看,这显然是要出事的节奏。

    五六个俄国壮汉团团将常清道长围住,常清道长撞击到了他们那健硕的身体,这才定了定神,停了下来。

    “什么情况?”常清道长手掌擦了擦面部的水珠,一脸茫然道。

    “华夏老狗,这里是俄国,不是你发疯撒野的地方!”一个俄国壮汉十分愤怒的吼向了常清道长。

    常清道长一愣,道:“你说什么?我听不见!”

    常清道长是真的没有听见,只看到眼前壮汉的神色很是不爽。

    俄国壮汉可没有那么好的脾气,一个沙包大的拳头直接轰向了常清道长的脑袋。

    楚菲一惊,那壮汉的力量非同一般,要是被那一拳给击中,脑袋非得开花。

    楚菲立即想要闪身帮忙,李双喜拉住了她,道:“别担心,这点小麻烦常清道长还是能够应付的。”

    常清道长如今好歹实力又得到了提升,面对没有修为的壮汉,肯定是不成问题的。

    常清道长这才刚刚将脸上的水珠擦拭而去,就感受到耳边一阵劲风袭来,空气迅速压缩,发出了异响。

    常清道长本能的向后一侧,可这一侧却发现自己撞到了坚硬的‘一堵墙’,这才恍然明白过来,原来自己被包夹了。

    眼见已经没有了退闪的空间,说时迟那时快,常清道长陡然也轰出了一拳,击打向了迎面而来的拳头。

    “砰!”

    两人拳头正正的撞击到了一块,常清道长感觉手臂传来了一阵酥麻感,没想到眼前壮汉的力量那么可怕。

    这要是在华夏,绝对只有修炼者才能让常清道长有这样的感受。

    俄国壮汉同样很意外,没想到自己的拳头会被眼前的华夏老头挡了下来,一脸惊讶道:“功夫?”

    两人的这一拳可以说是相互抵消,并没有谁占到便宜。

    常清道长对功夫两个字极其敏感,听后笑了起来,回道:“没错,华夏功夫!”

    常清道长双手快速比划,摆出了一个武者的姿态。

    俄国壮汉明显被激怒,怒吼道:“上!干掉这条华夏老狗!”

    华夏老狗?常清道长这下子才听到了对方羞辱的言辞,不过还是没有搞懂自己是怎么招惹到了眼前的几个家伙。

    “喂喂喂!你们这是干啥?老道不过是来跳舞喝酒领略俄国文化的!”常清道长一下慌了神,连忙解释道。

    李双喜双手捧成喇叭状,放在嘴边高呼:“道长,他们嫌你跳的太丑了,所以要教训你。”

    什么!常清都长眼神一凛,不是说没有人看的么!

    李双喜双手一摊,显然不知道这其中的缘由。

    常清道长自然不想在俄国的地界惹事,面对数个从四面八方而来的沙包大的拳头,连忙躲闪。

    常清道长一边躲一边问道:“你们俩跳的不也丑,为什么没事?”

    李双喜哈哈一笑,回道:“道长,别把我们和你拉到一个档次,你是真的丑。”

    李双喜本想站着看常清道长如何智斗俄国壮汉,可和常清道长这么一对话,俄国壮汉发现了三人是一起的,其中一个家伙指着李双喜和楚菲,怒道:“上!还有那两条华夏狗!”

    本来只是五六个俄国壮汉,突然一嗓子之后,十几个壮汉冲进了舞池,显然是要拿下李双喜三人。

    舞池里其他的客人连忙避闪退了出去。

    李双喜脸色一变,这怎么自己也牵扯进去了?

    李双喜连忙寻找向菲尔先生,却只看到了菲尔先生的背影,菲尔先生已经搂着那两个辣妹出了舞池。

    “靠,那老狐狸还真是够阴的,这关键时候就躲起来了。”李双喜很是不爽,也算是看清楚了菲尔先生的真面目,米国王室就没一个好东西。

    十几个两米左右高的壮汉团团将李双喜三人围在了偌大的舞池里。

    不等三人有过多交流的时间,一个个壮汉挥舞着拳头冲了上来。

    “双喜哥,看来我们是避不开了。”楚菲快速道。

    常清道长撇嘴道:“谁说只有老道跳的丑,你们不也一样。”

    李双喜怒道:“尼玛,老虎不发威还真当我们是病猫了!”

    李双喜本身憋着一肚子的火气,正愁没地方发泄,既然眼前的俄国汉子要自己送上门来,那可就怪不得他了。

    李双喜身体一跃,跳起来一记直拳冲出。

    冲在最前方的一个俄国壮汉成为了牺牲品,自己的拳头还没落下,就已经被李双喜的拳头击中了面部。

    鼻梁骨碎裂的声音‘咔擦’响起,同时鲜血伴随着迸发而出,那上百斤的身体向后倒去,砸在了舞池中。

    舞池的地面本就有几十厘米高的积水,被这么一冲击,一下子溅开了花。

    俄国壮汉发出了撕心裂肺的惨叫声,不过和播放着的音乐相比,还是一下子就被掩盖了下去。

    李双喜一鸣惊人,这一拳轰出之后,数个壮汉定住了身板,随即连忙后退,不敢再轻易靠近。
    强烈推荐使用谷歌浏览器,高速不出错